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诗句大全

火热新书新月几许江河轻傅轻禾江新苑半月章节完整版阅读

作者:傅轻禾时间:2021-02-19 17:33:10分类:诗句大全

阴暗潮湿的天牢中,半月靠在墙角,长发遮面,看不见神色。

隔着铁栅栏,我看了他良久。

来之前,我心里有很多问题都想问清楚,但看到这一幕,我突然什么也不想知道了。

我轻轻唤了他一声,不是傅宸,而是半月。

他猛地抬起头,看见我那一瞬,竟流下两行热泪。

我屏退狱兵,打开牢门,与他单独相处。

「姐姐……」

「柳玉衫才是你姐姐,对吧?」我坐在他旁边,低声问道。

他微微愣了片刻,自嘲道:「你还是知道了,我们彻底没关系了。」

他靠在我肩膀上,断断续续地给我讲着他这一生的遭遇。

五岁之前,他确实是皇子傅宸,狩猎那场大火过后,他被柳家送到了离京城千里之外的塞北,没有人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他被关在一个院子里,读书,练功,日复一日。

直到八岁,他第一次看见前柳相,才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皇子,而是太后和柳相的孩子。

我娘在他四岁时因怀疑他的身份,被柳相谋杀,柳相怕更多人知晓这个秘密,在他五岁时策划了那场大火,将他从皇宫中带了出来。

九岁那年,郭副将十二岁的儿子在战场上被敌人杀害,柳相打断半月双腿,丢到郭副将营帐附近,郭副将念其可怜,收他为义子。

那段日子,半月记忆深刻,不苟言笑的郭副将对他极好,不像柳相,总笑嘻嘻的,却说打断他的双腿就打断他双腿。

十二岁,郭副将身死,他又被柳相囚禁。十四岁才被柳相送进宫与太后团聚。

半月来我府中是意料之外,他说他这一生漂泊无依,在公主府第一次有家的感觉。

他恨柳家,对天下也没有兴趣,他说他想一辈子做我的半月,做不了半月,弟弟也好。

私生子这种身份,比太监更令他羞于启齿。

「你知道那老头的真正死因吗?因为我跟太后讲,我想他死,太后把这句话告诉他,他就真的自缢了,哈哈哈……好笑吧,若不是今日柳远告诉我,我如何也不敢相信。」

他一边笑一边仰起头,不让眼泪落下。

柳相以这种方式死,半月的身份就不会有人怀疑。

忠肝义胆的柳相受先帝委托培养皇子,还有圣旨为证,多有说服力。

「柳墨林之死,是你策划的吗?」

「是。」

「为什么?他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

「他没资格喜欢你。」

我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半月苍白如纸的脸,疲惫道:「太后抚养我一场,我不杀你,以后,没有半月,你与我再无关系。」

他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向我伸出手。

「我不怕死,你再叫我一声半月,好不好?」

我挺直背脊,头也不回地走了。

身后传来一声轻哼,我回头一看,半月七窍流血,却还在笑。吃的是平日我放在身上的毒药,也不知他何时摸了过去。

我远远看着他,如鲠在喉,好半晌才挤出一丝声音:「半月……」

他笑意更大,缩在地上,不停颤抖。

从天牢出来,一道御驾亲征的圣旨已昭告天下。

我找到皇帝时,他正在穿着胄甲挥舞大刀。

「你几斤几两自己不清楚吗?」我一脚踹在他腹间,他没站住,跌坐在地,胄甲繁重,他半天没爬起来。

他这样子,我看得更加生气,又补了一脚。

「天下人小看朕,朕偏偏要证明,朕有这本事。」

我努力平复自己的怒气,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什么玩意儿,不自量力。」

皇帝执意御驾出征,文武百官跪了一地都阻拦不了。

圣旨都以昭告天下,我也拦不住。

我站在城墙上,看着浩浩荡荡的三军,问沉景:「晋王何时来京城?」

沉景难以掩饰激动的神色,道:「后日。」

晋王一到,我就将京中一切交给他,马不停蹄地赶往边关。

我到的那一日,我军大败,皇帝被俘,莫将军急得团团转。

驸马不顾众人反对,手持虎节,解衣卸甲,只身一人穿过千军万马,面无惧色地前往敌军王帐谈判。

我来不及多想,带着陆知疾和不圆等人,易容成敌国将士模样,潜入敌军放火烧粮草,再趁乱救下驸马和皇帝。

所幸运气够好,活着逃了出来。

莫大将军配合极好,带着大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捣敌人巢穴,大胜在即。

驸马趴在马背上,一脸震惊地看着我。

我撕下面具,笑得洋洋得意。

「独闯军营,驸马厉害。」

「傅轻禾,你也不差。」

我转头呵斥道:「皇兄,你差一点又让大军白白牺牲,他们为了保卫亲人,保卫我傅家江山,奔赴前线浴血奋战,你怎可轻贱他们的性命?」

皇兄一张脸被塞北的风沙吹得沧桑憔悴。他跳下马,飞快向前方的城门走去。我们一众人远远跟在他身后,突然他转过身,对我招了招手。

我不明就里,小跑到他身边,他看着我道:「你是我亲妹妹,为何要帮着旁人欺辱我?」

「欺辱?」我好笑地看着他,指着前方城门,低声道:「那里有二十万人的英魂,他们比我更想欺辱你。」

皇上目光飘远,看了看蔚蓝的苍穹,看了看浩瀚的黄沙,突然笑了。

「这是朕的天下,朕到死都是皇帝。」他猛地拔出尖刀,划过我的双目。动作快如闪电。

我吃痛地捂住双目,有血从我的手指缝隙不断溢出。

身后众人飞快跑过来,皇兄没有丝毫犹豫,将短刀捅进腹中。

「轻禾,谢谢你保住朕的颜面,朕不是个好皇帝,也不是个好哥哥,你这双眼睛赔给朕,朕不怪你伙同外人逼朕退位了。」

我痛得在地上打滚,驸马搂住我,不断喊我名字。

不圆上前一手刀将我打晕。

再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眼睛虽然痛,但也能忍,想来不圆给我用了什么止痛的药。

驸马寸步不离地守着我。

我拉着他的手,语气激动:「你要答应我,这一辈子不得生异心,江山永远姓傅。」

他将我揽进怀中,紧紧抱着,像是要把我勒进骨血中。

「我爱你如斯,怎会生异心。」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