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格言大全

重生爱上耿直将军最新章节卫清柠厉天凌卫清柠小说阅读

作者:卫清柠时间:2021-02-20 14:40:11分类:格言大全

  傲雪埋白骨,凌霜葬孤魂。

  临郢关一战仿若有感于天,战火一歇,一场大雪便纷纷扬扬下个不停。

  将军府在经历了最初的喧嚣之后,很快便闭门谢客,府里的人也开始深居简出起来。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关内的人私底下议论了两天,因为得不到答复,最后都只能各自歇了心思。

  一来这么多年大家也习惯了将军府的神秘。

  二来,除了那些手里还揣着礼物和心里还揣着想法的人,对于大多数百姓来说,将军府的热闹也不过是个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与将军府的冷清截然相反,自战争结束以来,为了及时的伤劳止损,厉家军军营自战争结束之后便人声鼎沸,彻夜不休。

  此时,在副将军凤岚倾的营帐外,几个人影正在焦急的往里面张望。

  “这个冯老头子怎么还没有出来?到底能不能行,依俺看这个老头子一天天就嘴上骂人的功夫厉害,让他治个人这都治了三天了,一点好转都没有。”站在最前面的满脸胡须的军装男子看着一点动静都没有的营帐,终于忍不住开口抱怨,显然心中已经堆积了很多的不满。

  其余几人没有接他的话,他们之中也有人同他是一样的想法,听了这话,都悄悄拿眼风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厉钰,厉钰一脸平静的站着,黑眸古井无波,让人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

  几人你看我,我看你,嘴皮子动了动,最终碍于场面没有说出口。

  那满脸胡须的军装男子见此,有些烦躁的抓了抓脖子,怒道:“俺不行了,俺不能再等了,今天俺必须得进去看看!是死是活,都得有个交待!”

  说着就伸手去掀门帘子。

  他的手还没放到门帘子上面,那帘子就率先从里面被掀开了,下一刻被他质疑医术的冯知初面色阴沉的走了出来。

  那满脸胡须的军装男子一时没收住脚,两人差点就撞了个满怀。

  好在他迅速退后一步,这才没真的将人撞着。

  否则……

  想到冯知初的臭脾气,那男子粗犷的脸上赶紧堆起一个笑,直接了当道:“冯老……先,先生,对不住对不住,是俺走的太急了。俺们副将军怎么样了?”

  冯知初不悦的斜觑了他一眼,冷哼一声,而后看向厉钰所在的方向,两人视线交错,厉钰接着一言不发往旁边的营帐走去。

  那男子尴尬的挠挠后脑勺,有点憨厚的“嘿嘿”一笑,立马快步跟上。

  一群人前后脚跟着进了厉钰的营帐,厉钰坐在上首,面色沉郁的听着冯知初的汇报。

  “老夫先前已经仔细查看过了,凤副将军身上的蛇毒乃是碧叶虬禠之毒。”

  此言一出,帐内焦急的等消息的凤岚歌的下属们立马炸开了锅。

  漠北临郢关已是齐楚极北之处,常年冰雪严寒,按理说本不该是蛇类的聚集之地才是,然而偏偏此处不仅有蛇,甚至常年蛇害泛滥成灾,数十以计,个中最为霸道的,非碧叶虬禠莫属。

  所谓的碧叶虬禠,其实是一种浑身青碧色的小蛇,因其喜爱在白雪中爬行,远远望着犹如风吹绿叶,加之此蛇蛇身娇小,但蛇信极长,同民间某些神话野史本子里所载的剧毒白蛇“虬禠”十分相似,故而得了这么个名字。

  虽然都叫碧叶虬禠,其中却也还有些讲究,在漠北,但凡有些见识的人都知道,要看碧叶虬禠的等级,就要看它的眼睛,从湖绿色到草绿色,颜色越深,那条蛇的毒性就越强,也意味着越少见。

  传说碧叶虬禠中毒性最强的一种,其眼珠乃是墨绿色,如同最名贵的宝石一般夺目耀眼,所以也被换做“墨玉”,如果说碧叶虬禠是百蛇之王,那么“墨玉”便是王族中的王。

  能做一族之王,“墨玉”当然不仅仅是依靠毒性,前朝有一本十分著名的民间风物地理志《停水行渊录》,其上有记载,说“墨玉”幼年时还是蛇身,待到成年,灵智顿开,竟能参悟术法,以致脱胎换骨,修成人身,行走于滚滚红尘。

  不过传说毕竟只是传说,古往今来,除却书籍中的记载,就连最见多识广、经验最老道的捕蛇人也不曾亲眼见过蛇形的“墨玉”,更别说那些虚无缥缈的玄门之事了。

  前几年倒有个趣闻,说是关外有个醉汉说在苍梧山山顶看到过“墨玉”,不过苍梧山本身也不是个活人进去了还能有来有回的地方,何况说话那人原也是个远近闻名的流氓无赖,素日都是谎话连篇,所以大家就当个茶余饭后的笑料听听也就罢了。

  抛开“墨玉”不说,漠北的蛇害近些年来越闹越凶,毒蛇种类层出不穷,数量也急剧增加,百蛇之王碧叶虬禠却是仿若隐姓埋名一般,极少得见,连眼珠为湖绿色的碧叶虬禠也许久未曾现世过。

  此番凤岚倾不过是去巡防,怎得就这么巧就叫他给遇上了!

  冯知初轻咳一声,那些议论声立马停了下来。

  他眉头紧皱,攒着几分阴郁,盯着众人肃声道:“碧叶虬禠是个什么东西,不用老夫说,在座的诸位也都清楚。不过……”

  他眉头更深,叹了一口气:“凤副将军还有救。”

  那些将领只注意看他的脸色,也没真的有谁有那个心情听他到底在说什么。

  他话音刚落先前那个满脸胡须的军装汉子就率先叫了起来,说是叫,也跟嚎差不多:“副将军啊,您好歹也算个男人,怎么能说话不算话,让俺们白发人送黑发人……”

  其他凤岚倾的下属也跟着开始嗷,只是嗷着嗷着,声音却越来越弱。

  那胡须汉子回过神来,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冯,冯,冯老先生,你你你你,你先前说什么?”

  冯知初白了他一眼,看向坐在首座的厉钰。

  厉钰道:“莫非先生已经研究出了解碧叶虬禠毒的办法?”

  冯知初有些无奈的摇头:“将军可还记得,将军此番出关前,曾给老朽一个方子,让老朽看看是否有问题?”

  厉钰迅速反应过来:“本将记得,先生的意思是,寡虞能够大难不死与那药方有关?”

  “确实如此。”冯知初有些犹豫:“不过……”

  胡须汉子见状又急了:“不过什么啊不过,冯老先生您倒是快说啊!真的急死俺了!”

  冯知初没好气的吼道:“不过那方子只能缓毒不能真正的解毒,所以你那个病殃殃的副将军虽然现在还好好的躺在那儿,但要是没有解药,他还是会一命呜呼,让你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听明白了?!”

  “听明白了。那,既然这么要紧,那个救命的解药,冯老先生能快点拿出来给俺们副将军用用吗……”顶着冯知初快要杀人的目光,胡须汉子声音越来越弱。

  最后,他缩了缩脖子,小声且认真的问:“能,能是不能呢?”

  冯知初牙齿咬的“咔咔”作响:“你说呢……”

  胡须汉子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闭上了嘴。

  厉钰轻咳一声:“先生提起那方子,是想说解药与那方子有关。”

  冯知初哼了一声,满屋子都是些只知道用蛮力的武夫,好歹除了个明白人。

  “那方子,取材用量都十分巧妙,外看药效霸道凶猛,实则温润绵长,若不是此番亲眼见了它的效果,老朽也不敢相信,看起来仅是一剂补药,竟也有人能将它发挥到这一步。”说着有些自嘲的叹了口气:“世家大族,底蕴果然非比寻常。

  当时让冯知初帮忙看方子,厉钰便告诉了他方子的来源,两人此刻心中皆是疑惑,不知卫府是从何处得到了这方子。

  不过更让人在意的却是,如果药方来源于卫府,那么也就意味着,想要通过卫府找到碧叶虬禠解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毕竟卫府也算得上京城数一数二的勋贵之家,有这么个温养身子的方子虽然奇但却不怪。

  至于蛇毒解药,京都之内,高宅大院里的人,或许这辈子连蛇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吧。

  厉钰神色阴郁的站起身来,他隐约有种他自己都觉得荒诞的感觉,这件连冯知初都束手无策的事情,他那个新婚的小妻子……或许会有办法。

  他人还没走出营帐,外面将军府的人便匆匆来报:“老爷,夫人醒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