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格言大全

我的芭蕾舞老婆(赵成徐菲)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我的芭蕾舞老婆全文)-笔趣阁

作者:赵成徐菲时间:2023-04-22 14:56:13分类:格言大全

>>>阅读全文<<< 徐菲整个人摇摇欲坠,好像我多说一句话她都会崩溃。
我很想知道这些话到底是真是假,可是我身边也没有舞蹈圈子的朋友,除了刘磊。
我只能把那些都压在心里,眼看徐菲一天比一天沉默,我只能把刘磊叫出来,直接把人带到酒吧。
刘磊看到我就一脸的不好意思,搓着手,说:“兄弟,那天不是我不帮忙,只是你也知道我只是个后勤,跟演员气冲突那只能是我收拾铺盖走人。”
我理解刘磊的为难,但我今天找他出来不是为了这个。
我先为那天的事情道歉:“兄弟,那天的事情是我不对,连累了你,我走了之后你们领导也没少折腾你吧?”
刘磊看我表情正常,松了口气,眼睛悄悄看着我:“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领导说之后让我们看紧点,可千万不能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我给刘磊倒上酒,笑的一脸为难:“所以我这次就是跟你道歉,只希望以后去的时候,兄弟你能给我行个方便?”
“这可不行!你之前闹的那一次就够了,要是再闹一次,领导真要让我走人了啊。”刘磊一脸的苦色,推着酒杯不肯接受。
我笑呵呵地直接拿着酒杯塞进他手里,另一只手悄悄塞过去一张卡:“我这不是担心老婆吗?要不是那天那人说话那么过分,我也不能做这种事情不是?”
刘磊摸到卡,手就放在那里没敢动,迟疑地盯着我。
我收回手,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笑着说:“行了,其实我也就是担心我老婆,这么如花似玉的老婆搁谁谁不担心?我只想偶尔去看看,知道她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就好。”
刘磊明显在纠结。
想明白之后,他笑的欢畅,把卡塞进口袋:“都是男人嘛,我懂绿轴,只是之前那样的事儿可千万不能再发生了。”
我说着好话,把酒杯给刘磊满上。
刘磊知道我这一次有目的,还是来了。
知道我的目的之后,更是彻底放下心,一来二去,我们两个都喝高了。
但显然刘磊的酒量更差,脸颊飞着红霞,大着舌头讲他睡过的那些漂亮的芭蕾舞女演员。
“你是不知道,别看她们在台上的时候高雅漂亮跟仙女儿似的,其实台下也就是个普通人!不过那脸蛋儿、那身材可一点都不普通!嘿嘿。”
“可是这男芭蕾舞演员少啊,再加上出去找女朋友的,就更少了,她们能接触的男性也少,为了不在台上出岔子毁了自己的舞蹈生涯,可不就得找我这样的人吗?”
“反正又不用负责。”
他嘴里冒出无数荤话,都是那些芭蕾舞女演员的身材怎么怎么好,在床上滋味如何销魂。
我心里藏着事儿,喝酒都没喝出来滋味。
眼看刘磊状态差不多了,开了个房把人送进去,冷眼看着已经醉醺醺说胡话的人。
“刘磊,我有个事儿不知道能不能问你。”我把刘磊放好,就开始问。
刘磊已经醉的不知道东南西北,眼神迷糊地盯着我,我还以为他清醒了,顿时一阵紧张。
“这酒吧怎么还开灯了?没意思。”刘磊大着舌头,含糊不清地抱怨。我松了口气,重复了一遍问题,他这才晃了两下脑袋就当点头。

第六章
我怕刘磊装醉,刚开始还不敢问太过分的问题,只问:“我看网上说这些搞艺术的都很乱,不知道他们这跳芭蕾的乱不乱?”
刘磊忽然盯着我,看了半天忽然笑的一脸褶子,舔了下嘴唇,神神秘秘地分享八卦:“我跟你说,这里面的东西乱到你都不敢想!”
我应和着问了几句无关紧要的问题,继续焦急紧张地盯着他:“那然后呢?磊哥你跟我讲讲?”
刘磊一脸你这就不懂了的表情,炫耀:“除了那些表演前一天的,这跳舞的哪个不是年轻人?这男男女女的整天你贴贴我我蹭蹭你,出事儿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我们这些工作人员都清楚,那白天看到一些房间锁着门写着生人勿进的,其实都是那些演员把持不住在里面办事儿。”
“除了这些,你知道剧院的领导为了维持舞团,有些时候还会专门找那些舞蹈演员去陪酒,毕竟学跳舞的,男女都漂亮,那些有钱有权的,不都喜欢这些吗?”
“有的还能玩儿一些特殊姿势,那才叫一个刺激!听说之前有一个女演员被玩儿伤了,舞蹈生涯直接结束,还是舞团领导花了大价钱把人安抚住,这才没闹出来新闻。”
刘磊说起这些就滔滔不绝,眼里放光,显然就是以前憋得太久没人倾诉,竹筒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全说了。
到了最后,刘磊还竖起一根食指在眼前晃晃:“兄弟,我当你是兄弟才跟你说这些,你可千万不能出去乱说,之前给你发的视频发了就发了,有时间哥带你亲自去体验一把,别人睡你老婆,你也睡别人嘛!”
我心里一口气上不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知道徐菲的事儿?磊哥?刘磊!你说清楚再睡!”
可后来不管我怎么问,刘磊都睡的和死猪一样,铝驺我后悔一开始就让他喝这么多。
我一颗心也像是灌了铅水一样沉重,恨不能现在就冲到徐菲的舞团去问个清楚!
可当务之急,是必须先找到证据,万一我冲动之下误会了,到时候就不会和之前一样容易挽回了。
我按下心里的不停往上冒的怀疑念头,还是愿意相信徐菲跟我结婚之后根本没做过那些事情!
我在网上找了一家店,按照对方的付费教程在刘磊手机上装了一款跟踪和窃听的隐形APP。
回家之后,我故意找机会接近徐菲,在她手机上也装了一款。接下来只需要把手机带在身边,等着就好。
我没想到的是,徐菲居然没两天就去看了林峰,而且完全不是在我面前的沉默!
“你身体好多了吧?你很快就能出院了,到时候的表演还需要你去。”徐菲先开口。
林峰这人躺在病床上还不老实。
“还不都是因为你老公?你可要为我负责,在医院这么多天,也只有你一个美女来看我,我都快憋死了。”
我的芭蕾舞老婆(赵成徐菲)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我的芭蕾舞老婆全文)-笔趣阁
我握紧的拳头在颤抖,甚至在想,当初那一顿打的还是轻了!徐菲的回答让我稍微放心。
“这个还是算了吧,还是你想再挨一顿打?”
林峰故意说一些暗示性极强的话,每一个字都充满暧昧。
我用力拍了一下桌子,直接林峰拉近了黑名单,以后要找机会把这个人再揍一顿!
当然不会跟这次一样这么冲动,至少不能被人发现!只是这么幻想,我心里就一阵痛快。
接下来好像没什么,一直到我听到徐菲领导的话。
“这一段时间委屈你了,只是你也知道你老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了林峰,我不严肃处理也没办法交代。”
“领导,这些我都明白,之前的事情确实是赵成的错,我已经警告过他了。”
“这就好,就是你不在舞团的这段时间,舞团可是损失了好几个机会,那些人可都是点名来见你的,我也是费了很大力气他们才答应见面时间推后,你可千万不能辜负我一番苦心啊。”
“领导,我明白的。”
“那就好,那明天我等你的好消息。”什么好消息?
我脑子转不过来。
刘磊说一些舞团演员会被叫去陪酒,之后发生什么事情我自己就是男人清楚的很!
难道徐菲也遇到了这种事情?她自己还很乐意?
我心里茫然,可他们的话说的不清不楚,我要是质问徐菲肯定会被问到窃听软件的事情,到时候又该怎么解释?
说不定真的只是去陪前辈吃饭而已,我在心里说服自己。
但徐菲回来之后更是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热情,一开门就扑到我怀里,甜甜地说:“老公~”
我看她这样子还是心软了,而且徐菲也拒绝了林峰那些事情不是吗?说不定都是林场做戏。
“怎么了?这段时间不是一直都不乐意搭理我,今天怎么这么热情?”我故意说。
徐菲笑眯眯地把我按到沙发上坐下:“因为今天我心情好啊,没想到经过之前的事情之后领导居然还为我着想,说不定我马上就要升职加薪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被刻意忽略的东西压制不住,捋走我认真地拉着徐菲,问:“徐菲,我只问你一句,你跟我结婚之后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
徐菲愣愣地看着我,大眼睛里泪水开始凝聚,很快就泣不成声。我看着这样的徐菲,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上前安慰。
徐菲主动拉着我,哽咽着解释:“赵成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我知道舞团里面很乱,我以前不成熟的时候也认为那样没错,可是后来我就明白了所以我才会找圈外人结婚,我保证,我们结婚之后我真的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我选择相信她,按着徐菲的肩膀让她跟我对视:“你是我老婆,所以我相信你,所以你说没有就没有。”
徐菲抽抽噎噎:“那我之前?”

第八章
我说自己不嫉妒生气是不可能的,可看着现在怀里这个女人,我叹了口气:“之前的事情都算了,那时候你也没遇到我不是吗?”
徐菲俏脸微红,脸上还挂着眼泪,咬着下唇:“那你之前还怀疑我?”
我想到那时候的事情也很尴尬,但很快就找到一个好理由解释:“还不是因为我太喜欢你,所以他那个时候一说,我就非常嫉妒,才忍不住动手打了人··...”
至此,这件事情也算翻篇了。
一夜春情,我看着身旁酣睡的徐菲,想把她手机里的窃听软件删了,毕竟现在都解释清楚了,再留着也没多大意思。
可心底残存的那一丝疑惑,还有徐菲的隐瞒,手指最终还是默默点了“取消”。
反正就是明天,只要徐菲一切正常,那就证明之前的那些都是我小心眼。徐菲出门之后,为了以防万一,我等她走远了才敢悄悄跟在后面。
只是还没走多远,司机猛地一刹车,我本来扶着前面的座椅,直接一脑袋撞上去了。
“师傅,你刹车干嘛?”我捂着脑袋,痛的直抽凉气。
后视镜里,司机师傅一脸警惕地盯着我:“兄弟,你鬼鬼祟祟地跟着前面那辆车要干嘛?”
我本来脑袋就疼,被这么一质问,只想笑:“你说我要干嘛?我要真干坏事儿你拦得住我吗?”
谁知道师傅直接举起胳膊,亮出自己胳膊上的肌肉,轻蔑地瞥了我一眼:“我拉出租以前可是当兵的,你确定要跟我比划比划?”
沙包大的肌肉只看着我就能感觉到落在我身上到底有多疼,赶紧转开话题:“前面那是我老婆,你刚才不也看到她上车了吗?”
刚才这辆车就在徐菲那辆车后面排队。
师傅眼神上下打量我:“有证明吗?就算是你老婆,万一你心怀不轨怎么办?”
眼看前面的车要消失,我只能直接拿出手机打开相册:“看到没?оазис这是我们俩昨天才拍的照片,今天有个男的请我老婆吃饭,还不让我去,我不是不放心吗?”
师傅恍然大悟:“抓奸啊?”
我摇头:“也不算,就是怕我老婆被人占便宜。”
师傅一脸两人的表情,点头,说:“这你就放心好了,坐稳,剩下的交给我!”
一脚油门出去,我整个人都撞在后面的车座,眼睛发花。
师傅看我摔得七荤八素居然还笑:“小伙子,想帮自己女人连这点苦都受不了那怎么行?”
到了地方,我要下车,司机干脆拦着我:“你下车说不定就被人发现了,还是先在车上等,我不多收你钱。”
这回换我奇怪了,而且师傅那表情可不像是担心我,倒像是想看八卦。不过他说的也没错,我干脆就窝在车里,打开监听软件,戴上耳机。
师傅的眼神时不时地瞟过来一眼,可能最后终于忍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中气十足地咳嗽一声,义正言辞地说:“你把耳机取了。”
我无言以对,沉默地和师傅对视。
师傅很正经地说:“谁知道你听的什么,我必须保证你没做违法的事情。”
师傅还是盯着我。
我拉了两下车门,没拉开。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