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语录大全

沈晟季挽慈全文免费阅读_沈晟季挽慈(大小姐逃婚后,被戏精大佬宠上天免费阅读无弹窗)大小姐逃婚后,被戏精大佬宠上天最新章节在线阅读笔趣阁

作者:qingyu时间:2024-04-03 08:50:44分类:语录大全

>>>阅读全文<<<

眼角含笑,尽管一夜没睡他的精神还是十足,好像吃了什么兴奋剂一样。

  “咔嚓。”他偷偷的拍了照片。

  盯着手机里的照片看了几秒,嘴角上扬。

  关掉手机,他收起扬起的笑意,改为漫不经心的语调,“懒猪,快起床。”

  床上的人没有什么动静。

  他伸手戳了戳她的脸蛋,和想象中一样软。

  软在他的心尖。

  “你再不起来我就先走了?”

  床上的人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他皱皱眉,终于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将手放在她的额头上。

  本来舒展的眉头立刻锁起。

  “季挽慈,醒醒!”他立马掀开被子,一只手从她的腿弯出穿过,用公主抱的姿势,将季挽慈从床上抱起来。

  步子虽急切却很稳。

  “提上你的医药箱,去家里等我。”他语气急躁,说起话来有些凶狠。

  挂掉电话之后,他抱着季挽慈在快速的等着电梯。

  刘君然已经在酒店大厅里等着了,看到自家总裁抱着季小姐出来,慌忙走过去。

  “沈总,季小姐怎么了?”

  女人脸颊紧紧的贴着男人宽厚的胸膛,沈晟甚至能感受到她滚烫的呼吸,透过衬衫,烫在他的心尖。

  “发烧了。”他简单的说了几下,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的脸更加红了,温度快要灼烧他的理智。

  他从来没想过,她躺在他的怀里,会是以这样的方式。

  眼底的心疼快要溢出来。

  他大踏步的走到酒店门口,那里已经停好了车子。

  只剩下刘君然在风中凌乱,他看着自家总裁大踏步急切的模样,陷入沉思。

  原来...沈总这么猛的吗?

  把季小姐都弄发烧了。

  现在容不得他多想,立马紧跟上去。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小区内,不等刘君然过来打开车门,他直接迈开腿下车,随后小心翼翼抱出自己心爱的女孩。

  “哥,你哪里受伤了?!快给我看看。”蒋城早就等在门外,此刻焦急的不行。

  他早上还在被窝里睡觉呢,结果接到了他哥的电话,让他提着医药箱等着,吓的他立马清醒,觉也不睡了,立马跑过来。

  看到沈晟的身影,就立马跑过去,摸了摸他的胳膊。

  “还好还好,胳膊还在。”他松了一口气,又将手转移到其他地方。

  沈晟皱眉,“你在干什么?我没受伤。”

  他轻轻的将季挽慈放在他的床上,全部都是他的气息。

  “季姐姐受伤了?”

  “她发烧了,你快给她看看。”沈晟小心的给季挽慈掖好被子,站在一边,急切的说。

  蒋城:“......”就这?就这???

  他大名鼎鼎的天才医生,十六岁年少成名,被誉为神童的他,被他哥喊来,只因为他哥的女人发烧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

  蒋城被沈晟吼了一嗓子,老老实实的去看病了。

  沈晟等的有些不耐烦,催促说道,“你行不行?”

  蒋城收好医药箱,努力的忍着小脾气,他哥竟然怀疑他的水平?!

  蒋城无奈的说:“只是普通感冒引起的发烧,打一针然后吃点药就好。”

  从早上就皱着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下,沈晟还是不放心的问道:“那她怎么还没醒?”

  “姐姐的体质太弱了,平时的时候看着就弱不禁风的,一点小病都是大问题,她的身体承受不住,加上低血糖,所以昏迷了。”

  “把药留下,你可以走了。”

  蒋城:“......”

  得,合着他就是个工具人呗。

  蒋城和刘君然都走了之后,沈晟坐在床头,看着床上得人,陷入了沉思。

  “季挽慈,你可真会折磨人。”他小声的说。

  季挽慈感觉自己整个人被置身于天上的云朵里,身体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只觉得很热。

  她想睁开眼睛,可是就是睁不开。

  身体滚烫,本能的寻找凉意。

  不知道摸到了什么东西,她一点点靠近,凉凉的,很舒服。

第18章 感情倾泄

  沈晟眼睁睁看着毛茸茸的脑袋贴近来,贴在他的手掌处。

  脸一点点的红起来。

  听到她无意识的呢喃,沈晟靠过去身子才听清她说了什么。

  “热。”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是季挽慈的手机,在她的包里。

  他拿出手机,眼神暗了一瞬。

  手机界面上,跳跃的三个字,贺星野。

  “你什么时候回来。”贺星野的声音透过手机传过来,沈晟冷笑一声。

  “不好意思,她在睡觉,不方便接电话。”随机挂掉了手机,删除通话记录,然后将手机原封不动的放在包里。

  坐在办公室的贺星野看着被挂掉的手机,脸上的表情逐渐严肃起来,任然看着贺总的眼神,总感觉的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如果他没听错的话,刚才那是男人的声音。

  他再次打过去,手机已经关机。

  贺星野冷笑一声,“季挽慈,你他妈玩我呢。”

  “订一张去德国的机票。”他倒要看看,她养了那个野男人。

  任然哆哆嗦嗦的应了声。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刚才贺总心情还不错的问他,要不要给季小姐打个电话,怎么一个电话打过去,就就完全变了个样子。

  沈晟烦躁的等了好久,不停的给她量体温,几个小时过去,烧没有退下来,温度反而越来越高。

  她小声的嘟囔着,因为发烧,脸颊红红的。

  沈晟将手抽回来,随即进去浴室,过了几分钟,浑身湿漉漉的出来,整个人冒着冷气。

  掀开被子,还没等他伸手抱住她,季挽慈就已经靠过来了。

  他眼里的情绪暗涌。

  “这次,是你自己主动过来的,你就别想再离开我。”所有的防线轰然倒塌。

  他双手僵硬的回抱过去。

  用自己的身体给季挽慈降温。

  最原始的方法,最真诚的爱意。

  季挽慈舒服的喟叹一声,无意识的哼唧,完全是一只得到满足的小猫咪。

  季挽慈觉看见沈晟的脸出现在她的视野,周围乱糟糟的,灯红酒绿,陌生的女人躺在他的怀里,那个女人一脸娇媚的说。

  “沈总,这是谁啊,一直盯着我,我好害怕。”

  沈晟轻描淡写的说:“不认识。”

  场景转换,她看见了贺星野,看见他被人群簇拥着,身边站着黎书,两人对视着笑着。

  贺星野抬眼看过来,眼里是不屑,是嘲讽。

  深深刺激到了季挽慈。

  季挽慈气的浑身发抖,然后一巴掌扇了过去。

  然后她就醒了。

  结果就看见,沈晟捂着自己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季挽慈慢慢清醒过来,看清楚现在在沈晟的怀抱里,该死的是他的手还搭上了她的腰间。

  “你给我下去。”她的声音有点嘶哑,嗓子隐隐作疼。

  沈晟摸了摸自己的脸,笑出声。

  “季挽慈,你利用完就把人踹掉的性子一点没变。”话虽然这么说,他还是老老实实下床。

  季挽慈起身坐起来,头隐隐作疼,“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你看清楚,现在是在哪里。”

  季挽慈看了看周围,陌生的布置,不是在酒店的休息室,也不是她家,“这是哪?”

  “这是我家,你是在我床上。”

  面前的沈晟和刚才梦里云淡风轻的沈晟重叠,季挽慈的脑袋嗡嗡叫个不停,一时间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那我走。”她的声音虽然虚弱,但是语气坚决。

  说着,就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朝门口走去。

  “不是,你去哪里?”沈晟觉得莫名其妙,他伸手拽住季挽慈的胳膊。

  季挽慈甩开他的禁锢,声音清冷,“不用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