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语录大全

言枝向衡精彩小说言枝向衡大结局全本免费阅读

作者:qingyan时间:2024-02-12 16:59:40分类:语录大全

>>>阅读全文<<<

熟悉的声音传来:“我没有推她,她在污蔑我!”

是向衡。

可他神色里全是焦急,一点儿都不像平日里自若,温柔的虚伪模样。

似乎是察觉到言枝的视线,他也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向衡眼里闪过抹戾色,朝言枝在的方向挣扎着,要过来!

“言枝!你敢害我!”

言枝一阵瑟缩。

见状,一旁护士连忙挡在她身前:“别怕,我们都在,他不能伤害你。”

言枝点了点头,却歪头透过护士身体,对向衡轻轻一笑。

嘲讽,讥笑。

向衡更加恼火,却挣脱不出警察的桎梏,只能被带上了警车。

事情告一段落,但整个学校的流言不曾断过。

因为言枝没什么大碍,向衡被关在拘留所待了几天后,被保释了出去。

虽然不能离开申城,但比起林梦然,还是要自由很多。

出去的那天,向衡第一个念头就是去找言枝,要她为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却被叶家的保镖直接押上了车。

回到叶家后,叶父更是直接没收了他的所有通讯设备,冻结了所有的银行卡。

“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大学开学,你就一直在这里待着,别想出去!”

扔下怒气冲冲的话,叶父就坐着奔驰离去。

向衡沉默地坐在沙发上,几天没换的衬衫西裤上都是褶皱,一点儿不像曾经的天之骄子。

继母乔云罗看着他这样子,笑着开口:“闻瑾啊,你高考成绩出来了,我和你哥看了下,好像只够上本地的大学啊,你有什么想法吗?”

向衡抬眸扫了她一眼,眼里不加遮掩的阴鸷让乔云罗呼吸一颤。

“我心情不好,别来惹我。”

向衡说着,起身上了楼,回了卧室。

躺在床上,他闭上眼,却怎么都睡不着。

脑袋里都是言枝从天台掉下去的模样。

被设计了,他恼怒,生气。

可难以忽视的,是抓不到她时的慌张,直到看到她平安的掉在救生垫上,才重新喘过气来。

为什么会这样?

向衡皱起眉,怎么都想不出答案。

“咚咚!”

这时,房门被敲响。

向衡睁开眼睛,不耐道:“谁?”

“是我,叶宴凌。”门外响起道沉稳的男声。

向衡猛地坐起身来,叶宴凌是他爸的私生子,比他大几岁,一直养在外面。

叶父什么时候把他接过来的?

第12章

向衡没说话,他们之间的关系算不上差,但也不好。

叶宴凌没听到动静,抚了抚眼镜自顾自地说:“明天我就回京市了,你妈妈希望到京市读书,我和商学院教授认识,可以帮你一把。”

提到向衡的母亲,向衡眼底微微黯淡了一瞬。

叶宴凌说完就离开了。

向衡颓然地倒在床上,眼下的眼袋不难看出他精神很差。

他躺了不知道多久,最后慢慢坐起来,此时家里已经没有人了,大哥叶宴凌忙着工作,叶父天天去酒吧玩,乔云罗更是混迹在太太中。

向衡想了很久,他不能就这么放过言枝。

若是在大学之前被判了案,很可能就会毁掉他上大学的机会。

他犹豫了片刻打通了叶宴凌的电话,说:“哥,我想你帮我一个忙。”

叶宴凌微微一愣。

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向衡叫他‘哥’,不难看出这个忙没有那么简单。

“你说。”

“我想你帮我查一下我同班同学言枝最近做了什么?她一直和我前女友张栀栀在一起,但是我前女友自杀了……”2

向衡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怀疑她害死了我前女友,我要告她。”

叶宴凌沉默了一会儿。

“哥,你帮我解决了这件事,我当天就和你去京市。”

“行。”

叶宴凌答应后挂了电话放在桌上。

他目光沉沉看着手机,眼底复杂的情绪划过——

“宴凌,我知道你父亲不是什么好人,他害了我,也害了你的母亲,但我希望……你不要怪小瑾。”

“我很快就要死了,我没什么牵挂,只是放不下小瑾。我把所有财产转到你的名下,只求你好好对他……”

叶宴凌深深叹了一口气,他闭了闭眼把这些记忆抛之脑后。

不管怎么样,小瑾想为前女友讨回公道也属于人之常情,他帮一把倒也无可厚非。

他想通后,拿起座机,呼叫了秘书:“过来,我有事吩咐。”

“是。”

一个小时候,叶宴凌的座驾停在了一个老旧的小区门口,他透过车窗看着一个穿着破旧校服的女孩蹲在地上数瓶子。

言枝——就是她杀了人?

叶宴凌凭自己的眼力,不信这个事实,也许……有内情。

他没有急着下去,而是悄然地跟在言枝身后,观察起这个女孩。

言枝托着麻袋去了回收站,和老板说了几句话,便将一袋子瓶子放在秤上,换取了十几块钱。

这就是她一天的饭钱了。

待她离开后,叶宴凌走到回收站门口看了两眼,准备离开,突然听到站内传来议论声——

“那个丫头又来吧。”

“是啊,我多给了她三块钱,这孩子和张栀栀关系好,每天都买花去墓地看她,明明自己都吃不饱了。”

“我听说那丫头去找了张栀栀的前男友,但愿她不要也被那个人渣害了。”

“是啊,张栀栀前男友有权有势,听说关了几天就放出来了,可千万别来报复她,要是再死一个……”

后面的话叶宴凌没有听完,他顶着一张黑漆漆的脸拨打了秘书的号码——

“去给我调查向衡在学校里的事情!”

第13章

向衡的朋友都不是能保住秘密的人。

很快,这几年有关向衡的文件全都放在了叶宴凌的面前,他仅仅是看了第一页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向衡是个极其爱炫耀自己的伪君子。

他喜欢用别人的卑微来承托自己的“高贵”品质和地位。

张栀栀不过是其中的牺牲品。

得到她,甩掉她,嘲笑她,贬低她……

而言枝是下一个。

不过有了张栀栀这个朋友,她很快意识到了什么,认清了向衡的真面目,并未自己的朋友讨回公道。

叶宴凌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

他不过是在京城呆了几年,向衡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

向衡和言枝认识了很多年,他为了最后的戏码准备了这么久,可以证明向衡的本性就是如此。

他没有管好向衡,对不起向衡的母亲。

叶宴凌沉默了好久,才吩咐秘书:“取消向衡的保释,让他在里面给我冷静冷静,明年让他再参加高考。”

秘书不敢多问:“是。”

向衡本来还在家里等消息的,却突然被警察绑走了。

叶宴凌晚上去了派出所。

向衡质问他:“哥!你不是要帮我吗?为什么要这么做?!”

“够了。”叶宴凌呵斥他,“我看你是长歪了,连是非对错都分不清了吗?!”3

“哥!这不是我的错,是言枝要害我……”

叶宴凌冷漠道:“她死了。”

向衡一愣,瞳孔猛然一缩,他心底被什么东西狠狠刺穿,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你说什么……?”

“她死了。”叶宴凌再说了一遍,“你间接害死了两个人,你需要赎罪。”

“不可能……”向衡震惊地后退一步,脸色煞白一片,他回过神来大声喊道:“言枝不可能死的!她要为张栀栀报仇,怎么舍得去死?!”

“她自己不会死,你后面又勾搭的那个林梦然就不会动手吗?”

叶宴凌撒着谎,试图将他这个不成器的弟弟矫正回来。

果然,向衡陷入了混乱,他不停摇着头,全身颤抖,深受打击。

叶宴凌不懂他了。

难道向衡真的喜欢言枝?

就连他都觉得可笑。

安排好这一切,叶宴凌没忍住又去看了一眼那个坚强的女孩儿。

虽然没有说过一句话,没有正式见过一面,他却在一个个文字事件和观察中对她产生了好感。

车子停在了楼下,他等着女孩儿出来去捡垃圾,然后去买花,接着去墓地……

叶宴凌不经意笑了笑。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