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语录大全

江如歌沈临渊爱如山倒如抽丝…全文小说-江如歌沈临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作者:qingyu时间:2024-02-12 16:58:41分类:语录大全

>>>阅读全文<<<

居然真的睡死了,这孩子的身体可真容易累啊!

她下意识看向旁边的小床,却在看到旁边的人脸时,瞬间睡意全无!

在她旁边床的人,根本就不是之前那个小女孩!

她连忙看向其他床铺,每一张床上的孩子都不是那个小女孩。

星星孤儿院的资源不算很充足,基本上床位满了就不会再接收新的孩子。

因此星星孤儿院地理位置并不算好,但每一个孩子都会得到充足的物资,就连床位都是一对一,不会多,也不会少。

也就是说,原本睡在江如歌身边的人,根本就不是她见到的那个小女孩!

“小橙子?睡懵了?来,老师给你穿鞋子!”

年轻的老师蹲着给江如歌穿鞋子,满脸温柔,握着她小脚丫的双手也是暖呼呼的。

可江如歌却是如坠冰窖。

老师带着小朋友到一楼吃下午茶,江如歌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看着眼前的小粥发呆。

说是发呆,其实她的大脑正在不停地思考着。

现在已知孤儿院正在做违法的实验,而实验的得益人,很可能就是那些所谓的“爱心人士”。

每天小青妈妈准备的豆浆里放了某个人给的试剂,就是实验报告里写的与血液融合的东西。

她脑子不太清醒,很可能就是真正触发副本前喝的那杯豆浆有问题。

而那个帮助她的小女孩,很可能就是其中一位受害者。

副本名字为“孤儿怨”,这个怨,恐怕就是小女孩的怨。

她转头看着陪在她身边的猫咪玩偶,在这里每一个小朋友都会有一只玩偶陪伴成长。

每一次她害怕的时候,小青妈妈和老院长都会让她抱紧猫咪玩偶。

所以玩偶在这个副本里面,到底意味着什么?

“小橙子怎么啦?不想吃?”

那个给江如歌穿鞋子的年轻老师在江如歌对面坐下,眉眼弯弯地看着她,语气温和地问道。

江如歌下意识抬头看向她,一层的灯光打在她的刘海上,阴影遮挡了她大半张脸,眯着的眼睛在阴影中闪过怪异的光。

江如歌没有接话,连忙低头喝粥。

“对嘛,得乖乖多吃点,吃饱饱了才能长高高啊~”

江如歌低着头喝粥,几乎是用头顶对着面前的人。

可她分明察觉到了,那老师的目光仍然牢牢固定在她身上。

她将整碗粥喝完,老师却还是拿来一个鸡蛋,剥开蛋壳放到她面前。

“来,多吃点!”

江如歌错愕地抬起头,看见了老师来不及收起的神情。

那是几近贪婪的渴望。

虽然那神情转瞬即逝,可江如歌可以确认自己并没有眼花。

“怎么啦?快吃啊,多吃点!”

“老师,小青老师说,一天不能超过两个鸡蛋,我今天,已经吃过了。”

第243章孤儿怨06

说话的同时,江如歌也没有放过她脸上神情一丝一毫的变化。

那眼底一闪而过的情绪,分明是令人刺骨的杀意。

“你要多吃点才能长高啊,你太矮了!”

老师仍然不依不饶地死死盯着江如歌,一边将鸡蛋往江如歌嘴里塞,一边惊恐地看着四周。

她仿佛在害怕,害怕会有什么人会来打扰她们两个。

鸡蛋剥壳后露出白白嫩嫩的蛋白,倒是十分诱人。

如果这个老师不是逼着她吃,她说不定还会吃。

可现在,不可能啊!

这谁敢吃!

江如歌的身体不停地往后仰,直到身后有一双手抵住她的后背。

“阿欢!我说过的,孩子们一天不能超过两个鸡蛋,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站在她身后的人正是小青妈妈。

面对面前的这个老师,江如歌反而觉得小青妈妈更让人心安。

果不其然,小青妈妈出现后,这位老师就灰溜溜地离开了。

还没等江如歌松一口气,刚转身离开的老师脑袋就嘭地一下,炸开了花!

滚烫的鲜血滴在了她的脸上。

江如歌双眸瞪大,盯着眼前炸得血肉模糊的头颅,满脸的不可置信。

旁边的孩子身上沾满了老师的鲜血,却恍若未闻,继续低头喝着自己面前变成血红色的米粥。

“哎呀,这怎么就弄脏了你的脸!”

小青妈妈看见她洁白的小脸上沾到了鲜血,连忙弯腰拿出手绢给她擦脸。

将江如歌的小脸擦拭干净后,小青妈妈才满意地捧着她的脸,左看右看,仿佛这是她非常满意的一个作品一般。

“吃饱了吧?来,妈妈带你出去散散步!”

小青妈妈将放在旁边的猫咪玩偶塞进她怀里,牵起她的手,慢慢悠悠地将她带出主楼。

星星孤儿院除了主楼,前面只有一个操场,而主楼后方,就只有一个小树林。

小树林里种植了一些农作物,是给星星孤儿院工作人员吃的新鲜蔬菜。

确切来说,所有孤儿院的孩子都未曾踏足过这个地方。

因此,当小青妈妈想将她带往小树林的时候,江如歌整个人都愣住了。

“别怕,有小青妈妈在!”

小青妈妈第一次完全不顾江如歌的意愿,不顾一切地要将她拉入小树林。

就在她踏入树荫的那一瞬间,她心底那股不安再次油然而生。

她转头看向身后的孤儿院主楼,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她,主楼要出事了。

“小青妈妈……”

啪!

小青妈妈一巴掌打在江如歌的脸上,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就连小青妈妈自己都惊呆了。

她平时连重话都不会对江如歌说,更别说对她动手了。

可也只是愣了一两秒,她很快就拽着江如歌的手不由分说地走进了小树林。

小树林外围种植了非常茂密的树木,不仅仅有阴凉的树荫,就连小道也被遮挡得十分隐蔽。

江如歌捂着小脸,小短腿倒腾得飞快才堪堪追上小青妈妈的脚步。

直觉告诉她,进去小树林是安全的,身后的主楼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然而她如果就这么离开,她就永远无法揭开孤儿院的秘密了吧?

“等等!”

江如歌冷不丁地大喊一声,小青妈妈的脚步不由得一顿。

“你不听妈妈的话吗?”

她转过头来,眼神带着些凶狠地瞪着江如歌。

“我们走了,其他人怎么办?”

江如歌故意歪了歪脑袋,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聪明。

小青妈妈定定地看着她没有说话,眼神里满是令人难以看懂的情绪。

“你怎么就不听话呢……”

她抬手抚摸着江如歌被她打肿了的脸颊,发出一声深深地叹慰。

说罢,她继续拖着江如歌往小树林走,江如歌也只好跟上她的步伐。

穿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