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说说大全

时光情深错免费阅读(沈南乔顾千衡)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时光情深错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沈南乔顾千衡)

作者:qingyan时间:2024-02-12 16:57:22分类:说说大全

>>>阅读全文<<<

闻言顾千衡愣了一下,而后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将近十五米左右的纪念碑上刻着“人民英雄为人民”七个大字。

而背后,则刻着数不清的名字,其中包括了十年前牺牲在这条铁路建设上的工人。

李主任一个个细数着这些人的年龄和职位。

忽然间,他停顿了瞬,声音多了丝哽咽:“最后一个是我们大家都熟知的女英雄,她用自己的命……”

说到这儿,李主任喉间一紧,再也说不下去。

顾千衡心中莫名漫起一阵恐慌,然后顺着主任的目光看向石碑的角落。

在看到右下角最后一个名字时,他瞳孔骤然紧缩。

那三个字赫然是:沈南乔!

第十二章 无法接受

  

顾千衡怔怔地走上前,伸出微颤的手抚着那凹下去的名字。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猛地转过身,抓住李主任的双臂,眼尾泛红:“为什么上面会有南乔的名字?她人呢?她人在哪儿?”

勘测部的同事按住他的手,想要安抚他的情绪:“千衡,你冷静点,南乔她……”

“我只想知道她现在在哪儿!”

顾千衡失控地怒吼一声,心中却已经兵荒马乱。

要他冷静,他怎么冷静的了?

匆匆分别,心心念念了两年半,原以为回来可以和她解除误会,好好的在一起。

然而面对的却是冰冷的石碑,上面还刻着代表永远都回不来的名字。

李主任抹开眼角的泪,哑声道:“千衡,南乔她是为了救工人……”

他话还没说完,顾千衡忽然转身跑了,怎么喊也喊不住。

出租车上,顾千衡喉结上下滚动着,想要吞下让他无力的慌乱。

通红的眼睛紧紧盯着手机中沈南乔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机械的提示女声就像烧红的铁钉钉进了他的脑子里,灼烧的疼痛顿时漫延开来。

顾千衡眨着干涩的双眼,紧攥着手机,安慰自己沈南乔的手机只是没电了而已。

天边最后的余晖也隐没在蓝黑色的夜空中。

大楼十三层的黑暗似是如墨滴进了顾千衡的眼中。

他扶着路灯,竟觉自己连抬腿的力气都没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将将吞噬他的意识。

良久,他才迈起灌了铅般的腿往楼里去。

门外。

顾千衡急促的呼吸都不由放轻了,简单的开门动作就像是放慢了数倍。

“咔哒”一声,门开了。

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带着热意的沉闷。

顾千衡心一沉,艰难地挪着步子走了进去。

桌上角落已经落了厚厚地一层灰尘,鞋柜上的钥匙也被掩去了光泽。

昏暗的光线下,茶几上那张白色的纸格外显眼。

顾千衡将它拿起,被灰尘蒙住的“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扎进了他的双眼。

像是被岩浆烫了一般,他立刻将纸扔到了一边,踉跄着跑进了房间里。

然而房间的每个地方出了那张离婚协议书,再也没有任何与沈南乔有关的东西。

双腿终是再难以支撑无力的身子,顾千衡“咚”的一声瘫坐在了地上。

突然,手机震动了起来。

他满是血丝的双眼一震,看到来电人后,眸中燃起一丝怒意。

“爸。”

“千衡,刚刚李主任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你回来了。”

顾父的声音有些沙哑,显然是哭过。

顾千衡一手紧握,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一般:“南乔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电话那端陷入了沉默,隐隐传来顾母的抽泣声。

良久,顾父才哽咽回道:“南乔走的突然,我们怕你知道后冲动,担心你……”

“可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顾千衡声嘶力竭地大吼一声,平日的冷静沉着在此刻都消散的一干二净。

五指穿过凌乱的发间,紧紧揪着,似是想靠这个减少心中的痛苦,誩

他根本无法接受这件事,接受不了!

第十三章 夏夜

  

“千衡……”

不等顾父再说什么,顾千衡一把将手机砸在地上,双手掩住噙满泪水的眸子。

耳畔的寂静像是给夏夜添了几分寒凉,他靠着床,就这么呆看着地板整整一夜。

一整晚,他感觉自己想了很多,但再去回忆却是空白一片。

“叩叩叩——!”

剧烈的敲门声传进房内,顾千衡黯淡的眼眸一闪,抬头望去。

许久,他才撑起身子走了出去。

门一开,顾父焦急的神色凝在了脸上。

他怔怔看着眼前瘦了一大圈又憔悴不堪的顾千衡:“千衡,你……”

顾母立刻上前握住他的手臂:“怎么成这样了?”

说着,忙拉着他走到沙发旁坐下。

顾父跟在身后,目光却被地板上一张白纸吸引,他俯下身捡起,看到上面的字后眼眶不由一红。

“妈。”顾千衡抬起无神的眸子,声音沙哑,“南乔在哪儿?”

闻言,顾母忍不住落了泪,她伸手抚着他凌乱的黑发,想要劝,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顾千衡看向一旁同样沉默的顾父,又问:“南乔在哪里?”

顾父将离婚协议书放在茶几上,坐了下来:“和亲家埋在一起。”

话落,他不由偏过头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顾千衡瞳眸微颤,眼底浸满了难以言喻的伤痛。

他一言不发地站起身,突然就要往外走。

“千衡!”顾父赶忙拉住他,一脸的担心。

他知道顾千衡性子稳重,但是沈南乔去世的事情打击太大,他们夫妻俩都花了两个多月才缓过来,更不用说身为丈夫的顾千衡。

谁知顾千衡猛地抽回手,竭力稳住颤抖的声音:“我去看看她。”

看着他浑浑噩噩的背影,顾母心如刀绞:“以后可怎么办啊……”

顾父掩面沉叹一声,说不出话。

墓园。

说变就变的天遍布乌云,将清晨的阳光遮的一干二净。

寂静的墓园里,细碎的鸟鸣也消失在了从天边渐渐靠近的闷雷声中。

沈父墓碑旁边是沈母,而沈母墓碑的旁边是沈南乔。

坚硬的墓碑和黑白遗照在阴沉的天下多了几分苍凉。

顾千衡看着照片上沈南乔微笑的脸,心如同被硬生生撕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再灌进了滚烫的岩浆。

他单膝跪了下来,抬起微颤的手缓缓抚向那半个巴掌大的照片。

冷!

在触碰到墓碑那一刻,一种刻骨的寒凉从指尖刺进了心口。

泛白的唇动了动,顾千衡竟发现自己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嘴里那声“南乔”也被堵在了喉中。

他紧紧地攥着墓碑一角,突出的骨节和青筋无言地吐露着此刻他的撕心裂肺。

顾千衡额头抵在照片上,断断续续的呜咽声就像一个失去了最珍贵东西的孩子。

“南乔……”

终于,再被疼痛席卷了一遍又一遍后,他叫出了已经变成记忆的那个名字。

顾千衡抽泣着,红肿的双眼和满脸的泪水让他看起来狼狈不堪。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照片,心如锥刺。

如果他能早些坦白自己的心,如果他不和她吵,如果他不走,他和沈南乔就不会变成现在阴阳两隔的境地了。

都是他……

第十四章 缥缈

  

医院,病房。

“大夫,我儿子没事吧?”

顾母满脸担忧地看着面前的医生。

医生回道:“放心,他是因为劳累过度引起的晕厥,最近注意休息,没什么大事。”

听了这话,顾母和顾父这才放下了悬起的心。

要不是不放心顾千衡跟着去了墓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