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说说大全

玉竹赵煜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青梅之死已完结全集大结局

作者:玉竹赵煜时间:2023-06-27 17:20:19分类:说说大全

>>>阅读全文<<< 他一声声哄着,没有一点嫌烦的迹象。
袅袅不敢说话。
我在院门口站了半夜。
里头熄了灯,赵煜没有出来。
我要与赵煜和离。
他一副我不可理喻的神情看我:“玉竹,我那天是气昏了头脑,失了分寸,并不是真的疑心你。”
我懒得听他解释,只问他:“休妻与和离,你任选一个吧,反正我五年无所出,大概也是生不出来了。”
他急了:“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之前不是因为不想生吗?我们现在就生。”
我愈发觉得讽刺极了。
“我不想生了。”
他突然发起脾气来,把我抱进怀里,要亲我。
我拼了命推他。
他一脸受伤,我却转头干呕起来。
他终于夺门而出。
只是没气两天,又给我送来一堆夜明珠,据说是宫里给我和许平关的补偿。
他讨好地把那个装着明珠的匣子捧到我面前,一副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
我疑心他前些年或许不是张扬,是没脑子。
他道:“今年只得了一匣呢,大半都在这里了。”
我忍不住找茬:“剩下的呢?怎么不让我先挑?”
他皱了眉头:“我没想到这一节,是我不对。”
我懒洋洋接过来递给袅袅:“去换成银子。”
然后转过头定定地看着他道:“王爷不会告状吧?”
他不语。
我接着道:
“王爷也是侧妃的夫君,手心手背都是肉,妾身理解的。所以王爷也不要怪我,妾身不喜欢别人挑剩下的东西。”
他沉默很久,才突兀地问道: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说完立马站起来,快步出去了。
他整三日没有回来。
我那日被他的问题砸懵了许久,最后开怀大笑,笑出了眼泪。
我真的是个蠢物。
因为生在整个天下都难得的夫妻相爱、彼此专一的家庭,就妄想自己也一定能拥有同样的际遇。
这是一错。
无条件信任与我毫无血缘的一家子,此为二错。
遭遇背叛还心存幻想,没有及时止损,此为三错。
我已经一错再错。
我今年已经二十一岁,为第一个错误搭进去五年。
我的人生有几个五年?我还要再坚持下去,把自己变得面目全非吗?
我打定主意要离开这里。

9
赵煜不同意,他拼了命想要留下我。
我于是又一次问了他刚成婚时问的问题。
“王爷,你心悦我吗?”
他又一次没有回答。
我不再去看他的耳根红不红,只在他没有回答的那一秒将他推出门外,让婢女仆妇们将门关严实了。
我们僵持了一年有余,赵煜再也不能进我的院子。
我也不再参加任何王妃应当出席的宴会和活动,整日在院里躺着吃吃睡睡,太后娘娘也叫不动我。
赵煜承诺的两年之期到了,许平关却仍旧留在王府。
我懒得管,我也不恨她。
我谁也不恨了,我只想离开这里,回到我爹爹娘亲身边去。
奈何赵煜死活不同意。
他开始公开跟许平关出双入对,让人来偷听我的墙角。
我往外送的信都被拦截了,他有时会站在院门外跟我说话。
还是让我再等等。
我有生之年第一次在心里骂道:“等你爹的头。”
婚后第八年,许平关终于要走了。
玉竹赵煜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青梅之死已完结全集大结局
我开心得不得了,因为赵煜要送她到京城百里之外的驿站。
我不知晓她此去多久,还愿不愿回来,我满脑子只想着,既不愿意休了我,那就别怪我跑了。
我这辈子没出过远门,提前很久开始兴奋。
许平关离开的前一夜,赵煜许是受了刺激,翻墙进来我院中,像许多年前那样将我抱得死紧。
紧到我扎进他的身体里的金簪,他定亲时为了嘲讽我过于古板和娴静、没有金银饰物的金簪,顺着金簪流出的血同样浸透我的衣衫,一直烫到我心口处。
那个人僵住身体,却没有放开手,将我抱了又抱。
最后拔出簪子时,两个人胸口的衣服都湿透了。
他只闷哼一声,俯下身子亲了我的额头。
我仍旧觉得恶心,却随他去了。
他那边一出门,我这边就收拾了金银细软,连夜带着袅袅跑了。
我们找了两日才找到爹爹说的王村,却还没等找到庄子,就被赵煜带人追了来。
我从未见过他脸上出现过那般可怕的神情。
我后来常常想,或许真是被许平关抛弃,才受了刺激。
不然,我与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怎么就没见过他发那样大的火。
他将我带回去关起来,时常捧着我的脸逼我看他。
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整个人神神叨叨,焦躁不安。
我疑心他快要疯了。
终于有一日,他看起来还算平静,我们照例躺在一起,什么也不做。
我小心地问他:
“王爷,你还醒着吗?”
他闷闷道:“叫我的名字。”
我假装没听见这句,只继续问道:“侧妃还回来吗?”
他从后面将脸埋进我的颈窝,有温热的液体滴落在我的皮肤上。
奇怪,他的血液和泪水都挺烫人。
他说:“再也不要提许平关了。”
我默然不语,知道这是他的伤心事。
或许出于某种原因,许平关不愿回来了。
赵煜仍然跟许平关书信往来。
那大概是一场噩梦吧。
有一日他正在看许平关的信件,我习以为常,与他共处一室,正在画今夏的莲花。
等抬起头时,他正用往日猎场里见过的狼一般的眼神紧盯着我,下一秒就把我抱进房里。
我不愿意回想那几日里发生的事,却总想猜测许平关信里写了什么。
我是真的恨她了。
为什么呢?
我做错了什么?
我没有求着要嫁给煜王爷,我也没有阻止他娶许平关。
即使意识到给我下毒的人或许是冲着她这个将军之女来的,最后没有得到一点交代,我也不曾真的恨她。
只是为什么?
我不是自由的灵魂,我生来就在这四四方方的天地里。
我爹爹是个文人,无法带我游历河山。
所以我就该比不上许平关招人喜爱。
我认,因为不是我们任何人的错。
可是为什么她自己来了,又自己走了,写了一封信,便要我不知原因地遭受虐待。
并且因此怀了孕。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