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诗句大全

姚楚希姜凌越同桌上位全文全章节姜凌越小说阅读

作者:姜凌越时间:2021-02-20 15:08:11分类:诗句大全

大概是因为型号相同,所以那辆车刚一进入我的视线范围,我就下意识地去看车牌。凑巧的是,车牌上的每一个字母和数字,包括位置,都和我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我依稀可以看见车内坐了两个人。驾驶座上的是姜凌越本人,副驾驶座上的人戴了顶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甚至都辨认不出是男是女。

两人从左右两侧分别下车,姜凌越又走到后座拉开门,抱出来一只白色的大狗。那狗看起来精神状况不佳,被他抱着也不吵不闹,脑袋乖巧地搁在他的肩头。

姜凌越在它宽厚的后背上拍了两下,似是在安慰它。

这一人一狗的互动很自然,好像彼此非常熟悉。

可我和姜凌越在一起这么久,从来没听过他提起任何一只狗。

姜凌越绕过车头,和另外一人会和后进了医院。那人的背影纤细苗条,及肩的长发披散在脑后——是个女人无疑了。

我的心里立刻警铃大作,却又碍于有宋晓雪在场,不得已保持着面上的平静。

“你不知道,纯种狗可娇贵了!秦卿那只萨摩,吃惯了她手工制作的狗粮,前段时间秦卿刚到S市顾不上给它做饭,图方便喂了几次狗粮——还是进口的那种高级狗粮,就又是吐又是拉的,跑了好几趟医院才治好。”宋晓雪在我耳边不住地念叨。

她不说倒还好,被她这么一提醒,我突然觉得姜凌越抱着的那只狗无论从体型还是相貌上都特别像秦卿的“月月”,而与他一起的那个女人——也特别像秦卿。

姜凌越承认自己认识秦卿,却没说与秦卿到底有多熟。

我控制不住地开始胡思乱想,短短几分钟内已经脑补出了一出姜凌越出轨的大戏。好在我的理智及时回笼,阻止了我不管不顾冲下去找他对质的冲动。

我故作不经意地拿起手机,避着宋晓雪悄悄给姜凌越发了条微信:“你在干嘛呢?”

半小时过去,我的微信提示音都没有响过一次——简直毫无悬念。

我食之无味地与宋晓雪吃完了所有的甜品,准备喊服务员上来结账,她却表示自己还没有休息够,于是我们俩又在那儿干坐了半个小时。

姜凌越和那女人终于从医院出来,那只狗却不见踪影。

他们俩上了车,很快便离开。

宋晓雪揉了揉自己的脚踝,笑得很夸张地说:“我的脚好像不怎么疼了,我们走吧!”

我也没什么心思继续待在这里,当即按下服务铃。服务生没一会儿就上来了,我掏钱包的时候,宋晓雪坐得不动如山,半点没有要买单的意思。

她这态度让我挺不舒服,但我也不好说些什么。这一次就当是花钱买教训了,以后她再怎么死缠烂打,我都坚决不会妥协。

宋晓雪去对面的宠物店买了几件狗狗的衣服和一些小玩具,就提出要打道回府。

“我看网上说静安堂是S市最适合逛街的地方才来的,没想到不仅没意思,卖得都还是那种廉价的衣服。”她语气中的嫌弃非常明显。

我敷衍地笑了两声算作回应。

我到家才5点,姜凌越还没回来,也没给我回个信息。

我心情烦躁得不行,脑子里全是他和那女人的背影。

在沙发上挺尸了快一个小时,要不是肚子太饿,我都不会起来。冰箱里还有姜凌越做完午饭后剩下的食材,我自己懒得弄,随便叫了个外卖。

外卖吃到一半,姜凌越的信息来了:“下午有点事出去了,刚刚才看手机。你回家了吗?有没有吃晚饭?”

我双手捧着手机,敲了删、删了敲,差不多得有十来分钟,才回过去一句:“回了,正在吃。”

没两分钟,姜凌越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怎么没在外面和沈彤吃了饭再回家?”他问,背景里有“呼呼”的风声,还有汽车鸣笛的声音——应该还在路上。

“她扔下我先跑了。”我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所以我才给你发微信问你在干嘛,想约你一起吃晚饭来着,结果你这会儿才回我。”语气是半真半假的责怪。

电话那头有几秒的空白。

“抱歉。”姜凌越说,“我手机落车上了,一直没看到你发的信息。”

可他很早就开车从宠物医院离开了——也就是说,那之后他又和那个女人去了别的地方,不知道做了些什么,直到现在两人才分开,他也才有闲心去找自己落在车上的手机。

即使心里憋了极大的气,我也还是装得很大方的说:“没事儿。”

姜凌越大约是心中有愧,语气中不由带了些隐约的讨好:“你晚饭吃的什么?要不你别吃了,等我回去重新做?”

“我叫的外卖,味道还不错,我挺满意的。”说完我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生硬,为了不被他察觉出不对劲,便多问了两句:“你呢?吃了吗?”

“……我以为你会和沈彤在外面吃的,所以就先吃了。”姜凌越不自觉放低了音量,底气有些不足。

“……哦。”我应道。

所以他和那女人一起,还顺便吃了个饭。

“姚楚希,你生气了吗?”姜凌越小心翼翼地问。

“没。”我当即回过神来,矢口否认,“我不跟你多说了,饭菜都要凉了,拜拜~”

我挂断电话,面对着摆了一茶几的饭菜,明明肚子还是饿的,我却再没有了胃口。

姜凌越是在一个小时以后回来的,我下楼扔垃圾的时候刚好看到他从车里下来。

“吃完饭了?”他看见我,立刻挽起笑,黏了上来。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我就吃个饭而已,还能吃一晚上么?”我斜他一眼,没好气地说。

姜凌越没被我的态度吓跑,反而献宝一样地举起手里拎着的塑料袋,说:“那你吃饱了么?我回来的路上又去买了两碗银耳莲子羹,你最喜欢的那家的。”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盯着他,“说吧,你今天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姜凌越脸上的笑容僵住,不自在地撇开了眼去。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