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诗句大全

重生爱上耿直将军大结局小说卫清柠厉天凌全章节阅读

作者:卫清柠时间:2021-02-20 14:54:11分类:诗句大全

  这边交锋起来,那边自然停了。

  折枝、听雪折返回来,站在卫清柠身后,手中长剑铮铮,齐齐看向凤岚歌,目中警惕之色未加分毫掩饰。

  凤岚歌眼神微眯,曾几何时,她们也曾这样,与自己站在一处,袒护自己,同卫清柠为敌。

  短短时日,却是不知不觉间,已然物是人非。

  “这话本将军还未问你,你倒敢问起我来了!”凤岚歌冷笑一声,手腕微转,长刀直愣愣劈到卫清柠眉前:“卫清柠,你擅自违反军令,当众谋害士兵性命,众目睽睽,不容狡辩,你可知罪?”

  长刀在前,卫清柠反而冷静下来,不知想到什么,她不动声色收起了满身寒厉。

  “凤小姐,”折枝素来心直口快,闻言立马申辩:“我们夫人明明是为了救人,您……”

  凤岚歌眼风一扫,折枝立马感觉到周围有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她心中愤懑,却还是闭上了嘴。

  将军不在,军中便是凤岚歌的地盘,敌众我寡,此刻还是少给夫人招惹麻烦的好。

  见她识趣,凤岚歌目光重新落回卫清柠身上:“怎么,方才不是很胆大妄为么,现在想起来装哑巴给谁看?卫清柠,本将军再问你一次,你可知罪?”

  卫清柠看着她,漠然的反问:“我若不知,你当如何?”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谋人害命,自然是一命换一命。”凤岚歌刀尖更近一寸,几乎就要挨上卫清柠脸上的肌肤,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茫:“何况铁证如山,今日就算你说破了天,也抵不了赖!”

  卫清柠仿若未觉,只是了然的点点头:“这么说,凤副将军今日非要把这个罪名安在我的头上不可了?”

  “安在你头上?”凤岚歌像是听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似的:“杀完了人还想要置身事外,你难道不觉得太晚了吗?”

  卫清柠依旧面无表情:“不觉得。”

  她如此油盐不进,凤岚歌忍不住啐骂一声:“敢做不敢当!”

  “本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为何要认?”卫清柠环顾四周,将目光落在一人身上:“今日之事,起因到底是什么,你有你的见证人,我也有我的见证人。既然凤副将非要清算,那我们便从头至尾好好缕一缕。”

  先前那名被她三两下医好腿伤的士兵顶着凤岚歌几乎吃人的目光站了出来,小声的道:“这,这个,夫人的确治好了卑职的腿伤。兄弟们想着夫人既然能治的好卑职的腿伤,张麻子反正也没剩几口气了,那,那不如‘死马当做活马医’,要真是运气好的话,好歹能捡他一条命不是。”

  卫清柠接过他的话头,继续道:“凤副将军口口声声要定我的罪,本夫人便少不得要问问,医者仁心,治病救人,到底是犯的哪门子的罪?还是说……”

  “够了!”凤岚歌打断她:“卫清柠,休要再强词夺理!”

  “强词夺理?怎么,凤副将军方才是没听清楚?”卫清柠无语,今日的凤岚歌简直有些胡搅蛮缠,她深吸一口气,再次指了指先前那位士兵:“你且将今日的始末再说一遍,好好说清楚,一句话都不准漏。”

  那腿伤的士兵心里咯噔一下,硬着头皮道:“是。夫,夫人的确是受兄弟们所托才……”

  “住嘴!”但毫无疑问的,他的话被凤岚歌再次打断。

  凤岚歌不看他,而是转过头凝目看了卫清柠片刻,面纱下的脸忽的笑了:“夫人是个聪明人,当知今日就算你说破了天,结局也不会有任何不同。”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卫清柠挑开横在面前的利刃,抬眸回望她:“这军营,可不是凤副将军一个人的军营。”

  凤岚歌收刀回鞘,盯着卫清柠的脸,眼神中慢慢泛起一丝近乎阴鸷的柔和,她抬起手,做了两个手势,立马有一群人冲了进来,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便隔开人群,将卫清柠三人给团团围住。

  “这样又如何呢?”凤岚歌一字一顿道。

  听雪扫了一眼,凑到卫清柠耳边低声提醒:“是凤副将的亲兵。”

  卫清柠点点头,凤岚歌好歹是个副将,手底下养着一群亲兵也不足为奇,不过此刻她既然用上了亲兵,那便是此事绝不善了的意思了。

  折枝、听雪显然也知道其中深意,二人对视一眼,发现对方眼中不约而同的坚定——今日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护得夫人周全。

  而当事人卫清柠则是“配合”的鼓鼓掌,嘴里不咸不淡的道:“凤副将好威风。”

  卫清柠的态度成功激怒了凤岚歌,她冷笑一声:“死到临头还要嘴硬,等到了刑罚营,希望你还能笑的出来。”

  刑罚营,顾名思义是实施刑罚、关押犯人的地方,临郢关内自然有知府衙门,不过此地常年战乱,知府更多时候都是个摆设。何况军中势力盘根错节,小小知府衙门,多有力所不能及之处。

  “添娣。”凤岚歌开口:“将她们三个人押下去。”

  “是,将军。”亲兵护卫队队长芃羽抱了抱拳,二话不说领命拿人:“卫夫人,请吧。”

  折枝、听雪握紧手里的长剑,做出备战的姿态。

  卫清柠却在此时轻咳一声,两人只觉得一股巨力压了下来,手里的剑竟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出鞘一分,惊疑不定之际,却见卫清柠已经被芃羽擒住,另有亲兵迅速将她们手里的长剑收走,两人只得先按下心头的暗涌,乖乖被抓走。

  等出了伤兵营,卫清柠才发现除了进去抓她的那些,营帐外也围着一圈女兵,想来是凤岚歌为了防止有人出去通风报信,特意安排的,想到此处,卫清柠往四周看了看,果然见先前趁乱溜走的张力,此刻被绑的严严实实的,扔在路边上。

  凤岚歌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脸上闪过一丝不屑。

  最后自然是三人行变四人行,张力被扔进队伍的时候,有些讪讪的喊了一声:“夫人。”

  卫清柠了然的点点头,他战斗力弱,被抓住也很正常。

  而让卫清柠最在意的,还是凤岚歌今日的态度,她总觉着,不单单是她,包括她的亲卫们,看她的眼神都不太对劲。

  凤岚歌并不是那种会耍阴招的个性,这一点卫清柠很清楚,毕竟前世凤岚歌厌恶她厌恶成那样,最后也没有真的拿她如何。

  是以,在她昏迷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凤岚歌的怒气有多重,卫清柠很快便有所体会,从伤兵营到刑罚营这么一段路,硬是生生的走了一个时辰才走到。那些亲兵倒还好,一个个骑在马上慢悠悠走着,可怜他们几个被绑着双手在风雪里被拖着走,等到了刑罚营门口,几人都是脚疼手酸。

  偏偏凤岚歌还要雪上加霜的说:“添娣,这是什么地方,你莫非领错了路?”

  “将军明鉴,属下也觉得此地很是陌生。”添娣一脸欠揍的跟着装瞎,说着又四处眺了眺,随手指了一处一片空旷,一眼望去根本没有任何营帐的地方:“将军您看,似乎是那个方向才对。”

  卫清柠四人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刑罚营”三个大字,心里不约而同翻了个白眼:幼稚!

  凤岚歌却是满意一笑,拉了拉缰绳:“那便去看看吧。”

  一队人马正要前行,却听安静的刑罚营里忽的响起一道年轻的男声:“凤表妹来都来了,倒是进来喝口茶再走啊。”

  方才还一脸轻松的凤岚歌面色立马沉下来,心里暗骂一声倒霉,他怎么来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