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诗句大全

(番外)+(全文)俞芳菲陆宴知全文+番外小说免费下载阅读俞芳菲陆宴知全文+番外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俞芳菲陆宴知全文+番外)

作者:qingyu时间:2024-04-03 08:51:38分类:诗句大全

>>>阅读全文<<<

俞芳菲当即反驳。

陆宴知闻言,也只是依旧笑着看她,没再多言。

到了医院。

俞芳菲刚将他送去包扎,准备去替他买药时。

余光却在这里注意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第41章

“成露姐!”

俞芳菲当即拔步就追了上去。

可医院人来人往,她没能追上人,成露很快就消失在前方。

她撑着膝盖大喘气,抬头望向前方的科室。

临终关怀……

瞳仁骤然一惊。

俞芳菲有些不可置信,郑远泽不是说,成露跟他离婚就已经离开港城了吗?

而在港城,成露的朋友都是他们的共同朋友。

他们从未听说见过她。

可现在,成露竟然会出现在医院里,穿着病服,走向临终关怀的科室。

再联想到郑远泽之前说过,成露是很突然就说要离婚的。

这让俞芳菲的心里升起一道不好的猜测来。

就在她失神之际。

身后传来陆宴知疑惑的声音:“怎么了?”

转头看去,已经处理完伤口的陆宴知正站在她的身后。

俞芳菲捏紧了手中的病历单。

此刻,她似乎确实需要一个能给她意见,商量这事的人。

“我刚刚,看见了一个本该不在港城的人。”

她简单说了下情形,问他:“这事,我该不该告诉郑远泽?”

闻言。

陆宴知也往那头的临终病房看了一眼。

片刻过后,他沉声说:“告诉郑远泽吧。”

半个小时后。

两人来到了郑家。

按了大半天的门铃,无人应。

俞芳菲低头从包里直接掏出钥匙去开门,陆宴知在一旁状似无意还是问了声:“你怎么会有郑远泽家的钥匙?”

话落,仿佛是怕她生气,他又补充了一句:“我没有误会你和他关系的意思,只是……”

“我在港城没有家,以前他和成露就将我当亲妹妹看,我空闲的时候会在他们家里住一段时间,这要是也是成露姐给我的,只不过自从他们离婚后,我就再也没来住过了。”

三言两句,俞芳菲解释了清楚。

同时,她也将门打开了。

踏入屋内的瞬间。

一股铺天盖地的酒味便窜入了鼻腔。

陆宴知心口一怔,抬眼看见客厅里的窗帘紧紧关着,整个房间昏暗,没有任何光亮。

酒瓶倒了满地。

客厅中央躺着一抹人影,分不清是睡着还是醒着。

俞芳菲眉头皱起。

过了片刻。

她大步流星走过去,将窗帘直接拉开。

阳光洒落进客厅的瞬间。

地上的人影动了动,抬手覆盖在眼睛上,正是狼狈不已,满脸青色胡茬的郑远泽。

“关上!”郑远泽不耐烦地呵斥一声。

俞芳菲没有听他的,定定站在他身旁,低头看着他。

半晌,她问:“孩子呢?”

“我交给学校寄宿了。”

郑远泽满是不耐,随即又说了一句:“关上窗帘!”

这次。

俞芳菲依旧没有听他的,她双手环胸,直接开口:“我今天在医院的临终关怀科室看见了成露姐,你与其在这里整日酗酒黯然神伤,倒不如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话一出。

郑远泽浑身一怔,当即站了起来,神色震颤不可置信。

“真的吗?”

“是真是假,你去医院查查不就知道了?”

陆宴知挡在了俞芳菲面前,语气漠然。

郑远泽一愣,很快,他头也不回便冲出了家门。

俞芳菲和陆宴知当即跟上。

然而还未抵达医院。

陆宴知的诺基亚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俞芳菲看见他接了电话后,脸色忽地一变。

他看向了她。

“我妈来港城了,她说……想见你。”

第42章

心口咯噔一下。

在听见陆母来港城的那一刻,俞芳菲的眼神便下意识移开了。

她不敢去见,也没办法去见。

陆母的那句话似乎远比陆宴知带给她的伤害更深,如果说陆宴知当初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是将她的心砸得支离破碎,那这九年她已经将自己的心重新修补好,虽然还有印记,但却不会让她难受了。

可陆母不同。

陆母的那句话就像是不轻不重卡在她喉咙的一根鱼刺,扎在她心上的一根细针,不会让她痛到血泪模糊,也不至于让她难以接受,可偏偏就始终会哽在那里,时不时记起来,还是隐隐作痛。

更重要的是,当初的陆母是唯一站在过她这边的人,可陆母却并不是真正认同她。

这才是让她最无法面对的事。

半晌。

俞芳菲勉强扯了一抹笑:“不了吧,我还要去医院找成露姐。”

她拒绝了。

陆宴知似乎还想说什么。

俞芳菲先一步对司机开了口:“不好意思,停车。”

她径直开车门离开。

陆宴知的手还包着纱布,他开不了车门,想叫住她。

可俞芳菲的动作更快,她当即招手,直接叫了一辆出租车,很快扬长离去。

一路到了医院。

俞芳菲直接去了临终关怀病房。

还没找到门口,远远就听见了郑远泽的哭声。

心中一怔。

俞芳菲大步过去,只见病房里,郑远泽坐在床沿,紧紧搂着穿着病服的女人,神色间满是脆弱。

直到这刻,俞芳菲才看清——成露早已经没了头发。

“成露姐……”

俞芳菲惊诧,声音带着低哑。

上午在医院碰见时,成露是带着帽子的,她并未注意到成露的状态,没想到帽子下的成露竟然是这样虚弱苍白的脸色。

然而成露却是神色淡然,她朝俞芳菲淡淡笑了下:“芳菲,好久不见了。”

这种时候,她竟然还能跟没事人一样和她打招呼。

俞芳菲的心口闷堵不已,一时回不上话来。

她走进去,停在成露的病床边。

她看见成露的病床前的卡片上写着:胃癌晚期。

“怎么会?”俞芳菲有些不可置信。

成露只是笑笑:“刚确诊的时候,我也不敢相信,我平时只是胃痛而已,怎么一检查就是晚期了呢?但我去过很多家医院做检查,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是我的命。”

“所以你跟我离婚,你说你出轨了,你以为你用这样的借口就可以让我忘记你是吗?”

郑远泽几乎是哽着嗓子问。

成露神色恍然,一时没了声,也算是默认。

“成露,我们是夫妻,我们是一体的,你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你怎么能不告诉我?”郑远泽紧紧拉着她的手,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成露的眼里当即也涌上了泪意。

她哽咽着低头,不断说着:“对不起,我只是,不想让你在我死后过得太痛苦。”

“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想……”

郑远泽将头埋在她的掌心,哭得声嘶力竭。

俞芳菲站在一旁,光是看着,情绪也受到感染,眼圈当即红了起来,泪水无声滑落。

不知过了多久。

郑远泽回过神来,起身去找了医生要成露的病历。

病房里只剩下俞芳菲和成露两人。

成露拉着她的手,拍了拍,却是先开了口——

“我这段时间在电视上都看见了,你和那位陆院士的事,你到底怎么想的?”

第43章

俞芳菲一愣,她摇摇头,没能说话。

这么些年。

成露对她的生活也算是了解得很透彻,她们在这九年间向来无话不谈。

因此对于陆母的那句话,俞芳菲的介意之处,成露了解得一清二楚。

她拉着俞芳菲的手,沉沉开口:“我病这一遭才知道,人生几十年是多么短,芳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