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诗句大全

庄晚霍清寒小说全文-庄晚霍清寒小说庄晚霍清寒免费阅读大结局

作者:qingyu时间:2024-04-03 08:51:13分类:诗句大全

>>>阅读全文<<<

今日见面前,玄灵提醒她,让她小心行事,但也不用因为担心而畏手畏脚。

源宿餐厅。

庄晚在包间里耐心等待着霍清寒的到来。

在门被推开的瞬间,庄晚感觉世界仿佛在瞬间停滞了。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霍清寒离过这么近了。

庄晚感觉鼻尖有些酸涩,却又将哪些情绪敛了回去,道了句:“你来了。”

霍清寒控制住了将庄晚拥入怀中的冲动。

他何尝不想她,他多想问问她过得好不好,如何死而复生的。

可是他不能,现在的他有太多的顾虑。

霍清寒站定在庄晚对面,客气的说了句:“坐吧,说说你知道的一切。”

看霍清寒神情平静,庄晚也将心绪收敛住。

借命换运之事庄晚没有多说,只将最近算到的和他有关的事情告知于他,希望能让他避开一些风险。

霍清寒一直听着庄晚的话,也没有打断。

庄晚说的大部分情况是对的,他心中暗叹庄晚的卜卦之术。

但更多的,也是想借这个由头可以多陪陪她。

但是事情总有说完的那一刻。

临到末了,庄晚才提及他失忆之事。

“霍先生。”怕惹他不快,庄晚硬生生的改变了自己的称呼。

“你有去调查过自己失忆的这段时间吗。”庄晚问道。

这一刻还是来了,霍清寒狠了狠心,说道:“嗯,这也是我愿意来找你的原因。”

“我知道林以梦骗了我,之前确实是你陪着我。”他停了片刻。

庄晚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冲了出来,然而霍清寒的话却将让她的心跳骤停。

他说:“对不起,但是我想,我似乎已经不爱你了。”

第25章

“好,我知道了。”庄晚应了句,便在无言语。

原来人在绝望的时候是说不出更多的话的。

她的指尖似乎也出现了针刺的疼痛,然后一直蔓延到她的心脏处。

她没有看见,在霍清寒在离开前的那一眼。

那一瞬即灭的悲伤,在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中,宛如薄雾一般。

遮掩其下的,是他无法言喻的爱意。

“我还能做什么呢。”庄晚突然间说了一句。

她好像在瞬间陷入了迷惘。

没有可以做的事情,也不知道去向何方。

以往是什么样子的。

若是以前,她应该在打坐、诵经、参禅、吐纳、传道授业、济世救人。

可她现在回不了观。

人间数十载,她却今昔才发觉自己没有归处。

夜幕渐深,她最终还是去了玄灵哪里。

另一边

霍清寒在见过庄晚之后,心才算真的稳了下来。

从林以梦第一次说庄晚还活着,到接到庄晚的电话,他都一直在犹豫。

他怕这是林以梦的一场骗局。

但又怕这是真的。

他怕若是贸然行动反而让他再也没有办法联系到庄晚。

现在庄晚真真切切的站在他面前了,他便没什么可顾虑的了。

只要解决好林以梦和她背后之人,再将父母说服,那他和庄晚之间便在无阻碍。

只希望,在一起尘埃落定之后,晚晚会原谅他。

与其一而再再而三的将晚晚拉入风险之中。

他宁愿最后再伤她一次,之后他会好好补偿庄晚的。

他会用他的余生来爱她。

……

三年后。

“爆雷!林氏破产,昔日传奇‘跌落神坛’,林氏集团负责人林以梦锒铛入狱,背后竟是这样……”

霍清寒看着手机里播放的新闻,揉了揉眉心。

林氏终于倒台了,张景天也在两年前不幸离世,他最大的顾虑终于消失了。

霍清寒原以为处理起林以梦不会废太多功夫。

却不曾想也耗费了三年的时光。

这三年来,自家公司灾祸不断,险些陷入破产危机。

林氏却节节高涨。

他和林以梦虽然一直没有领证,但林以梦还是借由他妻子的名头作了不少动作,抢占了不少资源。

如果不是她过分贪心,做了不少坏账,霍清寒也没法把握机会将她一举拿下。

也不枉这么多年与她虚与委蛇。

至于庄晚的师父。

他也在这几年里调查清楚了。

庄晚母亲在嫁给庄晚父亲之前,曾与张景天有过一些瓜葛。

后面生下庄晚后又与张景天有染,生下了林以梦。

庄晚母亲原本不是心甘情愿嫁给庄晚父亲的。

所以生下庄晚后也并不算多喜欢庄晚。

后面车祸虽是意外,但领养一事却是有张景天插手。

林以梦一早便知张景天是他身份,所以在张景天让她想尽办法让林氏领养时,她便借着父母的临终遗言来让庄晚放弃这个机会。

至于张景天为何领养庄晚并教养她,霍清寒便不得而知了。

不过此时若是庄晚在此,可能就会告诉他。

张景天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更好的限制她,然后给林以梦铺路罢了。

包括那时下山跟霍清寒治病也是里面的一环。

若不是只有她的出现才能救好霍清寒,张景天是不会让庄晚出现在霍清寒面前的。

只有霍清寒好了,林以梦才能接近霍清寒并开展之后的一切。

一切都是他们算好的。

只是他们可能也没算到其中另有变数。

也忘了,因果循环,自有报应。

霍清寒这几年里一直有在关注庄晚。

只是因为前有狼后有虎,他也不敢太过频繁。

偶然会让别人远远的给庄晚拍上一张照片交给他。

能看到她的一些照片他就已经很高兴了。

现在以前都结束了,他终于可以去找她了。

再也不用在悄悄的通过这些东西来思念她了。

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庄晚了,霍清寒难得的有些忐忑。

他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呢。

时间流转的飞快。

霍清寒从公司出来后,马不停蹄的往庄晚那边赶去。

山上不方便通车,他便一步一步的走上去。

霍清寒感觉有一张欢快的小鸟在他胸腔内不断跳动,只等在下一瞬间展翅高飞,飞向庄晚的怀中。

步行至山间,霍清寒便已经看见了熟悉的声影。

他的心脏雀跃不已,他想她和庄晚是有缘的。

霍清寒快步跟了上去,想轻轻拍上她的肩膀,唤一身“晚晚”。

然而不等他碰到,庄晚便敏锐的发觉身后有一个人靠她极近。

庄晚侧身回头看了过来。

多年的思念在这一刻无法抑制。

霍清寒想告诉庄晚,这么多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他从来没有僭越过,没有爱过林以梦,也没有和她结婚。

他一直都在想她。

然而庄晚看到他之后,只是将头微微一偏,有些不解的看着他,问道:“请问你是?”

第26章

霍清寒垂在腿侧的手猛然一僵,这个样子他太熟悉了。

他的晚晚把他给忘了。

庄晚看向他的眼里平静无波,见他没有说话,只以为是迷路的旅人,指着路笑着说:“往上是白云观,往下是公路,您看您要去哪里。”

霍清寒楞了很久,才接受了这个事实,勉强勾起嘴角,说:“我要去半山腰的一个小观,找我爱的人。”

庄晚将手收回,思考了几秒才说道:“小观无客,估计你找不到你要寻的人呢。”

“寻得到的,我已经看见了。”霍清寒的眼睛无法从庄晚身上移开。

晚晚在没有他的日子里过得似乎不算太差,衣裳虽有些发白,但依然干净。

原本清瘦的身体,也似乎健康了不少。

庄晚被他看得略微有些不自在,往后撤了一步,又继续道:“即已寻到,那我便先离开了。”

庄晚往前面走着,身后的人也保持着同样的步调,不疾不徐的跟着。

两道脚步声叠在一起,频率一致。

陌生的男人紧跟在她后面,这种感觉,让庄晚有些难受。

她脚步突然停下,嘴角往下一垮,回头面带警惕的看向霍清寒:“你还要跟到什么时候。”

直到此时霍清寒才发觉自己行为的不妥。

往后退了几步,才面带歉意的看着庄晚:“抱歉。”我情难自禁……

后面的话被他咽了下去,现在说还不太合适。

庄晚仔细打量了一下霍清寒,想说些什么,但心头隐隐有些不适。

“不要跟着我了。”庄晚甩出这一句话,便快步离开。

似乎身后有洪水猛兽一般。

霍清寒站在原地看着庄晚的身影越来越远,眼底浮上一抹伤感。

寂寞的情绪让人疲惫。

霍清寒深呼吸一口气,缓解了疲乏才转过身离去.

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不差这一时了。

庄晚忘了也好,就让他重新再和庄晚认识一次吧,这一次,他再也不会让庄晚难过了。

庄晚回到观里时情绪才平复下来。

不单单是被那人吓到,还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感觉好像不是第一次和这人见面了,只是她脑海里并没有他的记忆。

想往深处探究,脑海里全有种被针扎似的感觉。

好像她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跟这部分记忆做对抗。

但也是如此,庄晚才确信。

她认识他,但这或许并不是一件多好的事情。

庄晚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但疼痛却如影随形。

身上起了冷汗,庄晚昏睡了过去。

直至第二天中午,她才从睡梦中醒来。

自打她来到这里被玄灵收留之后,她过上了很长一段舒心的日子。

玄灵也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