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诗句大全

桑栖季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季珵桑栖)全文免费季珵桑栖读无弹窗大结局桑栖季珵

作者:xiaohua时间:2024-02-12 17:00:10分类:诗句大全

>>>阅读全文<<<
桑栖在他怀里颤抖。
她陷入了回忆,过去三年,那些不怎么好的回忆。
她的生理机能,几乎失能。
季珵正要一举占有,手机持续响起。
他不耐烦地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是秦秘书打来的,斟酌了下季珵还是接了电话但语气不太好:“这么晚了什么事?”
电话那头,秦秘书声音焦急。
她说:“陆总,白筱筱她来B市了!”
季珵微微皱眉,他看了一眼桑栖后曲腿起身,走到外面接电话了……但方才秦秘书那句话桑栖还是听见了。
白筱筱回到了B市。
季珵终于让他的情人,登堂入室,这对于桑栖这个名义上的陆太太其实是莫大的羞辱。
约莫两分钟,
季珵从外面进来,神色微紧。
白筱筱高调回B市,被记者围在机场,不慎摔倒腿又断了一次……而白筱筱的父母跟记者宣布,说白家是陆氏集团的姻亲。
这无疑是个大丑闻。
季珵得亲自去处理,顺便也处理一下白筱筱。
他着衣时,看着无力趴在床上的桑栖,语气淡淡的:“有点急事要处理,你先睡吧!明天早晨我回来送你。”
桑栖背对着他,没有吭声。
季珵拿外套时又看她一眼,这才匆匆离开……片刻,外面院子里响起车子发动的声音。
桑栖知道今晚他不会回来了。
她不禁想起从前。每次季珵去H市看望白筱筱,她都很介意,甚至彻夜难眠。
但现在,桑栖发现自己不在意了。
他的冷淡他的恶劣,他所有待她的不好,她都不在意了。
不爱季珵,真的会轻松很多……
……
天微微亮,松山医院VIP病房。
白筱筱穿着蓝白病服靠在床头,她看着季珵的杏眼里,满是爱慕。
季珵倚在沙发里,刷着手机。
他在看桑栖有没有给他发微信,等了半天,没有!
这时,秦秘书推门进来。
她走到季珵身边,倾身低语:“媒体那边都打点好了,陆总放心,不该写的东西一个字也不会流出去!”
季珵看她一眼,收起手机。
他正要说话,病床上的白筱筱看他脸色小心翼翼地开口:“对不起陆先生,我爸爸以为我们在谈恋爱……他以为我们会结婚,他才这样说的!”
季珵还未说话,
秦秘书忍不住怼了:“白小姐,你似乎忘了陆总结婚了?你从哪点觉得陆总在跟你谈恋爱,又从哪点以为陆总会娶你?”
其实平时,秦秘书对白筱筱不错。
她喜欢用白筱筱刺激桑栖。
但是,当白筱筱绿茶地试探季珵的态度时,秦秘书忍不住了,她不能容忍这么低档次的女人在心里染指季珵。
她明显激动,季珵睨她一眼。
秦秘书想起他上次的告诫,她抿紧嘴唇,退后一步。
白筱筱很会看眼色。
她颤着嘴唇,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秦秘书你误会我了,我从未觉得在跟陆先生谈恋爱。我知道陆先生有太太的,他对我好……只是因为当年我无意中唤醒他。真的……我ᴊsɢ只想治好腿,只想着能跟魏老师学习。”
“其他我真的不敢想。”
“秦秘书,你不会拦着我吧?”
……
秦秘书快要气死,现在,她终于知道白筱筱的厉害。
句句无辜,但句句针对自己!
秦秘书看向季珵,想知道他的意思。
大晚上的季珵本来就不高兴,白家又捅了这么大个篓子,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他看着白筱筱那张清汤寡水的脸,语气很淡:“这两件事情结束前,请你的父母管好自己的嘴!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心里有个数!”
白筱筱纤指握紧。
但面上,她仍是一副乖巧的模样:“我明白的陆先生!”
季珵起身离开。
门外,白家父母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看见季珵出来便想搭话,但嘴还没有张开季珵就走进了电梯。
秦秘书瞪他们一眼,跟着进去。
电梯里,只有季珵跟秦秘书,液晶屏上红色数字不断往下。
季珵忽然问:“为什么安排白筱筱到松山医院?我记得桑栖的爸爸就在这间医院就医。”
秦秘书心头一紧。
随即,她立即解释:“陆总,这真不是我的意思!我赶到机场时,救护车已经把白筱筱拉到医院了!白筱筱明天的手术,陆总过来看望吗?”
话音落,电梯门打开了。
季珵先走出去,只丢下一句话:“我又不是医生!”
秦秘书跟上去。
季珵坐进车里,黑色宾利的车窗降下,他微微侧头对秦秘书说道:“等魏老师抵达B市,安排我跟他吃饭。”
秦秘书知道,他是想引见白筱筱。
她不禁多了句嘴:“陆总,我听说魏老师有心仪的学生了……我怕这事儿成不了!”
季珵低头刷着手机。
闻言,他有点儿漫不经心的样子:“是谁让魏老这么看中?”
秦秘书笑得勉强:“具体不知道!但是魏老师公开表示过,对这位小提琴手的欣赏……直言要好好培养她。”
季珵抬眼,看着自己的秘书。
半晌,他语气淡淡:“那就考验下魏老的……高风亮节。”
……
七点半,季珵回到陆家大宅。
奢华餐厅,飘满了早餐的香味。
陆夫人穿一身贵气衣裳,坐在餐桌前指点着佣人做事,余光扫过儿子欲往楼上走,就叫住了他不咸不淡道:“她已经走了!”
季珵脚步一顿。
他转身走到餐桌前,坐下,佣人殷勤地帮他铺好餐巾。
见儿子不准备说什么,陆夫人气不打一处来:“我听说昨晚睡到半夜,你出门处理白筱筱的事情了?季珵,其实我不太想管你的私事,但是现在外面都在传你跟桑栖要离婚了!”
她顿了下:“桑栖再不济,也比白筱筱强上太多。”
季珵喝了口黑咖啡,对佣人道:“下次记得不要放奶精。”
佣人连忙称是。
季珵这才看向自己的母亲,语气淡淡的:“我没准备离婚!另外……我对白筱筱也没有那个意思!”
“但她有那个意思!”
提起白筱筱,陆夫人满脸不屑:“她是乌鸦想变凤凰!”
季珵没搭话。
陆夫人也不想跟儿子关系搞太僵,她拿起一张请帖,在桌面上轻轻推向季珵:“周四李太太有个宴会,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带着桑栖过去秀个恩爱,打破离婚的传闻。”
李太太?
季珵接过看了,确实是旭日集团李总的太太。
最近李总有个项目,季珵正在竞标。
估算有一半的机会。
这个节骨点上,这个宴会就显得特别重要,季珵想也不想地说:“我带秦秘书过去吧!最近有个项目,带她去用得着。”
再说,季珵也不想让桑栖沾染生意场上的事情。
陆夫人很不赞成:“秦秘书再能干也只是秘书,哪有男人参加宴会带秘书去的?”
但是季珵已经决定了。
他对那个项目,势在必得。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