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诗句大全

时光情深错抖音完结版阅读《沈南乔顾千衡》最新章节目录好书推荐_(时光情深错)

作者:qingyan时间:2024-02-12 16:57:12分类:诗句大全

>>>阅读全文<<<

“没什么。”沈南乔语气低落,满心都是沈父的遗憾。

外头的阳光照得人汗流浃背,陈楚航拿起一瓶矿泉水递给她:“目前计划是三年完成,如果在隧道上加快进程,应该能提前半年左右。丫.日

沈南乔喝了口水,忽然想起许明娜托她的事儿。

她犹豫了一会儿才干巴开口:“楚航,你有女朋友吗?”

陈楚航低眉一笑,摇了摇头,目光却忽然落在了她身后越走越近的人。

沈南乔本就有些尴尬,见他摇头后看着自己身后,不免疑惑地转过身去,正巧撞上了顾千衡那双阴沉的黑眸。

“……”

沈南乔神情一僵,被太阳晒得通红的脸更是火辣辣的。

看顾千衡这副表情铁定是误会了。

她正要解释,顾千衡一伸手就把她拽了过来,眼神微凛:“我以为陈顾问早结婚了。”

陈楚航看他一副“护食”的表情,顿时哭笑不得。

顾千衡是不是把他当做情敌了?

还不等他回答,顾千衡拉着沈南乔转身就走。

沈南乔快步跟着他的步伐,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对人家客气点儿,都是同事。”

顾千衡紧皱眉:“我已经很客气了。”

他其实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对陈楚航抱有敌意,似乎两人与生俱来就不对味。

本来就不喜欢这个人,前两天听沈南乔那样夸他,今天还问他有没有女朋友,简直在挑战他的忍耐度。

直到了休息室,两人吃午饭时,沈南乔才笑呵呵地解释道:“你别闹别扭了,我是帮别人问的。”

顾千衡夹了块肉放进她碗里:“谁?”

“许明娜。”沈南乔低声道,“她喜欢楚航。”

顾千衡眉头又是一蹙,似乎很不满她叫的这么亲密。

但又怕她觉得自己过于小心眼,也就闭口不说,好半天才闷声说了句:“让她自己去说。”

第二十七章 碎石

  

因为隧道施工遇到了困难,这段时间沈南乔一直都住在施工地。

许明娜借着送资料的机会把还在计算数值的沈南乔拉到休息室外。

“嫂子,我托你打听的事儿怎么样了?”许明娜低声问道。

沈南乔拍了拍她的手背:“问过了,他没有女朋友。”

“真的啊?”许明娜兴奋地两眼放光,原地蹦跶了两下。

突然,隧道那边传来一声巨响,两人愣了一下,沈南乔率先反应过来拔腿就跑了过去。

只见所有工人都往隧道口跑去,叫着“救人”。

沈南乔暗叫不好,立刻跟着奔了进去。

在微弱的光线下,只见四个工人倒在地上,身上压着大大小小的石头,而头顶也还在砸落着碎石。

“里面还有人吗?”沈南乔搬着石头,焦急地看着里面。

被砸伤腿的工人忍痛道:“没了,全在这儿。”

“赶紧带他们出去。”沈南乔架着受伤的工人,赶忙朝隧道口走。

又是一阵慢慢从背后席卷而来的闷响,她脸色一变,嘶声大叫:“快跑!”

近在咫尺的出口,沈南乔咬牙奋力一推,将身边的工人推了出去,自己往旁边一扑,险险躲过砸下来的石头。

然而后脑勺却狠狠撞在了山壁上,一阵带着晕眩感的剧痛过后,她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铁路局。

顾千衡才修改完新的工程图,看了眼时间,正想去找沈南乔,手机忽然响了。

他拿起来一看,是许明娜。

她不是去送资料了吗?

顾千衡微微蹙起眉,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喂。”

“师哥,不好了!嫂子她……她!”

“砰”的一声,椅子由于顾千衡突然站起来而倒在地上。

他脸色一沉,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她怎么了?”

“隧道发生了坍塌,嫂子现在在瀚民医院,你快过来吧!”

许明娜带着哭腔的声音满是慌乱,更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顾千衡的呼吸。

脑子像是受到了指引,再次为他回放了那段沈南乔满身是血了无生息的模样。

几乎是一瞬间,顾千衡冲了出去,把走廊经过的人吓了一大跳。

瀚民医院,病房。

沈南乔头上缠了一圈绷带,面色有些苍白。

她端着一杯水,心里仍旧在后怕着。

她不敢想自己要是晚一秒避开,恐怕现在就已经躺在太平间了。

“嘭——!”

病房门忽然被用力推开,她错愕地抬起头,见顾千衡两眼通红地站在门口。

沈南乔心一紧。

隧道坍塌的事一定是吓到他了。

她张了张嘴,想要告诉顾千衡她没事,却见顾千衡几步跨了过来,将她紧紧地抱着。

手中的杯子因为猛烈的动作而倒在被子上,水湿透了沈南乔的衣服和裤子。

顾千衡红着眼紧紧抱着她,如同坐过山车的心狂跳着,连呼吸都急促的不受控制。

一路上他都在沈南乔要是出事该怎么办。

但想来想去只会让他的心更加的乱,而在看到沈南乔还平安无事时,所有的恐惧好像玻璃被击碎,让他猝不及防到无力。

沈南乔没有挣扎,反而拍了拍他的后背,轻声道:“我没事,放心。”

“放弃好不好?”

第二十八章 倔强

  

顾千衡的声音微微颤抖,像是带着极尽的惧意,更像是在恳求。

沈南乔眸光一怔:“你说什么?”

顾千衡放开她,哑声道:“你放弃这个项目吧。”

虽然知道沈南乔很想亲自参与桐坞铁路的建设,但是他太害怕这样的意外再发生。

也许下一次她就没有这次幸运,又或许他再也没有重来的机会了。

沈南乔皱眉,因为知道他是担心自己,所以也并没有生气。

“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对于隧道目前的情况,这种事情在所难免。”

闻言,顾千衡眼底聚起丝丝怒火:“可是你就不能想想自己吗?你为了别人,又一次把自己置身在危险中。”

沈南乔愣了一下。

从开工到现在这么久,隧道就发生了一次小范围坍塌,她也就这么一次救了人。

可为什么顾千衡要说“又”?

顾千衡并未在乎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他一想到沈南乔再被埋进泥石中,后怕就让背脊发凉。

“千衡,我知道你怕我出事,但你要我放弃,我做不到。”沈南乔低下头,眼中没有一丝妥协。

为了这个项目的重启,她等了太久了,天上的父母也一直在等着。

不止他们,两市千万的打工人都在等。

顾千衡怔怔地放下手,紧紧握着拳,抿唇看着一脸倔强的沈南乔。

她还是这样执拗。

但此刻他更讨厌自己。

为什么沈南乔每次需要他的时候他都不在,与其怨怼她不会明哲保身,不如骂自己没用。

顾千衡深吸了口气,平缓了心尖的颤痛:“对不起,我只是……我真的害怕你出事。”

沈南乔叹了口气,握住他渗汗的手:“我明白,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工人丧命,我也要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顾千衡抚着她的脸,看着她头上的绷带,满目心疼:“头还疼吗?”

“不疼。”沈南乔笑了笑,“就是蹭破了皮而已。”

这时,许明娜和陈楚航走了进来。

见沈南乔没什么事,陈楚航才松了口气。

他看了眼顾千衡,道:“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吧,隧道那儿的事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