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名言大全

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全文小说-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免费)+(全文)

作者:tiantian时间:2024-04-03 09:05:07分类:名言大全

>>>阅读全文<<<
  施雨霖从来都是高傲的,被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的,什么时候见过这么牙尖嘴利且作用在自己身上的人?
  一时间气得满脸通红,浑身颤抖却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米秋见服务员端着菜站在门口,赶紧招呼,“你们上吧,没事。来来,生气归生气,饭还是要吃的,不然多浪费?”
  施雨霖一把掀掉饭桌,“这是我花钱点的菜,我乐意你们可以吃,但今儿本姑娘不乐意了。”
  说完,一脸得意地看着林五月。
  林五月一边拉着米秋走到安全地带,一边点了点自己的脑袋问她,“这里有毛病?”
  米秋低声道,“从小被人捧在掌心长大的人,第一次在你这里栽了跟头,心里头不舒服了。”
  “究竟多大的家世啊?能把一个人宠出这么一副嘴脸出来,一条LV的围巾刺得她呲牙咧嘴,一滴汤汁就掀翻了全部的教养。”
  说是悄悄话,可这么点儿地方,谁还能听不见?
  施雨霖气得用食指指着她,“你,你给我等着。”
  米秋还真就不吃硬的这一套,走过去轻轻地将指着自己眉心的食指拨到一边,倾耳问她,“怎么?tຊ家世太显赫,还是官位太盛,怕说出来吓到我啊?放心,我生来胆子就大,不怕吓。”说着,凑得更近,“没关系,你小声点儿说,我能听得见。”
  正说着,耳边一阵风,施雨霖的巴掌眼看就要落在林五月的脸上,被人中途拦住了。
  毕雨侬用力甩开施雨霖的手,仿佛碰到了什么脏东西,掏出纸巾细细擦拭掌心,“她谁呀?”
  这动作深深刺痛了施雨霖,“你又是哪儿跳出来的蚂蚱?一副娘里娘气的打扮,跑这儿来秀存在感了?”
  哇~施雨霖开口的瞬间,五月和米秋动作齐刷刷地往外撤了三大步,能看清战场又不受波及的绝佳位置。
  林五月还好心地把人物关系和事情始末简述了一遍。
  毕雨侬将衣服袋子丢到施雨霖面前,“这是替那个服务员赔给你的,虽然我觉得这身衣服穿在你身上会觉得被侮辱了。但是吧,被你这样的人缠上还挺恶心,就只能委屈这件衣服喽。”
  “对了,你刚才这番言论我会如实转告设计师,他娘的,我还第一次被人说娘里娘气,这年头还真不是所有人的眼睛都能起到眼睛的作用。还有你们俩,没良心的家伙,看到我被人骂很高兴?”
  一看战场转移,五月赶紧拉着米秋转移话题,“哥,不是我们不帮你,是实在没力气,你瞅瞅这地儿,真是可惜了,他们家的狮子头做得还是不错的。”
  站在门口一直没吭声的服务员插了一句,“你们的菜单了没有狮子头。”
  “啊?她们家的招牌菜耶,这请客人的态度着实有些问题,走吧,今儿受惊吓了,得吃点儿好吃的补一补。”
  五月要走,米秋肯定不会留,但今儿真是事儿赶事儿,看到旁边脸色铁青,恨不得拿高跟鞋在五月的脑袋上凿两个洞的表姐,赶紧安抚道,“姐,今儿真是对不起,我这朋友脾气也值,你大人有大量肯定不会计较,下次我回请赔罪好不好?那个,我就先走了,拜拜。”
  施雨霖牙都要咬碎了,看着地上的手提袋,还有被饭菜淹没的某牌子的项链袋子,气得想杀人。
  “哦,对了,记得买单。”
  伸出来的脑袋被米秋拽了回去,“我就没见你这张嘴输过。”
  “哼,我这算什么?我在他面前,就从来没赢过!”
  林五月斜看着快走几步去挪车的人,对着他空气后背狠狠揍了几拳,好不解气,又踹了空气两脚,没看见台阶,差点儿狗啃屎,幸好米秋手快拉住了她。
  施雨霖跟在后面出来,看见米秋和五月勾肩搭背上了豪车,迅速拿出手机,拍下车牌号。
  毕雨侬在后视镜里看到她的举动,“这女孩儿年纪不大,想法挺多,有点儿聪明劲儿,可惜没花在正途上。”
  “啧啧啧,你也不过二十五,一开口就是千帆阅尽的老头子口气。”
  林五月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开眼了,吐槽完来救场的哥,继续吐槽施雨霖,
  “我认识的富家千金至少场面上还会顾着点儿自己的形象,该端着的时候端着,该显示自己教养的时候绝对把戏演足。”
  毕雨侬笑,“比如你自己?”
  “别打岔,跟她相比,我觉得自己涵养真是一等一的好。像她这样只差把“傲娇”写在脸上的人,还真是少见呢。”
  米秋不忍打击她,但毕雨侬可不惯着,“那只能说明你见的人太少,去我店里站两次柜台,就啥人都见到了。”
  米秋点点头,“的确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千千万,没有一个一样的,你这张嘴呀,亏得有人护着,真遇见不讲道理的,上来直接动粗,你怎么办?”
  “放心,真打起来也不会输的。”
  什么意思?
  “她小时候那张嘴呀真是没少招人恨,家里人怕她被人打,就强制性送去特训了两年,别人家小孩放假都是补课,她放假就上山学功夫,延续至今。年底别人家检查孩子功课是不是满分,她不一样,就测武力值,就防着哪天这张嘴惹祸能跑。”
  听着这番话,米秋想起刚才踹空气时差点儿狗啃屎的人,这真是个学过功夫的?
  而且前世也没听她说过自己学过功夫啊?
  这个五月怎么跟自己印象中的五月区别越来越大了呢?
  施雨霖给通讯录中的某个备注者发完照片,含恨转身离去,刚好和谷云涛转角擦身而过。
  谷云涛拎着大LOGO的袋子走进包厢,看见服务员在打扫卫生,还以为自己走错地了,拿出手机再次核对包厢名“一双人”,没错啊?
  “刚才那个女的脾气真的好吓人啊,阿光为了保护她,胳膊都烫红了好大一块,她……”
  咦?转身看见门口站着谷云涛,吓一跳,“您是这个包厢的客人吗?”
  谷云涛满脸笑意,“不是不是,我走错了,这里怎么有些……”
  服务员一听他并不是客人,心落下来了,八卦之魂开始燃烧,“你要去哪个包厢呀?这个包厢好可惜呀,这么大一桌子菜一口没吃就被一个漂亮姑娘掀掉了,还发了大脾气呢,凶得很。”
  谷云涛脸上的笑没掉,心里那个恨呀,转身就给米秋打了个电话。
  米秋正被五月揪着做选择题,是吃西餐还是吃日料,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才想起来今晚还忘了一个人。
  电话一接通就听见对方的怒吼,“你又惹表姐生气了?之前跟你说过,要对表姐好一点好一点,她家世好,能力好,未来就是稍稍提拔你一下,咱们未来的日子都能好过很多……”
  米秋实在听不下去了,但也不想在车里跟他掰扯,假装信号不好,“喂喂~我听不见,你,刚才说什么?”
  挂完电话,身心疲惫,靠在五月的肩膀上,“亲爱的,什么都别问。”
  “那我带你们去个地方,味道绝对一流。”
  “这话你应该在五分钟之前就说。”
  米秋感叹,林五月这辈子跟毕雨侬算是杠上了,但凡他发出点儿声音,都会让她跳脚,可怜这姑娘却从未思考过为什么。
  这边的五月怼完后还用眼神威胁毕雨侬闭嘴。
  可真等到了地儿,林五月不光嘴痒,就连手都开始痒痒,咬牙切齿道,“要真的没你说的那么好吃,信不信我能把你一脚踹飞出去?”
  话撂这儿了,但东西还是要吃的。
  这店的位置着实有些偏僻,七弯八拐好几道巷子,进去还要穿过一个黑漆漆的门洞,若没有人别说进去,就是出来都未必找得到路。
  “哇~好漂亮的白猫。”
  一只纯白色的猫蹲在墙上,看见来人,优雅地跳下去,喵了两声。
  她们才看见一扇古朴的大门藏在一丛竹子的后面,“小兔崽子~终于舍得回来看我了?”
  五月和米秋相视对看一眼,这谁呀?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本栏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