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名言大全

庄晚霍清寒(庄晚霍清寒小说)最新在线阅读_庄晚霍清寒小说免费阅读

作者:qingyu时间:2024-04-03 08:51:06分类:名言大全

>>>阅读全文<<<

两小时后,白云观三清殿内。

庄晚恭敬的跪在祖师爷面前叩了三个首:“弟子有惑,不得而解,望祖师爷解惑。”

三炷香被庄晚握在手中,香头伸向红烛。

火焰跳跃,好像带着生命力,可是庄晚却迟迟点不燃手上的香。

庄晚脸煞白,深吸了几口气后才重新换了三根。

看着燃起的香烟,庄晚心底的不安才渐渐平息。

她恭敬的又拜了拜祖师爷,才起身准备离开。

而在她转头的瞬间,原本燃得好好的香却突然拦腰截断。

香,灭了。

庄晚却对屋内的一切浑然不觉。

出殿后,她去泰肃殿找师父。

只因一句有缘,师父便养了她近15年。

虽说是师父,可是在庄晚心里,他如同她的父亲一般。

泰肃殿。

看到师父的第一眼,庄晚忍不住红了眼眶。

“师父,弟子回来了。”她跪坐在蒲团上。

张景天看着她这个样子,叹息一声:“受委屈了?既然回来了,往后就安心待在观中吧。”

庄晚轻声回应:“没有委屈,只是想您了。”

她没有说谎。

之前因为霍清寒的病,她离观下山,入住凡尘。

这三年虽偶尔会回观中,但每次回来师父都在外云游。

是以,今日是他们近三年来的第一面。

张景天挥了挥手中的拂尘:“拂尘一挥扫凡尘,除尽尘埃破愁云。”

银白的长须拂过庄晚头顶,帮她拂去一身的尘缘。

庄晚鼻头一涩,忍不住匍匐在师父的膝边,将白日上山时遇见的褴褛道友所言之事告诉了他。

“弟子愚钝,望师父指点迷津。”

张景天深邃的眸光中闪过一抹异样。

他摸了摸胡须,点头开口:“你先去休息,为师会为你卜一卦。”

见师父答应,庄晚问安后便回了房间。

翌日清早。

庄晚起来做早课。

未料一到三清殿,就看见霍清寒从观门走了进来。

庄晚的心里猛然一跳:是来找她的吗?

她的脑子里生出了想法,视线便迟迟无法从霍清寒身上挪开。

可能是她的视线太过灼热,霍清寒抬眸看了过去。

他朝着庄晚微微点了点头,便将头转向一侧,扶着身边的林以梦跨过了门槛。

庄晚眼里的光瞬间熄灭。

是她想岔了。

霍清寒和林以梦走进殿内,净手请香。

两人各点了三炷香,再对着殿前的祖师爷行叩拜礼。

叩拜结束后,庄晚作为今日的守观人,上前给两人递了签筒:“愿二位所愿皆可得。”

她脸上虽是笑着,但带了几分微不可查的苦涩。

霍清寒点头示意,和林以梦一起接过签筒:“我来,你小心些。”

林以梦一手轻轻扶着肚子,娇声道:“这才多久,不用这么小心的。”

他们两人的对话一字不差的落到了庄晚的耳朵里。

她看了一眼林以梦的小腹,可能是不太愿意相信,手上暗暗掐算起来。

掐完一指,她的手猛然僵住。

林以梦怀孕了,而肚子里的孩子……和霍家有亲缘。

第6章

是谁的孩子,不言而喻。

庄晚不敢再往后算下去。

他们毕竟要结婚了,自己纵然有千分难过万般伤心也只能咽入喉间。

庄晚身子微微后撤,却不想这时林以梦看向她,问道:“素来听人说白云观算卦本事一绝,不知今日我可有缘求上一卦。”

庄晚脸上微微有些苍白。

她轻轻吸了一口气,待到情绪稳定后,她指向签筒:“林小姐可先求签,贫道会帮你解签。”

“好。”林以梦点了点头,轻轻摇晃着签筒。

庄晚看向一旁的霍清寒,男人周身的疏离气息让她觉得很陌生。

“怎日今天过来了。”她忍不住问。

“昨晚梦梦身体不太舒服,医生检查说是怀孕了,所以特意来请个平安愿。”霍清寒语气平平。

说完这句后,只听得签筒传来一阵清脆的竹签落地声响。

林以梦将签文捡起,递给庄晚:“劳烦庄天师解签。”

庄晚扫了一眼签文,立即怔住。

【有子难相会,佳期见分离。荣华皆喜得,慎防乐生悲。】

这个孩子,留不了!

看着霍清寒眼底的期待,庄晚有些艰难地解析了签文的寓意。

“下下签,这个孩子估计保不住。”

听到这话,林以梦的眼眶倏地发红:“庄天师何必如此咒我!”

庄晚拧了拧眉,如实而道:“凡是有因果,我只是在诠释林小姐所求的签文,若是不信,另寻他处便是。”

林以梦眼神闪躲了一瞬,便扑到霍清寒怀里:“阿清,我好怕,孩子不会有事吧。”

“荒谬!”霍清寒扫了一眼庄晚,转而抬手轻拍着林以梦的背,“我们回家。”

哪怕两人渐行渐远,可霍清寒愤怒的眉眼却一直萦绕在庄晚的脑海里。

这是霍清寒第一次这样疾言厉色的对她说话。

窒息般的感觉缠绕心头,庄晚感觉自己被一层无形的束缚禁锢住,每一次的呼吸都感觉胸口塞满了沉重的绒茧。

她走出三清殿,坐在百年榕树下,想平复凌乱的心境。

“小道友,又见面了。”不远处传来一道厚重的男声。

庄晚回头,看到昨日那衣衫褴褛的老道士自远而来。

“玄灵道长。”她拱手作揖。

玄灵朝她走近了几步,指尖一掐,神色凝重了几分。

“你做了什么?为何死气又重了一分,若是不干预,怕不出半月,你便得葬身于此啊。”

庄晚面色平静,但心中早已翻起了千层巨浪。

她悄悄动用天禁术强行扭转霍清寒人生时,便注定时日无多,却从未多言告诉过他人。

没想到师父都没发觉的事情,却被眼前人一眼道出。

“道长卜卦,是晚辈荣幸,但也莫要因我多了因果缠身。”

她实在不想在弥留之际还坏了任何一位道友的大道。

庄晚话里的拒绝玄灵听得真切,也不再多说。

此时,霍清寒带着林以梦从灵官殿走出。

玄灵视线顺着离开的两人看了过去,缓缓转动手中的乾坤圈。

“那俩人和你尘缘不浅哦。”

庄晚知道,玄灵应是又算出了什么。

“道长有话直说。”

玄灵叹息一声,将声音压低:“这两人一个废了你的心神,一个换了你的命格。”

庄晚心中泛起骇浪,久久不能言语。

自己为霍清寒卜卦,耗费心神是她心甘情愿。

可林以梦换了她命格一事,又是从何而来?

恍惚中,玄灵以手画符,随即用乾坤圈在庄晚手心一点,三条浅浅的红线出现在她手腕处。

“红线消失之际便是你命陨之时,如何断舍,小道友尽早思量!还未到绝境之路啊……”

话必,玄灵转身离去,只留庄晚一人在原地苦恼。

她看着手腕的红线,思绪凌乱如麻。

这几日,她都在观内做早晚功课,烧香礼拜,打坐诵经。

本以为日子平静如水一直如此,未料外面蓦地传来一阵喧闹声。

庄晚走出去,却见霍清寒怒气冲冲的朝她走来。

“庄晚!你究竟对梦梦做了什么?”

平白无故被问责,庄晚一脸莫名。

“前日梦梦下山就小产,现在还住在医院里,你的诅咒真是灵验了!”

听着霍清寒愤愤不已的谴责,庄晚解释:“那是签文注释,天罡道法只济世救人,不会害人。”

霍清寒不信她所言,只余责备:“我不管你们的道法道心,梦梦照顾了我三年,她找你算了一卦就流产,这事你如何负责!”

庄晚的情绪被他话中的信息冲了个七零八碎。

照顾了他三年的人明明是自己,怎么变成了林以梦?

庄晚心中蔓延起一股不可遏制的疼痛。

她看着霍清寒,嗓音轻颤:“霍清寒,生病时陪在你身边的人,一直是我!”

第7章

庄晚的话让霍清寒蹙紧了眉。

“庄天师,梦梦是心理医生,这三年要不是她一直陪着我,我的病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本栏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