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名言大全

主角是顾星檀容怀宴的小说叫什么名字顾星檀容怀宴-老书虫书荒推荐热点小说(顾星檀容怀宴)

作者:qingyu时间:2024-02-12 16:58:10分类:名言大全

>>>阅读全文<<<

  而就在她对面的人,正是满眼通红的谢景玹。

  “放开她!”谢景玹脸色铁青,冷到极致。

  陶迎星眼中闪过泪意,她想开口说没事,可还未发声,喉咙处就被人死死扼住。

  男人和中年妇人眼里满是慌乱。

  “你们是谁!这女人是我们老爷花钱买的小妾!”男人冷冷呵斥。

  谢景玹身旁的侍卫首领当即厉声站出来:“大胆!景王的人你们也敢动?”

  一听这话。

  男人和中年妇人当即一怔,这才明白原来这个女人刚刚竟然不是在说假的。

  就在这时。

  谢景玹抬手拉弓,箭头对准了这边,语气冰冷。

  “本王再说一次,放开她!”

  “若是她有万一,你们别想有全尸!”

  这话让男人身形僵住,带了几分颤抖。

  他和中年妇人对视一眼,最终还是松了手,“王爷饶命!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

  话尚未落地。

  一箭破风而来,直接穿透男人的咽喉。

  重物倒地的闷响传来。

  陶迎星得了自由,头也不回地朝着前方大步跑去。

  直到扑入了谢景玹的怀里,才敢大口喘气呼吸。

  “王爷!”

  谢景玹扔下了弓箭,回手紧紧将她搂在怀里,语气温柔。

  “没事了,没事了,我来了。”

第41章

  陶迎星感觉鼻子酸涩,哽咽道:“王爷,你终于来了……”

  她差点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

  “别哭,我来了就好。”

  谢景玹轻拍着她后背安抚,他看着她,眼神复杂,却又带着些许无奈。

  陶迎星被他抱在怀中,只觉得心中踏实了些。

  她抬起头,对上他的目光,眼泪汪汪。

  “王爷,我就知道您一定会来。”

  她自己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笃定。

  谢景玹取下披风,将她披上披风,旋即将她抱上马背,驾马离去。

  直到一路回京的路上。

  陶迎星才知道自己竟然已经被送走了这么远。

  “你失踪了三天。”

  身后的谢景玹提及这事时,语气中还残存着些许心有余悸。

  陶迎星怔住,这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没有力气,任何人昏迷三天,不吃不喝,哪儿还有力气?

  “你……找了我三天?”她有些诧异。

  谢景玹低头看她,“自然。”

  他说得这般云淡风轻,顺其自然。

  陶迎星心中涌上淡淡的异样,她看了谢景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直到快到京城门口时。

  谢景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来,突然喊了她一声:“迎星,有件事我要同你坦白。”

  “你说。”陶迎星疑惑看过来。

  谢景玹定定望着她,神色间带了几分犹疑与不自在,他偏过头,清清嗓子:“这次寻你,我需要有个由头,所以问罪夏芷凝的时候,我说得是……是伤及未来王妃。”

  这话让陶迎星愣住,她脸上倏地一热。

  未来王妃。

  这个称呼太盛大,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回。

  而这个态度让谢景玹误会了什么,他眸色认真中带了几分小心:“你放心,我不是要借此让你给我什么名分,我只是想找到你当时没有想太多,之后你若是不愿意,我不会勉强你的。”

  这一刻,陶迎星更确定了谢景玹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她想,如果换成是容怀宴,此刻恐怕是一定会用此来强迫她留在府中了。

  念头刚起。

  陶迎星却是一愣,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

  自己怎么会将谢景玹和容怀宴作比?

  容怀宴是她曾经的夫君,可谢景玹呢……

  谢景玹从头到尾与她都没有任何干系,他只是一个局外人,就算是仔细算起来,他是她的恩人,是她的朋友,唯独算不上情字。

  陶迎星心里突然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羞赧,虽然她知道谢景玹的心思,可……谢景玹从未娶妻,她如今的身份只是个闲散医女,就算是顾星檀的身份,也是二婚。

  怎么配得上谢景玹?

  当心底有这个念头升起的时候,陶迎星便知道自己大概是栽了。

  竟然真的动了心。

  只是,谢景玹如此真心待她,那她又有何不能回应的呢?

  陶迎星眸色在这瞬间坚定下来。

  她拉住谢景玹的手,正要开口回应。

  可马已经到了城门口。

  谢景玹翻身下马,将她从马上带下来,神色已然一瞬变得冷冽。

  下一刻。

  门口的人突然冲了上来,径直跪在两人面前。

  正是容怀宴。

第42章

  “王爷,陶姑娘。”

  容怀宴眼里闪过一丝欣喜,旋即低头拱手请道:“王爷,既然陶姑娘已经安然无恙寻回来,还请高抬贵手,放出我夫人吧。”

  听闻这话。

  陶迎星才诧异看过来,“王爷,这是怎么回事?”

  很快有人在身旁回应了她:“陶姑娘,自从你在忠国府失踪,王爷直接抓了忠国府夫人下狱。”

  这话让陶迎星瞳仁骤然收紧。

  她没有想到谢景玹竟然会做到如此地步。

  夏芷凝的身份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动的,她不仅仅是忠国府夫人,还是尚书府的嫡女,若是要将她下狱,定然是要有充足的理由。

  可陶迎星只是一个普通的医女,谢景玹如今又是被陛下四处想找茬的王爷,他就这么抓了夏芷凝,岂不是是将把柄亲手送到陛下的手里?

  可谢景玹神色淡然,没有丝毫惧意。

  他冷着脸目不斜视,对容怀宴的求情没有丝毫放在眼里。

  “此事还没有结束,你以为本王只是想寻回迎星就能放了她吗?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她恶毒至极,竟敢动未来王妃,本王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话音落地。

  容怀宴的脸色白了一瞬,他抬眼看过来,正好对上陶迎星虚弱的神色。

  他欲言又止片刻,却还是开了口:“陶姑娘,我夫人是一时糊涂,犯下了错事,我定然会好好罚她,还请你……”

  “忠国公不必多说,”陶迎星却是同样冷漠打断了他,她冷冷一笑,“公事公办,做了错事总该付出代价。”

  她本就不是什么宽宏大量之人。

  原本她就已经想放过夏芷凝一次了,可换来的是夏芷凝的加害!

  陶迎星眸光沉沉:“忠国府夫人如此行事,不管其居心如何,行事狠辣乃是事实,忠国公还要如此偏袒,就算是告到天子面前,理亏的也只有你们。”

  这些话出来,容怀宴的脸色更为难看了几分。

  他倏地从地上站起来,冷冷望着面前的两人。

  大抵是见行软的不通,他当即沉着脸开始语气冷硬。

  “顾星檀,你非要将事情做到如此狠绝的地步吗?”

  他又来了。

  又要用顾星檀的身份来压她。

  陶迎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本栏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