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名言大全

主角为桑浅陆淮的小说-桑浅陆淮(桑浅陆淮)已完结全集大结局小说

作者:时间:2023-11-20 17:25:59分类:名言大全

>>>阅读全文<<<

接着走出来的花朵直接挣脱桑浅的手,冲向跑车兴高采烈的挥手:“叔叔,叔叔,我来啦!”

桑浅见花朵扑进陆淮的怀里一阵撒娇,心里先是小小酸了一下,接着竟然还很开心。看着花漾和花朵蹦蹦跳跳的同陆淮打招呼,桑浅轻轻笑了一下。

这一笑,正好被陆淮扑捉在眼里,他将花朵和花漾抱上儿童座椅,冲着桑浅招招手:“今天认真打扮了的桑浅小姐,可真是漂亮,既然是我的人,就该这样……”

“可是顾先生,我呢,只是同意了您开始对我进行追求,至于是不是你的人,我想,我从头至尾都没说过吧!”

“好啊,那就依花小姐你的——上车。”陆淮上前拉住她手腕,直接拉着丢到了车上。

“时间不早了。”陆淮淡淡说完,就坐上了车。

“有你这么粗鲁的吗!不知道对待女孩子要温柔一些啊!”桑浅揉着手腕冲他叫唤。

“可是不听话的小孩,就该这样,朵朵,是不是啊?”陆淮回头笑眯眯地看向花朵。

花朵点点头,冲着桑浅说道:“对,妈妈你也要做听话的孩子!”

花漾在一旁小大人似的扶额道:“妹妹这个叛徒。”

说着笑呵呵的便接过了陆淮递过来的早点面包:“谢谢叔叔,顾叔叔最好了!”

花朵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两个孩子,摇摇头坐正身子系好了安全带。

来到了星钻幼儿园,不愧是当地最好的幼儿园,以生态幼儿园为主题打造,一进去,两旁遍布绿植,再往前还有一长亭,上面挂着手工的小鸟与鸟窝,绿藤上也挂着藤蔓类别名称的介绍。

单看这环境,桑浅也是十分满意了。

第17章 追求桑浅

花朵和花漾绕着国旗台跑了起来,一位老人朝着他们走来,陆淮上前与其交谈。

这位就是星钻幼儿园的园长,桑浅礼貌性打了声招呼,剩下的,全由陆淮给说了。

从学费和时间到班级,甚至到班级老师的资历,陆淮很多点详细到桑浅都自叹没有想到。

待一切说定,园长带着他们去见一位中班的老师,也亏园长是做这行的人,为人十分有亲和力,花朵和花漾一人牵着园长的一只手开心的交谈着。

桑浅与陆淮跟在后面,她忍不住撞了装陆淮的胳膊:“喂,看你挺了解的啊,该不会是因为有所经验?”

“经验?你觉得以我家的地位,我这个身份,能有什么经历去打理其他的女人更甚或是他们的孩子吗?”陆淮回头瞧着她,饶有意味的轻笑一声说道,“昨天晚上找了几本书瞧了几眼而已,看了一下,小朋友的教育还蛮重要的,需不需要我帮你再找个比较合适的保姆?”

“哼!那可真是不必了,我虽然这么多年没回来,但没权没势不代表我没钱,给漾漾和朵朵请个综合素质高的保姆的钱还是有的!”桑浅不屑的撇了他一眼,继续看着俩孩子。

“回来?桑浅小姐,可是当地人?”

“以你这样的身份,也不会去轻易去接近一个不知来路的人吧?怕是顾先生您在说追求我前,早就将我的底细查了个清清楚楚。”

桑浅说到这里,抱着胳膊低垂着头,冷笑道:“虽然我回来的极其低调,更何况时间过去如此之久,也没人会一直盯着我们花家的丑事儿,但是花家本身,绝对早已全部知晓我的归来。”

陆淮笑了笑,只得说道:“花小姐不愧魅力十足啊,也正是这份魅力,将我牢牢吸引呢!”

说着,他又凑近了脸,桑浅偏过头并推开了他:“你能不能别离这么近!”

啧,怎么这么容易害羞啊?陆淮玩味的看着她。

不过,花家那边,不是桑浅自己递过去了她回来的消息么,为什么要对自己避开这件事?陆淮瞧着她的侧脸,微微皱了下眉。

她对自己心怀疑虑,自己对她呢?

学费等各项事宜在陆淮的帮忙下都已打点好了,第二天刚好是周一,桑浅亲自送花漾和花朵去幼儿园,这一次,依然没有拒绝陆淮送。

而他自己说的,依然是想追求桑浅。

开车到幼儿园门口,桑浅下车招呼着花漾和花朵下车。

抬头,刚好瞧见昨天见过的班级保育员,花漾和花朵甜甜的冲上去打招呼。

桑浅笑着看他俩,这时,后面突然冲上去来一个孩子,直接撞开了花朵和花漾,冲进了幼儿园。

花朵被撞倒摔在地上,保育员连忙扶起她,桑浅也走上前去。

身后这时传来一声声“小尘,小尘,不要跑,小心摔着了!”

桑浅还没来得及看向那人,那个呼喊着的女人便径直从她旁边快跑过去,拉住了冲过去的小男孩。

女人拍了拍男孩,带着一丝责怪却依然十分温柔的说道:“小尘,谁让你乱跑了?小心磕着碰着了,会很痛的,咱们不急,慢着走啊!”

“哼,妈妈你每天早上化妆那么慢,我都迟到好几次了!”

“那你也不要跑这么快啊……”

桑浅和保育员安慰着哭泣着的花朵,桑浅卷起花朵的裤子,膝盖上赫然一块红色破皮的伤痕。

听着旁边人的絮叨,她终是不耐烦起身:“撞了人,都不道歉的么?”

在这里的,家庭背景都差不到哪里去,多半是地位相等的人。

第18章 耻辱

就算这对母子再厉害,桑浅也不会是轻易就忍气吞声的人。

女人看都不看她一眼,继续微自己的孩子整理着衣服。

“喂!”桑浅已经怒不可揭,上前一步,直接手摁在女人肩上将她身子转了过来,“我叫你看看我女儿,有没有想说的!”

话音落地,走上前来正要劝解的保育员,却在二人突然的沉默中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半晌,女人笑了起来,笑得讽刺味十足:“我当是谁胆子这么大,敢动我这个——花家的人呢!原来,是一个已经被赶出花家大门的,耻辱。”

“小尘,我们走,别管她。”姜如雅拉着身边的小男孩就往幼儿园里面走去。

“花家的人?呵呵,姜如雅,你也真是好笑。”桑浅冷笑了两声。

姜如雅停下步子,头也不回的说道:“桑浅,别忘了你当初是怎么离开这里的!现在是在外面过得不好么,想再回来抱你爸大腿?我劝你别想了,花家,可再也容不得你!”

“姜如雅!”桑浅捏紧拳头,随后咬了咬牙,又忽地释然开来,呼出一口气,蹲下身子,看了看花朵的伤势。

还好只是擦破了点儿皮,保育员将她带到班上上了点药,安慰了一下,朵朵也就没再哭。

陆淮停好车过来时,只看见了姜如雅的背影,和极力压制着自己愤怒的桑浅。

他注视着她,在她松出那口气,似是想开了时,他似乎看见了她脸上那份失落。

愤怒过后,她并不是释然,而是在难过。

陆淮伸出手,想放在她的背上拍拍她安慰她,可是桑浅已经起身,抱起朵朵跟在了保育员身后。

见妈妈不说话,花漾也就沉默着,花朵哭泣的声音也小了些。

陆淮瞧着她的沉默,心里有些别扭,教室在二楼,看着他们上楼,陆淮站在楼梯口,倚靠着墙,看向早晨的幼儿园里来来往往的人。

终于,叫他在人群中再次捕捉到了那个背影。

原来是她。

“喂,姜如雅,过来一下。”陆淮直接冲着人群高声喊了一下。

姜如雅猛地看向他,眉头皱起,走过去,瞥他一眼,目光扫过周围的人群。

陆淮冷眼瞧着她,直接说道:“你那儿子花尘,看样子挺小霸王的啊!”

“陆淮,我知道你瞧不起我,但是有些轻重你一个圈里摸爬滚打多年的人应该清楚。”姜如雅说着继续往旁边去了去,离陆淮远远的。

“轻重我自然知道。”陆淮冷笑一声,走近她说道,“你是想我直说吗?听说现在花家的产业是你在管理啊?”

姜如雅目光充满警惕的看向他:“你究竟什么意思?”

“你想自己打理花氏企业,以后的路好不好走,决定权可有我一份——这段时间呢,我对美妆行业也起了点儿兴趣,你们打算推出的新产品之一的那个什么,护理水,给我如何?”

“你!你……”姜如雅咬了咬牙,最后回过头,挥挥手道,“可以,反正我们新产品重在另一系列,这个护理水,你爱拿去拿去。只是以后,还请顾总你,离我远些!”

打电话告知了下午保姆来接孩子,桑浅前往公司。

这次停下车后,桑浅看着从车里走出来的陆淮,不解道:“怎么,还想我为了感谢你请你喝杯茶么?别忘了,是你自己在追我。”

“如果是,我当然愿意接受,不过你要是不嫌弃,我更愿意参观一下你这公司。”

桑浅扬扬眉:“可以,不过刚好我想起来,上午要与林家老爷子谈个合同,你自便。”

第19章 顾尘封的女人

客气一下喊来助理带着陆淮去转悠,桑浅走进办公室。

路过员工办公室,里面熙熙攘攘热闹得很。

上次已经来开过一次会议与他们见面,微微侧耳一听,无非是对自己的疑虑与否定。

“这个女人到底多异想天开啊,还说要在半年内挤进市里前十?”

“对啊对啊,这不搞笑么!”

“风信子要我说,虽不至于破产,但也就这个样儿,她想整改?以为自己很厉害吗?”

“据说这女人,还带着两个孩子呢!”

“对呀,听说她都没结过婚的!”

“哟,没想到她这么脏的吗?那你们说说,那两个野孩子爸爸,会是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本栏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