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句子大全

小说(重生后偏执宫爷每天都要亲亲抱抱举高高)_宫夜寒南欢全文阅读_重生后偏执宫爷每天都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免费阅读大结局(免费+后续)

作者:tiantian时间:2024-04-03 09:30:03分类:句子大全

>>>阅读全文<<<
“南欢,我是不是……做错了?”
昏暗的地下室内,面容苍白却难掩绝色的男人抱着一具僵冷的女尸,眼底荒芜的照不进一丝光亮。
“我就该不顾你的意愿,强行将你绑在身边,哪怕你会恨我,而不是放手成全你们,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意料中的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宫夜寒却仿佛察觉不到一般,失了神智般不断的呢喃着。
一旁的南欢看着这一幕,眼底满是复杂。(灵魂)
当初两人彻底划清界限以后,这人几乎是完全淡出了她的视野,真正的做到了不靠近,不纠缠,不打扰。
她本以为对方早已经放下,却没想到,在得知自已去世的消息后,他竟然会一改往日的冷静,发了疯一般寻找她的尸体和死亡的真相。
就在这时,地下室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紧接着就见几名训练有素的属下押着两男两女四个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属下南欢认识,是常跟在宫夜寒身边的心腹齐峥。
他几乎是拎着人在走,而他手中的男人显然经历过一顿毒打,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就连昔日白净的面容也糊上了一层新鲜的血污。
看到这个人,南欢胸腔内顷刻间迸发出浓烈的恨意。
邵铭修!
这个她爱了两世并扶持了两世的人,竟然对她从头到尾只有利用!
甚至她的死都是他一手设计,只为榨干她最后一丝利用价值!
如果不是她这一世死后魂魄未消,被指引着找到两世惨死的真相,还发现不了他的真面目!
就在南欢满腔恨意无从宣泄的时候,齐峥已经提着邵铭修来到宫夜寒跟前。
“少爷,人带来了。”
宫夜寒仿佛被惊了一下,抱着南欢尸体的手紧了紧,随后才缓缓扭过头来。
看到脚下犹如一滩烂泥的男人,宫夜寒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杀意,还有一丝淡淡的……嫉妒。
“我连让她皱一下眉头都舍不得,你怎么敢……”
邵铭修啐出一口血沫,似是知道在劫难逃,说话也没了顾忌,“可她爱的人……是我,就算你今天……杀了我,你也……永远得不到她,宫夜寒,你就是个可怜……啊!”
宫夜寒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眼底红血丝遍布,犹如来自地狱的罗刹,让人望而生畏,“你以为自已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她喜欢你,你连做我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邵铭修本就只剩一口气,此时被掐住命脉,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徒劳的去扯脖颈上的手腕。
宫夜寒没有理会对方无谓的挣扎,看向南欢时,面色又恢复了一贯的温柔,“你向来爱憎分明,活着的时候那么护着他,也是没想到他会对你下手吧?我帮你报仇好不好?你不会怪我的对不对?”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不说我就当你答应了。”
话落手中猛一施力,“咔嚓”一道声音响起,邵铭修的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被绑着的另外三个人看到这一幕,纷纷瞪大了双眼,奈何嘴上被胶布封着,只能惊恐的发出一些呜呜声。
他们分别是邵铭修的父母和妹妹,不仅平日里对南欢多加刁难和挑刺,更是参与了这次看似意外事故的谋杀。
齐峥命人将邵铭修的尸体拖下去,转而看了眼抖若筛糠的三人,“少爷,这三个人怎么处理?”
宫夜寒:“杀!”
“是!”
“砰砰”三道枪声响起,三人顶着额头上的血洞,应声倒下。
宫夜寒看都没看一眼,只是抬了抬手,“你们先退下。”
“是。”齐峥想着自家少爷大概是想和南小姐单独待一会儿,便没有多问。
一挥手,领着一众属下拖着剩下的那三具尸体离开。
地下室重新恢复了平静,除了肆意弥漫的血腥气昭示着这里刚刚发生过的事,再无其他。
宫夜寒颤抖着手指想要拂去南欢黏住唇角的一缕发丝,快要触碰到的时候又突然缩回。
在自已的黑衬衫上将血污擦干净,才重复起刚才的动作。
“南欢,我帮你报仇了,你能不能醒来……看我一眼?”
万籁俱寂,只有他自已的回声。
“如果有来世……”宫夜寒说着突然顿住,不知是想到什么,他闭了闭眼,嘶哑的嗓音透着浓浓的绝望,“你的来世,未必有我了。”
一旁的南欢听的心尖一颤,虽然宫夜寒未明说,但她却莫名听懂了他话里的含义。
因为她的第一世来自古代,那一世就没有宫夜寒这个人。
“没关系,轮回的路应该也很孤独吧?别怕,我这就来陪你。”
听到这话,南欢心底一惊。
“不!”
她想喊人,声音却发不出去。
她想阻止,手却穿过了宫夜寒的身体。
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拿出一把枪,抵在了自已的太阳穴。
“砰”的一声枪响,整个地下室都震了震。
下一刻,地下室的门重新被破开,以齐峥为首的属下迅速冲过来,惊恐悲恸的喊着少爷。
可南欢却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了,这些声音像隔着一层水,纷乱的挤压着她的耳膜。
而她也像是溺水的人,心痛伴随着强烈的窒息感席卷而来,疼的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南欢隐约觉得一股熟悉的气息靠近,而她的双手也被攥住,高举到头顶。
南欢不喜欢这种被人掣肘的姿态,想挣扎却被更强硬的姿态压制住。
“这也不愿意,南欢,这就是你的诚意?”
南欢缓缓睁开双眼,先是被头顶的光线刺的眯了下眸子,待视线聚焦,便对上宫夜寒近在咫尺的俊脸。
只不过此刻他看向自已的目光略带讽刺,让她一时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情况。
可眼前人的气息,握着自已手腕的温度都是那么真实。
她……重生了?
而且还是重生到了现代的第二世?
第 2章 心疼了?
回想起宫夜寒刚刚说的话,她隐约听到了什么不愿意,结合自已被对方压在床上的情形。
宫夜寒这是想对自已用强?
换作前世,她一心系在邵铭修身上,肯定是不愿意的。
可现在她已经知道了真相,对邵铭修只有恨意。
而眼前的男人不仅为她报了前世未能报的仇,还为她殉了情。
她想,哪怕是还他这份恩情,她都不能再张口拒绝他任何事。
下定决心后,南欢反握住宫夜寒的手,迎着他的目光道:“我愿意。”
宫夜寒一愣,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为了他,你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
南欢有些懵,事情好像不是她想的那样。
下一刻,手上的桎梏一松,宫夜寒起身走到窗边,背对着她道:
“南欢,你知道的,我也有自已的骄傲。刚刚不过是逼你选第一个条件,你实在不愿意就算了。为了他跟我做那种事,你把我当什么了?又把你自已当什么了?”
说着他喉结微动,咽下心中的苦涩,“药材在一楼收藏室左数第一个储物格,门没锁,你去拿吧,当我送你了。”
听到这话,南欢终于明白了眼下是什么情况。
邵铭修母亲患有心脏方面的疾病,不会危急生命,但要治愈的话,缺一味关键药材。
这种药材在她古代那一世并不难找,可到了现代,却近乎绝迹。
前世的这个时候,一个地下拍卖会上出现了一株,她和邵铭修也对此势在必得。
却不料在即将敲定的时候,宫夜寒突然杀出来,铁了心的要跟他们抢。
直到最后价格喊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邵铭修制止了她再加价才作罢。
她本以为宫夜寒根本不需要这药,拍下也是为了跟她谈条件。
对方也确实向她抛出了橄榄枝,并在她来找他的时候,直白的给了她两个选择。
陪在他身边两年,他不动她。
或者跟他睡一次。
她当然不可能答应他的条件,于是便有了她重生回来的那一幕。
也难怪她说愿意的时候,他没有半分惊喜,心情反而变得更差。
他以为自已是为了邵铭修,才说愿意的?天大的误会!
想到这,南欢立即起身走向窗边那抹修长挺拔的背影。
“你误会了,我不是为了邵铭修,也不是为了那株药材才答应你的。”
宫夜寒扭过头来,“那你是……?”
南欢:“我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不是单纯的陪你两年,也不是和你睡一次,是想和你共度一生一世。如果你还愿意的话,我们可以试着从情侣做起。”
宫夜寒沉默良久,灼热的目光似要在南欢的脸上盯出一个洞,再开口的声音哑了很多,“你知不知道自已在说什么?”
不等南欢回复,他紧接着又淡了语气,“你不用这样,药我已经答应给你了,就不会再反悔。”
“我是说真的。”南欢知道自已的转变在他眼里显得很突兀,也很可疑,但她还是想向他表明心迹,“你也了解我的不是吗?我是那种随便许诺的人吗?”
宫夜寒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松动,但还是有所保留道:“可你让我怎么相信,前一刻还觉得我冒犯、满心满眼都是邵铭修的人,突然就爱上我了?”
南欢微抿了下唇瓣,她也不是死一次,就立马移情别恋了。
只不过既然上天让她重生回第二世,仇要报,恩也要还。
如果这个男人的愿望是她,她不介意给两人一个机会,试着努力去爱上他。
正当她这么想着,齐峥走了进来。
“少爷。”齐峥看了南欢一眼,接着道:“邵铭修来了,吵着要见南小姐。”
听到这个名字,南欢瞬间咬紧了牙关,眸底幽深的如同蒙上了一层黑雾。
然而她这个样子落在宫夜寒眼里,却是对邵铭修的在意。
宫夜寒自嘲的笑了下,转身走了出去。
南欢深吸一口气,抬步跟上。
一楼客厅内,邵铭修正和拦在身前的保镖争执。
见到宫夜寒和南欢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来,立马冲过来握住南欢的双肩。
语气焦急的问道:“南欢,你没事吧?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我说过东西我们不要了,你没必要为了我来找他。”
南欢看着邵铭修眸子里快要溢出来的担忧,忍住将其挖出来的冲动,内心嘲讽的想着,她前世经营着一个娱乐帝国,怎么就没看出来这人也是个演技派呢?
伸手挥开邵铭修握着自已双肩的手,在对方怔愣的目光中,南欢挑着红唇笑道:“谁说我是为了你来的?”
说着她走到宫夜寒身边,抬手挽住他的手臂,“我就不能为了自已来找他了?至于那株药材么,你想要也没机会了,我们要留着自已用呢。”
南欢的这一举动不仅让邵铭修愣在当场,也让齐峥等一众属下惊掉了下巴。
只有宫夜寒目光深邃的看着南欢挽着自已手臂的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初的怔愣过后,邵铭修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宫夜寒,你对南欢做了什么?!”
他不觉得南欢会背叛自已,毕竟照她的话讲,自已和她有着两世情缘。
虽然他并不记得什么来自古代的上一世,甚至觉得她是古代小说看多了,得了臆想症。
但一直以来,她对自已的感情他比谁都看得分明。
而且他们白天还好好的,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就转变了?
唯一的原因只能出在宫夜寒身上,一定是这男人使了什么手段,胁迫她的!
“说啊!”邵铭修见宫夜寒不说话,情绪更为激动,“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来!南欢她只不过是想帮我而已,你就是逼她做了违心的事,她也不可能喜欢你的!”
邵铭修话音一落,宫夜寒霎时眯紧了眸子。
他不是一个容易被激怒的人,唯独和南欢相关的事例外。
邵铭修的一句句“为了他”已经让他怒火中烧,而且他自已都不知道南欢眼下的转变到底是因为什么。
为了他么?
宫夜寒怒极反笑,“冲着你来是么?”
说着他冲一旁的属下使了个眼色。
得了命令的属下立马上前抓住邵铭修,将其一只手按在地上。
“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邵铭修当然不肯乖乖就范,但双拳难敌四手,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是徒劳。
宫夜寒指尖把玩着不知从哪拿出的匕首,三两步走到邵铭修跟前。
邵铭修见状额头渗出一丝冷汗,“你要干什么?”
“你不是说冲着你来么?”宫夜寒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我这不是,在满足你的要求吗?”
话一说完,他猛的将匕首扎进邵铭修的手背。
“嗤”的一声,伴随着一道惨叫,几滴温热的血溅到了宫夜寒的脸上,为那本就俊美绝伦的神颜平添几分血色妖娆。
邵铭修疼的冷汗直流,模糊的视野中,他看到南欢朝这边走来,心里总算有了些安慰。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失去南欢这个女朋友,眼下她是自已能回归邵家的最大的资本。
至于今天的仇,他将来一定会报!
宫夜寒余光也瞥到了南欢的动向,拔出匕首的同时,朝她歪了下脑袋,“心疼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