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句子大全

时安月盛南炫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时安月盛南炫(时安月盛南炫小说)最新章节-笔趣阁

作者:qingyu时间:2024-04-03 09:10:51分类:句子大全

>>>阅读全文<<<

几天后盛母生日到了。

时安月只好主动给盛南炫发消息:“今天妈生日,我们一起回去?”

这么多天了,她不去联系盛南炫,盛南炫就真没来找她。

消息发出去许久,盛南炫都没有回复。

时安月看着那‘已读不回’指尖都变得冰凉。

她只得带着礼物一个人来到盛家。

才到,她就看见了门前停着的盛南炫的车。

她一愣,心中涌起阵阵涩意。

闭了闭眼,时安月拿起礼物下车。

时安月很少来盛家,每次来都心情沉重。

只因盛母并不喜欢她,对她总是语气刻薄,挑着挑那,哪哪都不满意。

刚踏进门槛,时安月却听见盛母满是喜悦的声音。

“知璐啊,几年不见,真是越长越漂亮了!不愧是我看tຊ中的儿媳妇!”

第6章

闻言,时安月僵住,脚步像是被黏在地上。

但还是看见了里面的场景。

盛母拉着尹知璐的手坐在沙发上,满面笑容,盛南炫坐在一侧,神态轻松自然。

时安月曾经无数次想要做到的事,现在却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应验。

佣人看到她,立即道:“夫人,姜小姐来了。”

盛母的声音忽然停了一瞬,立即充满浓浓的不耐:“还不进来?真把自己当什么人物了!”

盛南炫只淡淡看了时安月一眼。

三人都不说话了,好像她一出现,就打破了这里面的温馨氛围。

时安月艰难迈开步子,递上礼物,挤出一抹笑:“……妈,祝您生日快乐,百岁无忧。”

“呵!整日里送些不值钱的东西。”

盛母面露嫌弃地接过礼物,随意丢在一旁。

时安月笑容一僵,这是她在国外特意定制的珠宝,独一无二,价值几十万……

这时,尹知璐捂嘴小声惊呼:“啊!伯母,我的礼物忘记带过来了!”

盛母却满不在乎,立即连声安抚:“没事没事!你人来了就行了,礼轻情意重!”

时安月心口闷得厉害,似是压了一块巨石,喘不过气来。

这时,盛南炫忽然出声:“吃饭吧。”

这一顿饭,时安月吃的极为难受。

盛母不停给尹知璐夹菜:“知璐,你打小就瘦,多吃点!”

“阿姨,已经够多了!以前去你们家玩,你和西洲哥哥就总给我塞零食,我食量都撑大了不少。”

说话间,尹知璐看向盛南炫求助。

盛南炫无奈开口:“好了,妈,她已经大了,不会饿着自己的。”

他们三人其乐融融。

半个小时下来,就像时安月不存在一样。

吃过饭后,盛南炫站起身:“不早了,知璐,我先送你回去。”

盛母却挽住尹知璐胳膊:“咱知璐今晚留下来陪我,明天再回去!”

尹知璐笑了笑:“那我就陪阿姨聊聊天。”

盛南炫便说:“好。”

时安月沉默得看着眼前的一幕。

在这里,她就像个多余的外人,可明明她才是这家的儿媳妇。

心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揪紧,时安月跟着盛南炫一同离开。

没坐自己的车,时安月跟着盛南炫走到他的车前。

盛南炫看了她一眼,替她拉开后座的门。

时安月坐上这辆几乎半年没坐过的车,才发现副驾驶前竟多了一面补妆的镜子。

这一刻,她手脚发凉。

她不禁想,尹知璐在这里坐过多少次?粘在盛南炫身上的口红是不是在这里补的?

两人一路沉默,时安月的心却忍受着煎熬。

她忍不住开口:“你以前怎么从来没告诉我尹知璐的事……”

盛南炫还是只有一句:“这跟你无关。”

时安月一噎,百般情绪堵在喉中。

她咬住发白的唇,扭头看窗外。

已是深冬,大雪纷飞。

她也分不清,究竟是天冷,还是心更冷。

几天后,新剧举办了开机仪式。

剧组整个迁到横店,时安月忙于拍摄,才终于没心思再去想那些破事。

找了个清净地方复习台本,却发现已经有人在。

时安月出声道歉:“对不起,打扰到你了。”

“时安月?”对方却叫了她的名字。

时安月惊讶抬眸,发现一张熟悉的俊美面孔:“黎浠?”

就是上次与她莫名闹绯闻的影帝,实际上两人交集并不多。

黎浠似乎也想起那件事,清俊的眉眼中有一丝无奈:“接近年关,狗仔大概也想过个好年。”

这冷幽默。

时安月被逗笑:“是,打工人都不容易。”

黎浠视线落在时安月手上:“你在背台本?”

时安月点头,她一贯敬业,在进组前都会把台词背好。

被临阵换角,所有台词都得重背。

黎浠只是寒暄,两人说了几句,便要分别。

一左一右,正要擦肩。

恰此时,时安月却一脚踩到雪半化的冰面,脚底一滑。

她心叫不好,以为自己会摔个四脚朝天。

黎浠却很迅速的扶住她的背。

他抓着她的手腕让她站稳。

时安月心有余悸,正要道谢。

这时,盛南炫冰冷的声音忽然从两人旁边传来。

“你们在做什么?”

第7章

时安月一惊,触电般抽回手。

黎浠看了两人一眼,黑眸闪过了然,心中却有一丝莫名遗憾。

他礼貌道别:“我快开拍了,就先走了。”

只剩下脸色阴沉的盛南炫和时安月。

两人面面相觑。

时安月出声解释:“我只是请教他……”

盛南炫冷声打断她:“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时安月心一下揪紧。

可随即一股愤懑控制不住的上涌。

为什么关于她的事,盛南炫从来都不在意前因后果?!

她咬唇上前,一把揪住盛南炫的羊绒大衣:“盛南炫,你能不能信我一回?”

盛南炫一愣。

这时,尹知璐的声音传来:“西洲哥哥!”

盛南炫立即甩开时安月的手,警告道。

“下不为例。”

时安月很清楚,盛南炫来这里,根本就不会是为了她。

五年以来,盛南炫从未探过她的班。

可亲眼看着他走向尹知璐,心还是一阵阵的疼。

剧组开拍没多久,时安月就迎来和尹知璐的对手戏。

这是一场女二号挑衅女主角,反而被女主角推进池子的戏。

这场戏,重拍了十八遍。

每次将时安月推下水后,尹知璐不是走错位就是念错台词。

时安月冻得嘴唇发紫,还没说什么,她就哭着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演不好!”

好像错的人是时安月似的。

其实时安月只想说,真觉得对不起,就快点进入状态,而不是在这里哭,浪费更多的时间。

可她说不出话,她现在就连骨头缝里都冷。

大家都知道尹知璐背后是谁,纷纷围上去安慰她。

时安月只有小助理拿来毛毯给她裹住。

林星气得要死:“死贱人!就会用这种下作手段!星萝你等等,我去找导演!”

时安月冷得都快晕过去了。

手边忽然递过来一杯热水,时安月一抬头,才发现竟是黎浠。

“……谢谢。”

“不客气。”

黎浠皱眉看着这个乱七八糟的剧组,又看着眼前可怜得像只冻兔子的时安月,也不走了,直待到林星回来。

时安月缓过来才知道,小助理也是呆,热水被尹知璐的助理拿走,竟是着急得去隔壁剧组借了。

也难怪黎浠会出现。

准备开拍时,时安月浑身还是冷,起身时手抖没拿稳水杯。

水不小心泼到了尹知璐身上。

时安月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没抓稳。”

“没关系没关系……”尹知璐摇头,那神情却像是收到了委屈敢怒不敢言一般。

时安月觉得莫名其妙,却没心思去在意这些。

“快拍吧。”

她只想快点结束。

第二天,时安月就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