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句子大全

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米秋小说结局-夫人弃父留子江少跪下求名分全文无弹窗阅读

作者:tiantian时间:2024-04-03 09:05:11分类:句子大全

>>>阅读全文<<<
  这个房子有点像日本动漫里面的屋子,依山而建,之前走得吃力,是因为一直在上坡。
  白猫爬过的围墙后面就是一处院子,暗夜中花香更是层层分明,不远处有一株特别特别大的桂花树,几乎罩住院落一半的空间。
  大树盖伞下面就是桌椅,还有秋千,之前那只白猫正蹲在秋千上,窝着脖子悠哉地晃悠着。
  “这是我奶奶家。”
  谁家?
  “我还是他的班主任。”
  老人家花白的头发,精神抖擞,中气十足,笑声比现场的年轻人都爽朗。
  班主任?
  这两个身份是如何合二为一的?米秋掐指算了一下时间线。
  “我爸爸是最小的孩子,比我大伯小三十岁。”
  五月的震惊程度不亚于米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紧紧拽住了她的胳膊,半个身子躲在后面。
  林五月和毕雨侬两人是因为各自的父母而被迫成为的家人,那会儿五月刚读初中,正叛逆的时候,毕雨侬比她大三岁。
  两人不在一个学校,五月读的是贵族学校,毕雨侬现在看着有些不靠谱,但实则从小学霸,一路上年班读到研究生毕业,所以才会和江家公子江恺沣成为朋友。
  如果不是江家出事,以江恺沣对自己人生的规划,应该是一路直升。
  可人生没有意外,从高中毕业后,毕雨侬就再也没有江恺沣任何消息,若不是他回来主动联系自己,估计两人的友谊已经终止在校园分手说再见的那一刻了。
  江恺沣是毕奶奶亲手招来的学生,一路看好,得知江恺沣的消息,也只能暗叹一声“可惜”。
  如果说少年班是从普通人中间赛选出来的天才,江恺沣则是少年班中的天才,这一点是经过无数难题检验过的。
  人的智商真是断层的,有人苦学十年,就是拼不过人家半年,很残酷却是事实。
  在江恺沣身上,毕雨侬学会了放过自己。
  林五月得知自己考试成绩后,毕雨侬也是这样安慰她的,“要接受自己的普通,而且普通没什么不好,天才也有天才的烦恼。我tຊ们的烦恼姑且还能用钱来解决,他们的烦恼只能自己突破,那种痛苦自然不是我等凡人能承受的。”
  也正是因为他这番话,林五月决定尝试接受一下这对闯入自己生活的母子,虽然不再彻底敌视对方,但也无法相安无事。
  毕奶奶一边给做豆腐酿,一边跟毕雨侬聊着过去的事情,言语间都在打听江恺沣的近况。
  米秋被五月拉着四处逛,这个建在半山腰的房子年代应该很久了,整个屋子都是木质结构,但保养得很好,并不会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但经过岁月沉淀的房子总有种迷人的味道。
  “我好喜欢这里。”
  米秋看着挂着怀旧的照片和古典画的长走廊,墙上满满当当全是书,脚下踩百年柚木地板,空气中萦绕着食物的芬芳。
  之前走过的古老巷子和漆黑门洞仿佛就是时间隧道,从现代一下子穿越到了三十年代一个充满文化底蕴的书香家庭。
  林五月也很惊诧,毕雨侬竟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中长大的。
  她印象中就没见毕雨侬看过书,一天到晚吊儿郎当,不务正业,以欺负自己为乐。
  “你看,还有壁炉,晚上一家人围坐在这里很肯定很舒服。”
  五月思维突然就破了道缝隙,开始猜测他总跟自己吵架,是不是想让家里能热闹一点?
  “嗯,咦?这是你哥小时候?”
  米秋指着墙上一组照片。
  林五月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忍不住笑了,“对,旁边就是江恺沣,是不是奶乎乎的?前两天我哥还给我看过这张照片,说每次被江恺沣气得想吐血的时候就会拿出这种照片安慰自己,看在他小时候又奶又萌的面子上不要翻脸。”
  五月看米秋一直盯着那张照片看,“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儿吗?”
  米秋其实也很疑惑,因为她记得这个小男孩,曾经一起参加过一次夏令营,记得那会儿自己被爹爹宠得不像样了,五岁了还不会自己穿衣服,妈妈拗不过爸爸,等他有一次出长差,把自己扔进了一个啥夏令营,每天都是这个小男孩帮自己穿衣服穿袜子,还有哄自己睡觉……
  缘分竟如此的妙不可言!想到这里,米秋突然心起一点儿隐蔽的幸福感,原来除了爸妈,真的有那样一个人见证过,也保护过那个最漂亮最无忧无虑的米家小公主。
  “你笑什么?”
  米秋摇头,然后拿出手机,“我也拍下来,下次要是他惹我们生气了,就用这张照片威胁他。”
  五月脑子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他为何要惹我们生气呀?
  还没来得及问,楼下已经喊开饭了。
  这边在壁炉边温暖地享受着美食,而被惦记的江恺沣刚从一则噩梦中惊醒,梦中的那张脸正是米秋,只是更憔悴、破碎且惊心动魄。
  两个月前,他就频繁开始做梦,梦里总是会出现一个女人,叫米秋,但和现在这个18岁的米秋不同。
  梦里的她永远佝偻着背,垂着眼眉中是化不开的疲倦,眉心紧锁,里面锁着浓稠的苦痛,让他总是忍不住想伸手抚平。
  他答应过父亲,会一辈子好好地照顾她,保证她无忧的生活。
  可为何梦里的她过得如此的艰难,那个男人呢?
  他曾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站到她面前,一次又一次的噩梦催促着,真正站到她面前后才晓得,原来两人早已有过交集。
  他问不出那句“你过得还好吗?”
  而她也忘了每天帮她穿衣洗脸,喊“公主请起床”的小哥哥。
  看着飞了许久,窗外依旧亮白的天空,江恺沣深吸一口气,他总觉得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苦于近期诸事缠身,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处理那丝违和感。
  一顿美味的晚餐结束,回去的路上林五月数次欲言又止。
  “说不说?”毕雨侬将五月困在自己胳膊里,眼神逼问,“你再这么瞅下去,我浑身毛发都要竖起来了,到底想问什么?”
  米秋在旁边看着被长胳膊长腿困在车旁边的五月,不忍直视,这俩人知不知道这姿势有多暧昧呀?
  林五月只觉得这人气场太强,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略微有些气喘的抬头,“我想问你,你为什么三天两头找我麻烦啊?”
  本想以势压人的毕雨侬没料到她会突然变得如此乖巧,湿漉漉的眼睛瞅着自己,身上那股子若有若无的水果香总往鼻子钻,舌头突然就不听使唤了,一个字儿都蹦不出来。
  等了三秒,五月不耐烦了,直接一个高抬腿,吓得毕雨侬后退三步。
  “你这是要毁了我啊?”
  “爱说不说,大男人磨磨唧唧,烦不烦人?”
  一通抱怨完,拉着米秋一溜烟跑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