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句子大全

顾星檀容怀宴(顾星檀容怀宴)是什么小说-美文赏析《顾星檀容怀宴》顾星檀容怀宴抖音热文分享

作者:qingyan时间:2024-02-12 16:58:04分类:句子大全

>>>阅读全文<<<

  “王爷?您怎么……”

  话音才起。

  里面的人却朝她做了个嘘声的手势,陶迎星忙噤声,弯腰进去,坐在他的身旁,眼里透着诧异。

  马车往前行驶,走向回京的方向。

  直到过了一段路。

  陶迎星才压低了声问:“王爷,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此刻的谢景玹身份特殊,被所有人关注。

  最重要的是,亲王在京中是不能随意离京的。

  若是被陛下知道谢景玹竟然偷偷来了宛城,那恐怕又是要大做文章,借此来罚他。

  然而谢景玹神色悠然,没有丝毫慌意。

  他压住她的手,眉眼弯弯。

  “我来得很隐蔽,不会有事的。”

  “我只是,太想见你橣橗㊉㋕了。”

第38章

  这样直白的情话,打得陶迎星猝不及防。

  她整个人怔住。

  脸颊不觉浮上一层薄红来,垂眸看见交叉的手,她却并没有抽出来,歪头沉默看着马车外。

  这样细微的举动落在谢景玹的眼里,心里仿若如沐春风。

  他并未没有一直拉着她的手,很快礼貌地拿开了。

  一股怪异的沉默的氛围在两人之间蔓延来。

  可谁也没有要打破的意思。

  抵达京城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陶迎星跟着谢景玹踏入王府落脚。

  他们进城低调,且是夜深才入王府,照理说,应当没什么人知道她的消息才是。

  然而第二日一大早。

  谢景玹入宫不久,陶迎星的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陶姑娘,王府外面来人寻您了。”

  “是何人?”

  陶迎星心不觉往下冷沉了几分。

  下人忙恭敬答:“对方说是忠国府夫人来请您诊治的。”

  夏芷凝?

  听见这个人,陶迎星神色冷了几分。

  在宛城跟容怀宴有过那些交谈后,她原本以为回京后,容怀宴应该是会跟夏芷凝好好说清楚,日后两人之间不会再有这些无谓的交集才是。

  可现在看来,似乎是她多想了。

  陶迎星的头隐隐作痛。

  缓了片刻,她叹了口气:“你让他稍等片刻,我洗漱过后就来。”

  “是。”

  待门口的下人离开。

  陶迎星起身,换上衣物洗漱过后,背上了药箱,这才打开门动身去往门口。

  一路跟着人抵达忠国府。

  陶迎星轻车熟路走向夏芷凝的屋子。

  推开房间门,她远远看见了屏风后端坐的人影。

  “忠国公夫人?”

  陶迎星轻声问了一句。

  很快,屏风被撤走,夏芷凝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半年不见,夏芷凝似乎比从前更消瘦了。

  陶迎星记起上次跟她见面,还是因为夏芷凝被人下了毒来诬陷她。

  思及此,陶迎星走上前,温声询问:“夫人脸色似乎不大好,这段时间身子恢复如何?”

  “多谢陶神医关心,我这身子是前段时间受了风寒,无事的。”

  夏芷凝唇角扯着淡淡的笑,目光若有所思落在陶迎星的身上,她主动伸出了手:“还请陶神医给我瞧瞧,看看我现在该要如何调理身子,才能恢复生育。”

  她身子如今弱成这个样子,竟然还想要怀孕。

  陶迎星心中闪过一丝异样,不知是不是因为经历过瘟疫这等大事后,心态有了变化的缘故,从前她对夏芷凝的那些恨意和报复心,在如今却荡然无存。

  她幡然醒悟,其实夏芷凝也不过是一个被困在宅院里的可怜女子。

  跟前世的顾星檀一样,是个无法决定自己命运的可怜人。

  夏芷凝跟她一样,分明是明媒正娶进门的,可最终却要跟人同伺一夫。

  心里自然是不甘心的。

  陶迎星此刻竟也有些理解了她。

  安静许久,她替夏芷凝把脉,语气也比过往平静许多:“你如今该调理身子,孩子的事,可以往后放放。”

  说话间,她也一点点确认了夏芷凝的脉搏。

  话音也在这瞬间戛然而止。

  仿佛意识到什么,陶迎星猛地抬眼,正好对上夏芷凝阴狠勾唇一笑。

  下一刻。

  陶迎星收回手,想要逃离。

  可夏芷凝一抬手,狠狠将银针刺入陶迎星的脖颈。

第39章

  陶迎星猝不及防。

  整个人眼前一黑,彻底没了意识。

  她眉头紧紧锁起,没想到竟然一时心软竟然让夏芷凝得了手。

  ……

  再度恢复意识时。

  入眼是破烂的茅草屋,腐烂的木材味道窜入陶迎星的鼻腔。

  她的手脚皆被捆绑住无法动弹。

  她的嘴巴也被布条封住,只能发出呜呜声来。

  这是哪儿?

  陶迎星脑中有些模糊,只觉得身体很痛,似乎还被什么东西给撞过,浑身都痛得不行。

  她想坐起来看个究竟,却又被捆绑在地上无法动弹。

  “救命……救命!”她用力挣扎着拼命大声呼喊着。

  然而并没有人听到她的呼唤,更没有人理会她。

  陶迎星的眉头紧紧蹙起来,心也高高提起来。

  记忆在这时涌来。

  陶迎星的眼里泛起几分懊悔,她后悔自己竟然会对夏芷凝心软,像夏芷凝这样前世就能对她孩子动手的人,怎么可能可怜!

  陶迎星心重重往下沉,她想,自己就该按照一开始的计划复仇才是!

  也恨自己竟然掉以轻心,竟然就这么让夏芷凝绑了自己。

  她在把脉发现夏芷凝身体康健,并无表面这般虚弱时,就知道自己是中了计。

  可惜,如今终究还是晚了。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您看这个这几日醒来的这个女娃怎么样?”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随后又响起另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这孩子生得真俊俏啊!可惜了,被卖到这里来了。”

  “就是,这可是个大美人呢!”

  言谈间带着非京城人士的口音。

  这让陶迎星的心中咯噔一下,涌上不好的预感。

  难道自己竟然已经这么快就不在京城了?

  最重要的是,窗外只能看见一望无际的天空。

  她根本就不知道如今是在何处!

  外面的谈话声没有持续很久。

  接着,陶迎星便听到有人走到她面前。

  她抬眸望去,是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哟,大美人,你醒了!”

  男人诧异走上前,眼里露出几分淫邪笑意。

  然而没走两步,就被中年妇人拉住了:“收敛点,这个丫头可是被老爷看中的,我们要好好对待!”

  听见这话,男人神色虽然不满,却还是没多说什么。

  “你们要干什么?”陶迎星问道。

  中年妇女冷哼一声:“我们是来带你回家的!”

  “回家?”陶迎星微怔,心里闪过一抹不详的预感,不觉冷声问:“回哪个家?”

  听她这样问。

  中年妇女露出得意的神色道:“还能是哪个家?自然是你的新家!你长得如此漂亮,放心,我们家老爷可舍不得让你受苦受累,你放心,你跟着我们回家,保证衣食无忧,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一听这话,傻子也该明白。

  她这是被人卖了!

  陶迎星往后瑟缩了几分,眼里却透着异常的冷静神色:“你们可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你只要知道你马上就是唐老爷的十八美妾了!”

  中年妇女冷哼。

  眼看着他们要上前来。

  陶迎星神色冷凛,高声警告:“你们敢动我一分,景王不会放过你们的!”

第40章

  这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搬出谢景玹的名号来自保。

  中年妇人听到这个名字,脸上闪现出惊恐之色,她身子僵住,转头看向一旁的男人。

  男人眸色轻眯,看了过来。

  景王的名号盛大,自然惹人忌惮。

  打量许久,那男人冷笑道:“你以为这样吓唬我,我就怕了吗?”

  “你们不信吗?”

  陶迎星强作镇定,低头示意自己的腰间:“我身上有景王府的令牌,你们尽管拿去问问。”

  这话终于让那两人神色动容。

  中年妇人走过来,在她腰间摩挲。

  两人并未注意,陶迎星眼睛四下扫视,希望能寻找到什么东西能救自己于水火。

  忽然,她看见桌角处放着一把刀,刀刃锋利,她心里大喜,眼底闪烁着兴奋之意。

  “什么东西都没有!”中年妇人冷下脸。

  可同一时间,陶迎星手下利索解开了绳子,一把捞起匕首!

  然而让陶迎星没想到的是。

  那男人却比她手脚更快一步,径直将她的手打落。

  刚从昏迷中苏醒的陶迎星手下吃痛,整个人重新被捆上了手脚。

  “哼,你这样的想耍小心机的人我见得多了去了!”

  男人冷笑一声,当即将人扛起来。

  陶迎星整个人发虚,这才明白自己还被下了药,根本无从发力。

  她的心一瞬如坠冰窖。

  难道自己就要这么被人带走吗?

  就在男人扛着她走出茅草屋,带着她上了马车正要赶去府中时。

  周遭树林突然响起阵阵官兵声。

  不等两人反应过来。

  周遭一瞬间就被大量官兵围堵。

  “放下人!”

  冰冷的男声透过冷风传来。

  陶迎星眼前发晕,却是心下一喜,她认出来,这是谢景玹的声音!

  可下一刻。

  她整个人被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