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句子大全

少是诺言何筱程勉全章节小说目录阅读

作者:极品哥时间:2021-02-23 17:39:56分类:句子大全

《少是诺言》是苏格兰折耳猫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何筱程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B市的冬天总是格外冷。早起我被冻醒,一看窗外,又是一场搓绵扯絮的大雪。

今年冬天老何的身体开始断断续续出现一些问题。我劝他去医院,可是老何一直没答应。每当我提起的时候他总是皱眉斥责我说:“我当了十几年的兵了,这点小病的抵抗力都没有?”

其实我懂,老何是怕了。怕万一检查出来个好歹,他自此出不了医院的大门。无奈最后我哭了一场,老何才不情不愿地去做了检查。没什么大问题,真是万幸。

我忘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老何,老何”地叫他,叫了这么些年,他是真的老了。那天我和他并排坐着看电视,不经意地一转头,看见他耳鬓的一茬白发。明晃晃的,真扎眼。我看着难受,说要替他染发,还被老何嘲笑了一顿。

电视里正放着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的阅兵式,老何盯着看了一会儿,忽然感慨,当了十几年的兵,最遗憾的一件事就是没能等到部队大换装就转业了,那07式军装,穿在身上多精神、多潇洒。他说着,笑了笑。

我也跟着笑了,心底里却是一片酸涩。
少是诺言何筱程勉全章节小说目录阅读
我知道老何一直怀念那个地方,正如我一样。怀念那老大院、农场、河滩、漫山遍野的花还有数不尽的快乐时光。我日夜思念着它们,哪怕这些年我终究没再回去过一次。

前不久我辗转得知,再有两年,老大院和农场就全要拆了。听到这个消息的那天我又失眠了。我在感情上从来都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总要在离别很久之后才会感到难过。所以,梦是我唯一能获得慰藉的地方。

大雪连绵下了三日之后天空终于放晴,灿烂的阳光照得人的精神也抖擞起来。位于市东郊的B军区某集团军T师的师部大门洞开着,一辆辆军卡碾压着积雪鱼贯而入。

车上的兵刚刚结束了为期一天一夜的野外拉练,零下几度的天气里在雪里打滚的感觉可不好受,个个都耗尽了体力。一辆猎豹军车不紧不慢地在营区里开着,在所有军卡都开向食堂的时候,这辆车拐了个弯,停到了师属侦察营的楼前。片刻,一个满身泥泞的上尉军官从车上走了下来,正了正军帽,大步跨上了台阶。

门口站岗的哨兵立刻立正给他敬了个礼。上尉军官潦草地回了个礼,还没走远,就被哨兵给叫住了:“程连长,周副营长让您回来了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正准备上楼洗个澡倒床就睡的程连长程勉步伐一顿,转道去了周副营长的办公室。

“报告。”

“请进。”

程勉推门而入,拍拍帽子上的灰说:“副营长您找我?”

周副营长从文件里抬头,看他一身脏兮兮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看来我找的不是时候,怎么,刚回来?”

程勉点点头,打起精神拉过来个椅子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有事您尽管吩咐,我就是块儿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少贫,你先看看这个。”

说着递给他个档案袋,程勉打开翻了几页,挑了挑眉毛:“这不是新兵的档案么,您给我看这干什么?”

“你还没听说?今年全师新兵复检,查出来一个兵是帕金森综合征,上面说是让退回去。”

“就我手里这个?”

周副营长点点头:“这是教导员亲自接过来的兵,按理说应该是他或者你们连指导员徐沂去,可这几天这两人都不在,你就受累跑一趟吧。”

程勉这才算懂了,他又低头翻了翻档案,空出来的一只手不自觉地捋了捋精短的头发。再抬头时,正好对上周副营长揶揄的眼神:“不想去是吧?刚不是还说自己是块儿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么?”

见心思被人识破,程勉也笑了:“副营长,您要叫我上刀山下火海我没意见,可这送退兵的事叫我办可就是找错人了。别的不说,我到这兵家里我都不知道该跟他父母说什么。”

“你不是挺能贫的么?到那儿接着发挥就行了。”

“您饶了我,这么大的事,我要是接着贫那不得被人轰出来。”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