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句子大全

《神医狂妃之凤倾天下》云浅歌君子珩 第3章谁下的毒

作者:时间:2021-01-31 14:25:18分类:句子大全

第3章谁下的毒
‘这是药田?
“黄泉是被时空流放,空间中没有活物,不过有种子。
云浅歌看着一望无际的土地空地,连一棵草都没有。她上当了。
她已经能想得到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她会成为药农,心却忍不住跃跃欲试。
下意识握紧拳头,掌心被磕得直疼。
低头看向手中的药瓶,这是和九行针法同在一个古墓发现的,刚刚空间变化,她下意识拿在手中。
“黄泉,你知道这是什么?”刚从古墓出来就赶上疫情大暴发她立马投身于疫苗研发之中,始终没机会研究这瓶特殊带着血腥味的液体。
“请主人将瓶子打开,放在检测仪器中。’云浅歌不疑有他,将瓶子打开,放在仪器中。良久,仪器屏幕上泛起绿色光芒。
‘主人,黄泉检测到瓶中的血液有浓浓的生命气息,
若主人服下,可在一刻钟之内痊愈,不过血液有很强的侵占性能,请问主人是否需要去除血液内的侵占性。”
云浅歌不解,开口询问,“侵占性.
何为侵占性?
“若主人不去除血液的侵占性,喝下血液后,瓶内的血液将会和主人的血液融为一体,慢慢同化主人每一滴血液,
每一个细胞,主人将拥有自愈的能力,但主人一旦受伤,整个身体就会重组一次,
疼痛是顺产的两倍,疼痛达到20级,同时服下主人血液的人将有可能为主人驱使,
同样拥有自愈的能力,具体能到什么程度,黄泉暂时无法预测
不过主人现在身体太弱,喝下有九成概率会熬不过去。”黄泉的话,云浅歌眸中泛起兴奋的光芒。
自愈能力,她想要。
这瓶血液像极了小说中吸血鬼的血液。“若拔出了血液中的侵占性会如何?”
“血液依旧能治愈主人的身体,但主人不会继承血液中的自愈能力。
云浅歌心头暗道一声可惜,眼底的坚决,显然已作出了选择。
!不用去掉血液中的侵占性,我可以的。
“好的,主人,真是个明智的选择,请问主人要现在服用吗?
云浅歌摇了摇头,她伤势太重,突然痊愈太惹人生疑了。
“有人来了,主人是否要出去。
“先出去。”
下一瞬间,云浅歌出了空间,依旧躺在床上,慢慢消化刚刚的一切。
半夏走进看着醒来的云浅歌,激动道,“太子妃终于醒了,吓死奴婢了。”
吓?确定不是盼着我死。
云浅歌冷眼看着半夏,脸上搀着纱布,只露出一双眼睛,半夏根本看不清云浅歌的表情,那双冰冷的眼睛让半夏从心头发寒。
“奴婢这就为太子妃去请大夫。
看着半夏匆匆离开的身影,云浅歌闭上眼睛,呼唤黄泉。
“黄泉,可否能看到整个府邸的动静。”她喜欢将一切握在自己手中。
不能,黄泉只能看到院子里面的一切,不过主人在空间内种
植药田可以增加黄泉的能量。
云浅歌眼底闪过一抹无可奈何,为了将来,她的尽快化身为药农了。
好,我知道了。
语落,一个老头子冲了进来,对着云浅歌看了一圈,拉住云浅歌的手,搭在脉上,“这么快就醒了,不应该.
“你给我敷的药?”云浅歌看着眼前邋邋遢遢的老头,全身上下散发着药香。
‘怎么样,不错吧,你知道老头为了给你止血费了多少功夫吗?没有老头我,你早就死了,丫头,我说你命真大,那么重的伤居然一直撑着最后一口气,硬是活了下来,你真和.
半夏急匆匆走进来,打断了老头的话,“老头,太子妃情况如何?
好着呢?别打断我。
半夏陪笑,若她不出言阻止,老头又该口无遮拦了。
‘你是谁?”
苍术看清了云浅歌眼底的探究,主动道,“老夫苍术,这丫头半夏,这丫头眼神不太好,不过性子单纯。”
‘杨桃叶也是你给我用的?”
云浅歌看着苍术,这老头与她家老头子有点像,记忆中,老头子身上从来都是一股淡淡的药味,每天蓬头垢面,不修边幅。
杨桃叶?”老头急忙动手解开缠在云浅歌脸上的纱布,取下
药,细细分辨,还真是杨桃叶。”回头看向半夏。
半夏急忙摇头否认,“我不知道什么杨桃叶。”
从半夏的反应来看,药中加入杨桃叶似乎真与她无关。这太子府的水很深。
杨桃叶不利伤口愈合,伤口已经开始结痂,得重新在伤口上
薄薄的刮一层,重新包扎。
脸_上刮骨去肉,现在身体太过于虚弱,根本顶不住,“不用,劳烦老大夫重新替我做一份药,乌柏,芍药.
一口气说了几十位药,苍术听得格外认真,最后忍不住拍手叫好。
“丫头,这位叫什么药。’
“没有名字。”
苍术见云浅歌神色疲倦,知趣的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丫头,你先休息一会儿,药膏很快就好。
老头离去后,半夏急忙端来温水喂云浅歌服用。
‘外面可有人知道我还活着?”云浅歌迫不及待的了解外面的
情况。
她知道,若睿王和云知雅知道她还活着,绝不会轻易放过她,好在现在有黄泉空间,关键时刻可以保命。
‘太子府仓库着火,与太子妃无关。
云浅歌略显意外,也就是说,“我的事从头到尾都没有传出去
半夏轻嗯一声,狠狠瞪了一眼桌子,她不敢瞪云浅歌,看老头的样子,之后估计要求她。
不知不觉,照顾云浅歌也尽心了起来。
云浅歌只当不知道半夏心底的打算,享受着半夏的照顾。云浅歌试探道,“睿王府有什么动静。
半夏冷哼一声,“你居然还关心睿王府,要不我派人送信告诉睿王,你还活着。
看着半夏生气的模样,云浅歌心头好笑,“你确定我活着的消息瞒得过睿王?
“这.
半夏不语,低头为云浅歌掩好被子,冷冷
的坐在一旁。
“我醒来的消息没有传出去吧。”半夏没好气道,“没有。’
那就管住嘴,三日内,莫要将我的任何消息传出去,我现在
无还手之力,一旦消息传出去,我只能任人宰割,估计你心底的计划也会落空。
云浅歌暗暗观察着半夏,这丫头功夫还行,和苍术那老头关系匪浅,貌似对太子很维护。
未来几天,先拿她当突破口。
“我又不傻,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老头。”
她实在应对不来云浅歌,转身走出房间,却并未离开,只是在
院子里呆着。
“黄泉,院子里还有些什么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