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句子大全

登雀枝安芷裴阙全文目录免费试读

作者:时间:2021-01-24 10:00:13分类:句子大全

《登雀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季半夏傅斯年小说)分享给大家,孟洁还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好色是男人本性,他常年在家,出不了家门,有这点习惯是正常。再说了,这也说明他身体还行,你若是嫁过去,便能有子嗣。芷儿啊,这可是国公府的二房,多少人求着想嫁都嫁不进去的门户呢。”见安芷还是低着脸,她话头便转到何旭身上,“咱也不急着回成家,你把我那表弟先见了,两个比较比较,再下决定。”

《登雀枝》章节试读
元氏看着床上病容满脸的儿子,却还在和她争执,心痛得叹气流泪,“文轩,你就为了一个狐狸精,如此忤逆母亲吗?”
“母亲说的是什么话,安芷是正经人家的小姐,怎么就成……成狐狸精了?”成文轩说到最后,又是一阵咳嗽。
“她怎么就不是狐狸精了?”元氏自诩活了四十几年,有丰富的看人经验,“若不是她勾引你,你怎么会想要求娶她?还有她那个父亲,养外室抢嫡女婚事的事,整个京都谁人不知,就你还把这种狐狸精当个宝贝?再说了,今日你们才见了不到一刻钟,你就死心塌地想娶她,这不是狐狸精又是什么?”
元氏一口气说完一大段,尤不解气,想到她幸幸苦苦养大的儿子,却为了一个女人和她吵架,她心都碎了。若不是儿子非要娶安芷,她才看不上安芷这种被退婚过的女人,但又耐不过儿子央求,才打算见见安芷,结果见面第一眼就觉得安芷长得太漂亮,儿子本就好色,若是再被这种狐狸精给缠上,岂不是活不了几年。
成文轩却不这么认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安芷的脸和身段,还有安芷的声音,那是他从没体验过的美人,更不是家里随便花几十两银子就能买到的女人。安芷除了漂亮,还有一种独有的气质,仿佛仙女一般,让他迫不及待地想占有安芷。
“母亲,你若真为我好,就让我娶安芷。”成文轩见元氏还在流泪,头便很疼,“你也别哭了,若是你不同意,就当没我这个儿子,让我死了算了。”
元氏怎么舍得让成文轩死,她生了两个女儿,才有了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后面却不能再生育,为了防止有优秀庶子来抢儿子的家产,她偷着给自家男人下药,让这府里只有成文轩成为独子。
她真的费心费力,捧在手心里的儿子,这会却为了安芷以死威胁她,元氏越发恨安芷。
但她这会缓过来了,知道不能再激怒儿子,便转口道:“这事我一个人说了不算,还得你父亲也点头才行。”
成文轩听母亲松口了,眼睛瞬间亮了,想到能和安芷那般尤物颠鸾倒凤,他都有点迫不及待了,“求母亲帮帮我,我日后一定孝顺母亲,再没他求!”
元氏见儿子着了魔一般,心里越发恨安芷。
一开始,她就不该答应让两家相看!
元氏越想越后悔,她绝对不能让安芷嫁到成家祸害她儿子,走出儿子的屋子后,她目光渐渐透露出一丝狠绝,低声吩咐了贴身丫鬟几句,“就按着我说的去办。”
而另一边,裴家,裴阙书房。
顺子进门后,把今儿安芷去成家的事,说了一遍,“听探子说,元氏从成文轩屋子出来后,脸非常黑,似乎想对安小姐不利。”
想到安芷是自家主子看上的人,顺子说完后,不由替成家母子捏了一把冷汗,要知道他主子可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
裴阙握笔的手顿了下,像是自问地说了一句,“她竟然敢背着我相看人家?”
顺子没听清,抬起眉毛正打算问什么事,便听到主子发狠话了。
裴阙放下笔,冷笑道:“派人盯死元氏的人,若是他们真想做什么,直接打死丢山里喂狼。至于成文轩,他不是好色吗,那我让他一次好个够!”
说完,裴阙就走出书桌。
“爷,您这是要去哪?”顺子看主子大步离开,忙追了上去。
裴阙头都没回,掷地有声地应了一句,“振夫纲!”
安芷从马车上下来,她今儿是和孟洁一起出门,理应把孟洁送到正厅后,再回屋。
她后了孟洁半步走着。
刚进正屋院子,喜儿便笑盈盈地迎了出来,“太太,大小姐,何太太带着表少爷来了。”
孟洁回头和安芷笑了下,“今儿巧,咱们一起见了。”
人都到了家里,安芷就算不想见,也得应声好,先见了再说。
等进门后,她便看到一位鹅蛋脸的妇人,身后站着一位青年,面如白玉,微微低着头,耳根子都红透了,并不敢抬眼看她。
“表婶快请坐,您是客人,怎么还站着。”孟洁热情招呼道,又让喜儿快些备好茶,目光移到何旭身上,“这是旭哥儿吧,几年不见,长这么高了。”
施氏听孟洁刻意点到她儿子,忙推出儿子,“旭儿,快和你表姐打声招呼,还有安家……妹妹。”
按辈分,何旭应该是大安芷一辈,可眼下两家人要相看,那就不能错开辈分。故而施氏方才顿了顿,是在想如何称呼安芷才好。
安芷应声朝施氏笑了笑,让她意外的是,施氏雍容大度,谈吐有礼,一点都不像商户出身的妇人。
那何旭被亲娘喊了出来,却只是快速抬头看了下安芷,说了声安妹妹好,又立马退了回去,老实站在施氏背后。
安芷看了到觉得有意思,她都没害羞,怎么何旭就羞成这样,耳根的工作一直不曾褪去。
厅里的两位长辈,都把安芷和何旭的神情看在眼里。
孟洁适时出声,“表婶,我哪里得了两匹新缎子,今儿个正好你来,就省得我再送去你家,不如你跟我去看看?”
施氏家财万贯,什么样的缎子她都见过,但这会她知道是孟洁为了制造儿子和安芷说话的空间,便笑着说好。
孟洁走时,只把喜儿留下伺候,其他多余的人,她都带走了。
安芷坐着喝茶,见何旭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她忍不住掩嘴笑了声,这才看到何旭抬头,倒是一表人才,清俊秀气,像个读书人,“何公子,我家地板是有钉子吗?”
“啊?”何旭一时没反应过来安芷是在和他说话,过了会看清这屋里就他一个男的,不是和他说话又是和谁,脸又热了几分,“不……不是。”
他话音刚落,便听到安芷又娇娇地笑了声,甚是悦耳。这么一来,他感觉脸像被火烧了一般。
“那何公子就别拘谨了,你是客人,理应坐下用茶。”安芷对这位何旭的印象还挺好的,看着斯文有礼,除了害羞一点,她倒是没看出其他不好,“冰露,给何公子倒茶。”
好歹是客人,该做得礼数还是要的。
见何旭慢吞吞坐下后,安芷回头看了眼里屋,想来里头的人没那么快聊完,她就自己喝茶。礼貌已经到了,她就不必刻意再找何旭搭话。
他不说,她也不开口。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