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句子大全

重生后成了奸臣的白月光裴阙安芷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作者:时间:2021-01-24 09:58:48分类:句子大全

《重生后成了奸臣的白月光》,内容新颖、轻松幽默,还略带些小伤感。去送,顺便提点下福生。安芷则是自己回了院子。她悄悄回屋子换了衣裳,刚从屋子出来院子,就看到假山边上多了一盆上品兰花,叫来翠丝问怎么回事。

《重生后成了奸臣的白月光》章节试读
“不用了。”安芷若是让人把兰花送回去,裴阙肯定还会再送,来来往往,不懂要吸引多少耳目。
她叹息一声,抬头见天色不早,便让翠丝去厨房说一声,她今日疲乏得很,想吃清淡一点。
翠丝做事风风火火,得了吩咐,立马就走了。
安芷站在廊下,有细风拂面,稍稍缓解了一些躁闷。
“小姐,您怎么站在外头?”冰露带着福生回来,她已经交代过福生,以后没有主子首肯,不要随便带东西回来,“奴婢方才送芙蓉糕到张姨娘那时,老爷也在,他让您过去一趟,说有话和您说。”
“有说是什么事吗?”安芷问。
“没有,但奴婢看老爷面色不大好。”冰露提醒道。
安芷想了想能让安成邺不高兴的事,还要特意叫她,难不成安蓉这么快就到了京都?
这也不是不可能啊。
不过眼下家里都有了孟洁,就算真的是安蓉回来了,她再推给孟洁就行。
走了一刻钟多一点,她到了张姨娘的院子。
如今张姨娘已经显怀了,她在和安成邺说话,看到安芷到了,便出声提醒安成邺。
安成邺抬头时,便听到安芷喊他父亲,“进来吧,我有事和你说。”说完看了张姨娘一眼,张姨娘便没跟着进里屋。
“父亲脸色看着不太好,是身体不舒服吗?”安芷问的有些敷衍。
“我身体无碍。”安成邺皱着眉头,“今儿个裴阙特意把我叫了去,问东问西说了好些话,你不知道,以前他可见到我就是客气笑下,今天突然那么多话,差点没把我吓死。最后还拿出一份公文,说看在以前的情分,帮我挡了,让我以后办事注意点。芷儿啊,你说他这是不是在记恨你让裴钰卖身给我们家?你就不能放了裴钰吗?”
安芷听完眉头皱得更紧,安成邺以为裴阙是在敲打他,可她清楚这是裴阙在帮安成邺。可她不需要裴阙出手帮安成邺啊,而且如果让安成邺领悟过来这里头的意思,安成邺会立马让裴阙来提亲。
回来那么久,若不是安成邺刚才的话,她都忘了安成邺在裴阙手下做事。
真真是不走运。
“裴钰是他自己要来的,就算我现在放他走,他也不会走。”安芷了解裴钰,在哪里做什么都是靠傲气撑着,“既然父亲觉得裴阙在威胁你,那你就花点银子,换个事情做呗。”
“你说的容易,换位置得要有空缺才是,平白无故的,谁愿意把轻松差事让给你?”安成邺做惯了典录的活,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想换的。
可安芷不想让安成邺继续在裴阙手下干了,但安成邺说的在理,想要换职位,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安成邺看女儿沉默了,他早就不是很能做安芷的主,在除了婚姻上的事他也不想多管,不然安芷闹起来他就有苦头吃了。
唉了一声,安成邺摆手道,“算了,跟你说这些也没用,以后裴家你也少去,指不定人家多恨我们。接下来的时间,你就在家里准备嫁妆吧,我已经让太太帮你相看了两户人家,等明儿太太就会找你说了。”
“这什么时候看的?”安芷惊了。
“就这两天谈的,具体的太太会和你说,我今天被裴阙弄得有些头疼,你就先回去吧。”安成邺又摆了摆手,但面色好看了一些,毕竟那两家人,他都觉得可以。
但安芷看安成邺露出一丝欣喜,心里就突突的,总觉得前头有两个坑在等她。
安芷从张姨娘院里出来时忧心忡忡,冰露一眼就瞧出来了,“小姐,老爷是不是为难您了?”
安芷摇头,没有为难,“是太太帮我相看了两门亲事。”
说到这个,安芷就忍不住叹气,世人皆以为婚姻子孙能防老,可却看不透那些婚后变脸、成年分家的伤心事,周而复始,一代又一代。
这是她重生后,对婚姻上,比较悲观的念头,但她却不想改变,也可以说是没有人能让她改变。裴阙虽说对她好,嘴里说着要娶她,可那也只是说说而已。她早就知道,男人的嘴,不可信。
“冰露,你待会去偷偷打听下,太太最近都和谁家来往。”就算孟洁会提前告知安芷,但她不能偏信孟洁说的,还是要自己去查的才放心。
冰露应了一声是,心里忐忑得很,主子就是她的命,若是主子没能嫁到好人家,她这辈子也就坏了。
安芷回到院子后,一脸郁色。
她靠在软榻上,看了眼桌上的食物,只喝了一碗汤,便不再吃了。
直到冰露回来,她才有了点精神,“怎么样了?”
“打听到了。”冰露喘着气,怕主子等的急,就匆匆跑了回来,“太太近来回了趟娘家,还去了成家二房那,还有许家,张家,都有来往。”
“可曾打听到具体些的?”安芷又问。
“这个不知,这几家人里头,只有成家二房只有一个儿子,其他人家都有好几个儿子,具体说的哪个,恐怕要等明儿太太和小姐说了。”冰露为了打听消息,都花了一两银子,那些人却还是说不知道,那便是真的不知道了,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
“行吧,辛苦你了。”安芷恹恹回了句,摆手进屋休息。
这一晚,她到底是没睡好。
等次日孟洁见她时,都看出她眼底微青。
“芷儿,昨儿你父亲应该跟你说了吧?”孟洁说着看了喜儿一眼,喜儿便带着屋里伺候的人都退了出去。
安芷点下头,柔声道:“父亲说太太替我相看了两户人家,辛苦太太了。”
“你客气了。”孟洁自然是希望安芷能早点嫁人,留在家里她总是施展不开,且安芷若是高嫁了,对她的名声也是有好处的,所以在帮安芷相看时,有三四分的真心在,“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明说了。”
安芷嗯了一声,微微低下头,假装害羞。
“之前你和我说过,我就先来问问你,若是可以,我再安排。”孟洁笑道,“我相看的这两户人家,一个是成家二房,也就是成国公的嫡亲弟弟家的嫡子,他家虽说不能继承爵位,但二房老爷是三品官员,又有个国公爷哥哥,在京都里算是不错的,而且二房只有一个嫡子,前头三个姐姐已经出嫁,等你嫁过去,不用担心有人分家产。还一个是我娘家的亲戚,他家是眼下最有名的何记漕帮,家里钱财无数,我给你说的是他家小儿子,去年刚中了举人,前途不可限量。”
安芷听得认真,毕竟事关她的未来,一个字都不敢落下。
那成家二房她是有听说过的,家世算是显赫,成文轩又是独子,能看上她自然是有缘由,因为成文轩是早产儿,身体估计不太好。至于何家,她只知道何记漕帮很厉害,并没有太多了解。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