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故事大全

(爱如山倒如抽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爱如山倒如抽丝)江如歌沈临渊已完结全集大结局

作者:xiaohua时间:2024-02-12 17:05:08分类:故事大全

>>>阅读全文<<<
空荡荡的街道上,只有悬挂的大红灯笼在随风摇曳着。
想要在这场所谓的规则诡异直播活下来,她不能坐以待毙!
“我们走吧!”
江如歌紧抿着唇,毅然决然地走进昏暗的烛光中!
耳边只有噼里啪啦的蜡烛燃烧声,江如歌不停地思考着两个规则,企图分析出这场直播的主题。
如果说玩家都是新娘的亲友,那么很可能这场婚宴并不是双方情投意合促成的。
在规则里,两次提及了新娘,一条是红盖头,一条是直视眼睛。
在中式婚礼中,新娘戴红盖头是很正常的情景,直视别人的眼睛更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婚宴上,那些大婶说过,这是王家花了大价钱娶来的媳妇,难道说,这是强娶?
“你说,我们的通关要求,会不会就是解救新娘?”
江如歌冷不丁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如果这场婚宴不是出自新娘自愿的,很大几率结局就是解救新娘,但问题是,怎么样才算解救新娘?把她带走?那这个任务也太简单了,直接抢亲就完事儿了~”
沈临渊摊手,耸了耸肩,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大哥,你能不能别把抢亲说得如此轻松?
江如歌有些无语,但想着对方也算是帮过自己,只好尴尬地笑了笑。
她只有一米六,沈临渊的身高明显在一米八以上。
一高一矮的影子在灯光的照耀下,在地上拉得很长。
她低头看着影子,恍惚间,自己的影子兀地拔高,瞬间超过了身边沈临渊的影子!
江如歌浑身鸡皮疙瘩起来了,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尖叫出声。
而现实中,直播间里的观众看到的场景也让人瞬间毛骨悚然。
一个身穿红色嫁衣的娇小新娘正飘浮在江如歌的身后,她的手里拿着一个强光手电照着江如歌的背影!
惨白色灯光将江如歌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仿佛随时要将她吞噬进去!
【我擦我擦!主播别回头!好可怕!】
【主播的反应告诉我,她已经知道后面有东西了!】
【楼上的你不是废话吗?谁被这么照着会察觉不到!】
“快走啊,别回头,我会一直帮你照亮前路的~”
江如歌的身后传来气若悬丝的声音,只觉得耳边有丝丝寒意吹过,让她浑身一阵恶寒。
她微微侧过头,只见沈临渊毫无察觉地观察着四周,气定神闲地漫步,显然看不见她身后有东西。
“别害怕,嘻嘻嘻,我不会伤害你的,咯咯咯~”
身后的笑声越发放肆,到了最后,就变成尖锐刺耳的狞笑。
明明声音就在她耳边,地上却只有她被拉得细长的影子。
江如歌一边走双腿一边不自觉地颤抖着,刚恢复一点的精神力又开始疯狂地往下掉,脑海里的警告音再次响起。
地上的影子逐渐变得扭曲,影子上出现了一张模糊的脸,裂开嘴就要扑向自己!
江如歌紧紧咬着唇,告诫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
强迫着自己抬头不再看地上的影子,抬起头看向空荡荡的街道。
烛光摇晃,忽明忽暗之间,竟然出现了大批行人!
他们穿着统一的黑白色衣袍,眼神呆滞,相互之间并没有交流。
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不同的婚俗用品,步伐僵硬,宛如行尸走肉。
但每一样都是单数。
一个椰子,一只大雁,一只鸡……
就在这时,行走在黑白人群之中,有一抹亮眼的红色闪过。
江如歌双眸微睁——如果遇到危险,请向穿着红色衣服的人求救。
是他!
穿着红色衣服的是一个男人,看上去约莫二十四五岁的年纪,戴着无框眼镜,看上去很文质彬彬。
“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为什么红色衣服的人会出现了?”
沈临渊也看到了身穿红色衣服的男人,顿时想起了他在餐桌上发现的规则B第四条。
婚宴上的人说过,不能穿红色衣服,也许红色衣服的人是在特定的危险情况下出现。
他没有遇到危险,显然,遇到危险的恐怕就是他身边的江如歌了。
【刚从沈临渊小哥的直播间过来,这特么完全两个世界啊!】
【好家伙,这真的是特效吗?沈临渊小哥的直播间可完全没有这个新娘和这些穿黑白衣服的人啊!】
【什么?我去看看!】
直播间里的观众直呼刺激,里面的江如歌精神几近崩溃。
但她越是害怕,头脑就越是清醒。
她很快意识到沈临渊是没有看到这些场景的,她抬手轻轻扯了扯沈临渊的衣袖,示意自己遇到了危险。
对方眸色一深,抬手环着江如歌的肩,故作轻松:“怎么,在前男友面前还怕什么,走,我带你过去!”
说罢,他带着江如歌就往红色衣服的男人走去。
沈临渊的温度透过睡衣传到江如歌的皮肤上,让她狂跳的心脏安稳了不少。
靠近穿着红色衣服的男人,江如歌只觉得身上的寒意似乎驱散了,控制面板上自己的精神力也逐渐恢复。
“你好,我是隔壁村的,你们这里是办喜事嘛?”
穿着红色衣服的男人看着两人向自己走来,脸色一喜,连忙递上去一张纸。
“请问你们知道这里怎么去吗?我朋友的婚宴好像就是这里!”
沈临渊接过纸条,眸色一亮,便和江如歌一起看了起来。
【各位玩家你们好,这是新娘的高中同学,他们是从小的玩伴,来参加新娘的婚宴,请你们务必保护他的安危。】
【请记住,千万不要到祠堂去!】
两人对视一眼,他们刚刚才从祠堂方向过来,现在又不让他们到祠堂去,这是为什么?
江如歌拿过纸条正反面看过去,整张纸上面除了这两句话就再也没有其他东西。
然而她细心地发现,纸条的底部有些毛刺,摸上去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凹凸不平。
下半部分被撕了?
她有些隐晦地看了眼面前的男人,只见他表情坦然,看上去不像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将纸条递回去给男人,她试探性地问道:“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我朋友是方嘉雯,她好像是嫁给王家村的二狗,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是她发短信跟我说的,短信上没讲得太详细,所以我只能自己摸来问问了!”
“哦,这样啊,哎兄弟,你是不是来过咱们村?咱们好像见过?”
沈临渊接过话头,想获得更多的信息。
“不能吧?我们两条村间隔挺远的,我又在外面读书,很少回来,应该没见过!”
“是嘛?那可能咱们在外面读书见过?我们俩也是外面读书回来参加婚宴的!”
此话一出,男人的脸色一变,表情顿时有些古怪地看着两人。
江如歌顿时心底一沉,难道沈临渊说错什么话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