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格言大全

【新书】《我的校霸同桌醋精又粘人》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方浔姜绵全文全章节免费阅读

作者:qingyan时间:2024-04-03 09:10:48分类:格言大全

>>>阅读全文<<<

    姜绵的脸唰一下惨白,比起生气她更多得是震惊茫然,她不理解只见过一面的人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也从未想过人性的恶可以有那么深。

    池霖没有动,只是低头观察着女孩的表情,震惊、无措、恐惧。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动物。

    他眸光微暗,心里产生想揉碎她的冲动。

    *

    方浔付完钱回到了包间,每次任务结束都会聚在一起吃饭,他坐回椅子低头去看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未接来电立刻拨了回去。

    这边,手机震动的那一刻姜绵就小心翼翼地往身后藏,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在方浔说话前抢先开了口,“你这样是违法的。”

    池霖没注意到女孩身后的手机,听到这句话蔑视地笑了笑,“那又怎样?”

    方浔听到这个声音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冲周围坐着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压着声音和沈思言说了两句,急步出了门。

    沈思言也立刻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拉起一旁的季澜跟了出去,他们下楼的时候方浔车已经开到了门口,俩人没说话,火速上了车。

    方浔把自己这边按了静音,“季澜我给你一个手机号你查一下位置。”

    “队长,在悦尚ktv。”

    听到地址,他立刻发动了车子,这时手机里响起了细微的摩擦声,接着是沉闷的一声。

    方浔心猛然一紧,脚下的油门踩到了底。

    被扔到床上的姜绵把手机塞到了被子下,抖着身子往床头缩,池霖没有动,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会,才俯身拽住她的脚踝,一把拖到了自己身下,嘴唇贴到她耳边,“你躲能有什么用?”

    话落,抬手去撕她身上的裙子。

    车里的两个人听到撕衣服的声音同时望向了开车的人。

    他全程没讲一句话,季澜看不清方浔的表情,但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双握着方向盘的手上凸起的青筋。

    而那双布满血丝和戾气的眸子被坐在副驾驶上的沈思言尽收眼底。

    他张了张口,想安慰却又不知道怎么说,谁不知道他有多宝贝这个女孩。

    白裙子被扯开,胸前的蕾丝露了出来。池霖看着那一大片白嫩的肌肤眼神暗了暗,他压下身作势去吻她。

    姜绵已经吓得浑身发抖,可依旧紧咬着唇没哭出声,她知道方浔在听这边的声音,她怕自己哭出来方浔听到会着急。

    她呜咽着挣扎,大颗的眼泪顺着眼眶无声滑落。

    池霖看着女孩紧咬嘴唇的模样,眼底欲望更深,恶劣蹭了蹭她,“和你那个男朋友玩过没?他睡你的时候都用什么姿势?你喜欢哪种我今天试试。” 情绪涌上心头。

    

第二百二十四章 ♞

    “操他妈,”沈思言攥紧了拳头,眼睛里满是愤懑。

    方浔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前方,握着方向盘的十指攸倏而收紧,声音冷得可怕,“季澜联系上工作人员没?”

    “联系上了,他们说正在找。”

    “警察要多久能到。”

    “最快也要十分钟。”

    “监控呢?和绵绵同行的人是谁?”他沉稳镇静地询问着。

    季澜手指飞快地在电脑上敲击,屏幕上调出画面,“两个女生。”

    听到这,方浔基本上没做什么犹豫便开口,“沈思言把我手机调出联系人页面,你用自己手机给一个叫楚思的打电话,开免提。”

    手机接通,直接奔入了主题。

    “楚思我是方浔,绵绵出事了,”方浔给她留了一个缓和时间,停顿了两秒,“绵绵现在还在KTV里,监控画面最后显示的是二楼走廊尽头,你们先顺着找,我马上到。”

    楚思步子停了下来,她和顾小柔已经出来找了一段时间,去前台询问都说没有见,打电话也一直占线。心里都在祈祷别出什么事,现在听到方浔说的话那颗心一下子被揪紧,她捏紧了手机,“好。”

    姜绵身上的裙子已经被扯开了大半,小小的身子仍不断挣扎着。

    池霖没了耐心,动作粗暴地按住了她,也就这时手被身下的手机硌了一下。

    他停下动作,缓缓掀开了被子。

    看到通话页面阴恻恻笑了出来,“给男朋友打电话呢,”他拿起手机放到了姜绵嘴边,“来,离近点说。”

    姜绵摇头,紧紧咬着唇。

    池霖发狠的捏起她的下巴,“说啊。”

    方浔听着那边的声音,指甲深深嵌入肉里,这时候他倒希望女孩喊喊他,不想让她已经很怕了还要去照顾自己的情绪。

    他拿起手机轻声喊着她,“绵绵。”

    在听到方浔声音的那一刻,姜绵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别哭啊,”池霖瞧着脸上满是泪水的人,伸手帮她擦着,压下身蹭她,“宝贝你知不知道我看到你这样都快硬死了。”

    手机里传来一声沉闷的啪嗒声,像是被扔到了地上,随后便是金属环扣按开的声音。

    “池霖你他妈敢。”

    车厢里的两个人从来没见方浔失控的模样,他脖颈上的青筋暴起,眼睛里满是血丝和戾气。

    “方浔让你听一下现场直播。”

    伴着一声布料撕裂的声音,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声也响了起来,“你别碰我,别碰我……”

    哭到后面像是没了力气,变成了断断续续地抽泣声,“方浔,你来找我好不好。”

    方浔身上散发着能侵蚀人的绝望和无助,几乎要捏碎手里的手机。

    他紧紧盯着前面的路,声音像是从幽深的井里传出来的,又阴又冷。

    “池霖我会杀了你的。”

    *

    顾小柔和楚思找到了那个房间,只不过还没等她们走进就被那两个人拦住了。

    她们站在门口听到了细微的哭声,心里瞬间一紧,“绵绵,”顾小柔挣扎着去拍门,可手还没碰到门就被男生拉了回来。

    楚思去找前台的人说明情况,想让她们帮忙开门,但那些人却说这个房间她们没权开,里面客户得罪不起。

    “没权开?里面都那样了还没权开?”

    “对不起女士,这不在我们的管理范畴。”依旧是那些官话。

    楚思冷笑了一声,也终于看明白了怎么回事,“一伙的啊。”她向四周看了看,在看到架子上的酒时,大步走了过去,抬手拿了两瓶。

    在准备上楼时听到身后的声音。

    “先生没有预定不能进。”

    她把身子转了过去,在看到来的人是方浔立刻跑了过去,“教官绵绵在219,这些人和房间里的人是一伙的。”

    方浔把头转向拉着自己的人身上,“钥匙呢?”

    “先生这个你没权……”说话的人声音戛然而止,手拍打着方浔。

    方浔看着脸涨红了的人,甩开了她,“钥匙。”

    女人剧烈咳嗽着,没敢再说话,颤巍巍地把钥匙递了过去。

    守在门口的两个人看着跑过来的男生,还没来得及伸手拦,就被踹到了地上,

    方浔闯进房间,被眼前的一幕激得血液上涌,他大步走过去,揪起床上的人,狠狠往墙上撞去。

    池霖还没反应过来情况,只是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似乎要被震碎,剧烈的咳嗽着。

    方浔没有再去打他,而是立刻去抱床上的女孩,可是他还没碰到,小姑娘就颤着身子躲。

    他的心像是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抬起手,小心翼翼的去碰她,“绵绵是我。”

    缩成一团的人,慢慢把头抬了起来,在看清面前的人时,哭着躲进了他怀里。

    他把人抱紧在怀里,怀里人的哭声像针一样,一下下扎在他心口,抱着女孩的那双手微微发抖,“没事了,没事了。” 情绪涌上心头。

    

第二百二十五章 别真搞死了

    池霖从地上站了起来,“真可惜啊,就差一点。”

    方浔拼命压下去的怒火在这一刻彻底被勾了出来,眼神一片漆黑。可他依旧没有动,因为明显感觉到怀里情绪刚稳定的女孩又抖了起来。

    他抚摸着女孩颠簸抖动的脊背,唇抵在额头,尽量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