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格言大全

言枝向衡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言枝向衡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作者:qingyan时间:2024-02-12 16:59:48分类:格言大全

>>>阅读全文<<<

动作之间,能看到她颤抖的手。

这时,林梦然抓住言枝的手:“你这是干嘛?大家一片好心,你怎么不领情啊?”

言枝清楚的看到她真实的恶意。

她一把甩开林梦然的手:“是你的主意吧?”

林梦然也不否认:“是又怎么样?”

“之前听说你和闻瑾走的近时,我还以为你多厉害,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又是为了向衡。

在被举报早恋之前,言枝就被喜欢向衡的小太妹们霸凌,挨打受骂……

可除了心底那份喜欢,她和向衡没有半点关系。

“你们在干什么?”

向衡走过来,看着站在一起的两人。

林梦然笑了笑,一脸坦荡:“言枝同学家庭不好嘛,我号召大家一起帮帮她。”

向衡看了眼告示板,和地上被扯碎的照片。

“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我们一起回教室吧,快上课了。”

周围目光灼灼,言枝十分不适,也没有理由拒绝向衡,跟着他离开了这里。

身后,林梦然看着他们的背影,恨恨的拿出手机拨出了一通电话——

去教学楼路上,向衡突然愧疚地开口:“抱歉,我没有拦住林梦然,她做事太鲁莽,但本性不坏,今天的事你别怪她。”

言枝心口一空。

她不明白,为什么林梦然做错了事情,需要向衡来道歉?

她干脆一声不吭。

见她没有反应,向衡挡在她的面前。

距离非常近,她抬头就能碰到感受到他的呼吸。

言枝下意识后退一步,身上的肌肉再次痉挛:“你别过来!”

向衡停下脚步,眼眸忽然深邃,紧紧盯着言枝,好像在探究什么。

言枝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激动:“我……”

“你果然还是在生我气吧,不管怎么说,都是因为我你才进了管教所。”

向衡语带歉意。

‘管教所’三个字一出,言枝抓着书包带的双手猛地攥紧。

她克制地隐忍着说:“不是你的错,是我爸坚持要送我进去的。”

言枝从来没有怪过向衡,本来只要父母坚持,她也不会被强制送入管教所。

是父母放弃了自己,和向衡没有关系。

“你没怪我就好。”

向衡笑了笑,亦如以前一样温柔。

回到教室后,言枝便尝试忘了早上发生的事情,专心上课。

可因为两个月缺课,她根本跟不上解题速度,曾经记得牢固的知识点也变得模糊,这让她心烦意乱。

“啪!”

突然,一个纸团砸在桌子上。

言枝看了眼周围,就对上向衡看来的目光。

她抿了抿唇打开纸团,就看到向衡遒劲有力的字迹——

【中午器材室等我,有话跟你说。】

言枝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中午,等班级里的人都去食堂后,言枝才起身离开。

器材室里,只有狭小天窗照进来的微光。

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

言枝推门进去,后背就被人用力踹了一脚。

她吃痛的摔在水泥地上,腿上,手肘上擦伤了一大片,混着泥土刺痛不已。

紧接着,她的头皮被紧紧抓住。

言枝被迫仰起头,就对上一张画着浓妆,打着唇钉、鼻环的脸。

言枝认出,这个女生就是之前因为喜欢向衡,殴打自己的小太妹。

她怎么会在这儿?

向衡呢?不是他约自己来的吗?

言枝想不出头绪。

这时,耳边响起小太妹的狠声:“我以前是不是警告过你离向衡远一点!你居然还敢缠着他不放,故意在他面前装可怜?!”

“我没有……”

小太妹又是一脚,踹断了言枝的否认。

她神情凶狠:“你还真以为向衡喜欢你?!”

“傻比,两个月前写信举报你们早恋的人,就是向衡。”

第5章

“不可能!你胡说!”

言枝不相信。

小太妹‘切’了声,松开手甩掉薅掉的头发,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不信你自己看。”

言枝捡起,就发现这是当初那封举报信。

打开后,信上漂亮的花体字更让她震惊。

今天上午,向衡也是用写着这样字迹的纸条,约她到器材室的。

可是为什么?

向衡那么好的人,她都数不清他救过自己多少次了,他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

还有眼前这个女生,又为什么要告诉自己真相?

小太妹看出言枝的疑问,轻飘飘的说:“我和向衡在一起过。”

“他说我跟他接触过的所有女生都不一样。我以为他喜欢我,所以我把能给的都给他了,我针对每一个靠近他的人,哪怕被退学,被开除……”

“可后来他说从来没喜欢过我,对我好就是想看看缺爱的人能有多蠢。”

“他把我当做实验对象,不止我,你也是。”

说到这儿,小太妹嘲讽的笑了笑:“所以我现在也想想看看,这次向衡是怎么翻车的。”

“我都说到这儿了,你应该不会蠢到还信他吧?”

言枝张了张嘴,刚要开口。

器材室的大门被猛地踹开,向衡带着女老师闯了进来——

女老师皱眉看着小太妹:“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把你家长叫来!”

小太妹一脸无畏:“张栀栀,退学了,至于家长……都死了,可能来不了。”

女老师不信,抓着张栀栀就要去教务处调档案。

看到言枝身上的伤时,有点犹豫。

这时,向衡开了口:“老师,我带她去医务室。”

女老师见状,嘱咐向衡照顾好言枝后,便带着张栀栀离开。

器材室里,向衡扶起言枝:“你没事吧?”

言枝却避开了他的手。

私心里,她不信向衡是那样的人。可张栀栀撒谎的意义是什么?还有那封信……

“这封举报信是你写的吗?”

向衡看着她手里的信,眼神变了变:“什么?”

“这封举报我和你早恋的信,上面的字迹是你的。”言枝盯着他的眼睛。

“信是假的。”向衡面不改色,“真的那封在教务处放着,没人能偷得出来。”

他说的笃定,以往言枝肯定不会再怀疑。

可此刻,张栀栀的话在耳边久久不绝,言枝想忽略都忽略不掉。

她不知道要怎么对待向衡,干脆一个人离开。

到了家,刚打开门。

沙发上坐着的人影突然转头看过来,充满血丝的瞳孔死死盯着她——

言枝以为是她爸,掉头就要逃。

耳边却响起道女声:“去哪儿了?”

不是程父,是她妈!

言枝悬着的心落下:“学校。妈,你……”

话没说完,程母忽然冲过来,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程母蜡黄的脸狰狞又可怕:“你知不知道我被你爸爸差点打死了?!你居然还有心思上学?!”

“你以为我死了你就没事了?!那个男人是个混蛋,他会缠着你一辈子!你逃不掉的!能保护你的只有我!知道吗?记清了吗?!”

言枝无法呼吸,用尽全力抓住程母的衣袖:“妈……”

程母看着女儿涣散的眼神,骤然清醒:“小瑶!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言枝剧烈咳嗽着,无法回答。

程母手足无措,只憋出一句:“小瑶,你上一天学饿了吧,妈去给你做饭……”

她快步走进厨房。

看着程母的身影,言枝忍着气管里刀割般的疼,回了房间锁上门。

脖子疼,胸口疼,全身都疼……

言枝进了浴室。

这是在管教所两个月里,她找到的止痛的好办法。

她褪去校服,露出青一块紫一块的肌肤,最后颤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