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格言大全

顾棠熙沈临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顾棠熙沈临祈(顾棠熙沈临祈)小说最新章节

作者:qingyu时间:2024-02-12 16:59:22分类:格言大全

>>>阅读全文<<<

了管理公司太浪费时间,他便想招聘一个职业代理人。

  顾棠熙知道后,为了与他多相处,自告奋勇报了名。

  她的学历确实无可挑剔,可她的专业却是飞行器动力工程。

  顾棠熙死缠烂打让他推迟了数月,她便用这段时间疯狂补习管理知识,通过补习班以及贺越野的私教她顺利毕业。

  不过那段时间贺越野的脸就没白过。

  现在的她已经完全能独自管理公司,对外杀伐果断,对内小心翼翼。

  贺越野头也不抬,随意说道,“你去就行。”

  “你离上次去公司已经一个月了,下面股东会有意见的。”顾棠熙说道。

  “谁敢?”他抬眸道,“我教你管理公司就是不想亲自去处理那些老东西,反正你去就是我去。”

  顾棠熙犹豫道,“可是越野哥,长期这样也不行。你下午有空去公司转一圈回来吧。”

  “不去,我下午有事。”他淡淡说道。

  “什么事?”

第14章

  “跟你没关系。”

  顾棠熙无精打采地哦了一声。

  等富家子弟们吃完,顾棠熙上前去收拾残桌。

  “顾棠熙。”贺越野突然开口道。

  “嗯?”顾棠熙迷茫地看向他。

  “明早我要吃林氏的早茶,其他老样子。”

  “好。”顾棠熙点点头。

  从江家出来,她下山驱车去了公司。

  顾棠熙叹息,放下手刹,从专属通道上去公司。

  “然姐~”

  刚进公司,一个穿着粉色长裙的高挑女子摇曳生姿地向她走来。

  原著里,原女主顾棠熙有一个好友叫徐小鱼,漂亮就是审美夸张。

  顾棠熙看向女生五颜六色的发色,想必就是她了。

  顾棠熙挑眉看着徐小鱼,笑道,“你再把头发染的乱七八糟我就把你ontodiary的代言换了。”

  “哎呀,不要这么绝情吗!”徐小鱼抱着她的手撒娇道。

  “咦。”顾棠熙鸡皮疙瘩起一身,拿出老板的气势看着她,“今晚有一个晚宴,可惜他们的要求是端庄大气……”

  顾棠熙惋惜地摇摇头,徐小鱼赶紧站直,用手敬礼,眼神坚定地可以入团。

  她铿锵有力地喊道,“报告sir,属下立刻去把头发染回来。”6

  顾棠熙满意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就你去吧。晚点去选一件礼服。”

  “是!”

  进入办公室,秘书已经为她准备好每天必备的咖啡。

  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

  她来到这个世界,与此同时原主顾棠熙的记忆也涌入了顾棠熙脑中。

  所以现在的她处理这些事务,虽然不能跟原主比,可也算是得心应手。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落地窗外的天色从白天到日落再到黑夜。

  顾棠熙除了吃饭以及提醒贺越野按时吃饭外,一直都兢兢业业上班。

  眼睛有些疲劳,她伸手揉了揉鼻梁。

  “叮。”手机传来消息。

  她拿起手机,是贺越野发来的。

  【来野杖。】

  野杖是贺越野和他的狐朋狗友合资开的一家酒吧,去那里玩的人非富即贵。

  一瓶酒的价格抵得上普通人十年的工资。

  顾棠熙轻抿嘴唇,拿起衣架上的衣服就往外走。

  犹豫片刻,她又折返从柜子里熟练地取了一件备用衬衫。

  进入野杖,顾棠熙与里面的人格格不入。

  里面的人基本穿的露骨又清凉,而顾棠熙依旧穿的职业西装,脸上只薄薄涂了一层粉霜。

  她目的准确地去贺越野他们特定的桌台。

  正好看到一个身材极好的女人哭哭啼啼地紧贴贺越野。

  “贺少,你什么都可以为你做!我是真的很爱你!”她一边说一边用两团软肉磨蹭他的手臂。

  贺越野面无表情喝着酒,冷漠道,“滚开,我对睡过三次的女人过敏。”

  顾棠熙熟练地走到女人面前,大家都不约而同看向她。

  只见她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丢给那个女人。

  “根据你的市场价以及分手补贴,这是三次陪睡费,如果没有意见就请离开吧。”她平静说道。

  那个女人看了一眼数字,把纸条狠狠丢回去,“我对贺少是真心的!你一个秘书敢这么侮辱我!”

  贺越野喝着酒唇角勾起,看着顾棠熙。

  顾棠熙对被叫做秘书不置可否,她无所谓地耸耸肩。

  随即又从包里掏出一沓钱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最后极限,再加十万。”

  那个女人看向贺越野,贺越野一个眼神都没分给她。

  她又心痒这笔钱又觉得难堪,恶狠狠地盯着眼前那个下贱秘书。

  贺越野惹不起,一个职工还能爬她头上不成。

  冲动之下她拿起面前的酒杯泼向顾棠熙。

  “啊——”

第15章

  周围不知谁发出一声尖叫。

  顾棠熙额前的发丝都湿了,酒顺着脸颊脖颈一滴一滴流入衣领里。

  她的前胸浸湿一片,黑色内衣裹挟着雪白山峰若隐若现。

  贺越野双眸微微一沉,拿着杯子的手不自觉微微磨蹭两下。

  顾棠熙抹掉刺眼的酒水,眼睛爬上红血丝。

  那个女人拿着钱得意地看着她,“活该!”

  顾棠熙向前一步,女人轻蔑地嘲讽一声,“怎么,你一个穷人还敢还手?”

  她眼神冰冷,垂眸拿起手边的整瓶红酒从那个女人头顶往下倒。

  顾棠熙说道,“脑子有病就去治。”

  那个女人被淋的一个机灵,撕心裂肺大吼,用尽全力想把顾棠熙推开。

  顾棠熙反应极快地往后退一步,那个女人扑空,没来得及收回力狼狈地扑倒在地上。

  那个女人趴在地上大喊,“你个贱人,知道我爸是谁吗!我爸是刘氏集团董事长!”

  “刘氏集团?一个无名小破公司还敢拿出来显摆。”顾棠熙眼中戾气分明。

  贺越野毫无感情说道,“刘氏是该破产了。”

  听闻那个女人的脸色瞬间煞白,急忙求饶,“贺少,我错了我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贺越野没有看她,两指一挥,酒吧保安上前把大哭大闹的女人拖走。

  其他富家子弟立刻打哈哈,重新调动酒吧的氛围。

  酒吧一时恢复原有的热闹。

  “我让服务员再给你拿一套衣服。”贺越野毫不避讳地看着她。

  “不用,我自己带了。”顾棠熙笑了笑,眼底却没有笑意。

  她继续说道,“越野哥,那你好好玩,我去车上换完衣服就先走了。”

  “嗯。”

  他的话音落下,顾棠熙朝大家打了一声招呼径直走了。

  贺越野的一个朋友眼神一直紧盯着顾棠熙。

  他凑到贺越野身边幽怨道,“野哥,你别占着茅坑不拉屎啊。这顾家大小姐身材又好长得又漂亮,你不喜欢就给兄弟们一个机会呗。”

  贺越野眸光中的冰寒直射而来,他的朋友吓得一个激灵。

  那个人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