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格言大全

顾星檀容怀宴(顾星檀容怀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顾星檀容怀宴免费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顾星檀容怀宴)

作者:qingyan时间:2024-02-12 16:58:13分类:格言大全

>>>阅读全文<<<

世容怀宴跟她说起时,说是迫于无奈,说是为了大义之举。

  她痛苦,却也只能信了。

  而如今。

  陶迎星不愿瘟疫悲剧重新上演,在这五年,她拼命研制出瘟疫的药材,但人总是有私心的,她不想让家里人再感染。

  所以早在这些年,她便多次劝说父母离开宛城。

  可惜迟迟无果。

  直到今年到了瘟疫爆发的年份,她正愁该如何让父母离城。

  如今容怀宴的这封信倒是给了她意外的想法。

  不管如何。

  只要能让父母离开宛城,躲开那次瘟疫便是好的。

  谢景玹静静看着她,他虽然不知道为何她如此肯定宛城将会有瘟疫,但只要她说,他便信。

  “你想怎么做便怎么做,京城虽然不是我的藩地,可要护你一家人倒也不是问题。”

  这话说得自满。

  可放在谢景玹身上,却似乎透着无尽的笃定。

  叫人无端信任。

  陶迎星最终笑了笑:“好,多谢。”

  “跟我还言什么谢?”谢景玹挑了下眉。

  陶迎星无奈,最终只起身:“好了,王爷你好好休息,我先去安顿了。”

  说着收拾了药箱离开。

  五天后。

  陶迎星正在给谢景玹煎药之时。

  门口传来了急切的禀告声——

  “陶神医!忠国府来人说,您的药让他们夫人出事了!”

第18章

  陶迎星眸色一沉。

  提着药箱便跟着人去了忠国府。

  她的药不可能让夏芷凝吃出问题来,更别说如今已经过了五日,马上就该给夏芷凝开第二个疗程了,哪有这个时候只出事的?

  可等陶迎星抵达忠国府。

  看见床榻上昏睡不醒的夏芷凝后,整个人都懵了。

  “就是你这个庸医将我儿媳治成这副模样的?”

  出现在面前的是忠国府的大夫人。

  也就是容怀宴的亲生母亲。

  陶迎星愣了片刻,旋即深吸口气上前去:“还请让陶某替夫人把脉,看看是何情况。”

  可不等她的手搭上去。

  容老夫人直接将她的手冷冷拂去:“你敢再碰我儿媳一分试试?”

  手背传来痛楚。

  陶迎星神色也冷了下来:“老夫人不肯让我诊治,难道是想要夫人病情越来越严重吗?”

  “不劳你费心,我已经请了御医过来。”

  容老夫人冷冷凝着她,神态间透着些许漠然,“你以为自己长着一张跟那女人相似的脸,哄骗得了怀宴,让他随你胡作非为,在我面前,可就没这么好用了。”

  显然就是要怪罪的意思了。

  陶迎星神色坦然,定定望着面前的容老夫人:“那依老夫人的意思,是要如何?”

  容老夫人听见这话,这才正眼看过来,一个眼色将屋内的下人屏退。

  除了陶迎星身后跟着的两位王府的人。

  陶迎星转身使了个眼色,跟着她来的两位侍卫这才离开。

  待屋子里只剩下三人。

  夏芷凝仍然昏睡没有动静,容老夫人的神色却骤然变了。

  她走过来,定定望着陶迎星:“陶姑娘,你要知道依我朝律法,医治失误导致患者身亡,是可以判医者偿命的。”

  算是威胁之意了。

  陶迎星眉头冷蹙,看了一眼床上的人,沉着开口:“让我把脉瞧瞧,我可以救好夫人。”

  “若是我不肯让你救呢?”容老夫人冷笑。

  这话落在陶迎星的耳里,咯噔一下。

  电光火石间,她忽然像是意识到什么,寒意陡然从心底升起:“夫人的病难道是……”

  “不管如何,夏芷凝她生不了孩子,给不了我容家后代,”容老夫人眼里透出些许鄙夷,她看了过来,“这样的女人占着我儿的正妻之位,本就已经够宽容了,就算你能将她治好,她这用药修补回来的身子也生不出健康的孩子。”

  “您这话有些过分了。”陶迎星忍不住开口打断。

  可容老夫人仅仅只是轻瞥她一眼,透着满不在意:“话是难听了点,但是是事实,我实话跟你说了,我不在乎你的身份是谁,只要我儿喜欢你,那我愿意他娶你进府,我想让你成为我儿的妾。”

  “什么?”

  陶迎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想过千万种理由,倒是没想到容老夫人这一遭。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跟容老夫人的相处都不算多,但在她印象中,容老夫人端庄得体,是位温良慈善的老夫人。

  却原来,也全是假的,容老夫人跟恭国府的老夫人也没什么差别。

  陶迎星眸色冷凝,倏地起身:“老夫人,陶某还不至于沦落到要入府为妾的地步,此等话,还请您莫要再提。”

  她说着转身就要走。

  房门却被人迎面推开,容怀宴的身影踏入进来。

  他步步紧逼陶迎星,神色阴鸷。

  “你若是今日敢走,明日官府就会以你害死我忠国府夫人的名义抓你。”

  “届时,就算是景王,也不一定能保住你。”

第19章

  陶迎星不可置信看着面前的男人。

  半晌,她冷冷讽笑:“为了陶某,不惜杀害自己的夫人,我想忠国府不至于做到如此地步。”

  历经两世。

  陶迎星再了解容怀宴的性子不过,他最看重他容家的名声,哪能做到这个程度?

  果然。

  听见这话,容怀宴神色变了几变,却是笑了:“唬不住陶姑娘,真是可惜了。”

  陶迎星拧起眉头。

  下一瞬,人就被容怀宴直接拽起进了隔壁的书房。

  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容怀宴定定望着她,眼眶泛着红:“你为何不肯回到我身边?我同你认错,我以后会对你好,即便如此,你也不愿回来当顾星檀吗?”

  陶迎星往后退了几步。

  眼神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她扯了扯嘴角:“忠国公又在说胡话了。”

  “我不是在说胡话!”容怀宴握住了她的肩膀,眼里通红一片,“星檀,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你知道我重新见到你又有多高兴吗?”

  “你想我?你高兴?”

  陶迎星觉得可笑地重复了他的话,旋即又道:“您的高兴就是想尽办法将我关在你府上,你的想我就是不惜毒害你的妻子也要哄骗我过来,然后再让你的母亲过来恐吓我,让我成为你的妾?”

  “这样的想我,这样的高兴,别说陶某不是您所想念的顾星檀,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