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格言大全

沈南乔顾千衡(时光情深错)全文免费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南乔顾千衡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作者:qingyu时间:2024-02-12 16:57:08分类:格言大全

>>>阅读全文<<<

面对此景,伫立在风雪中的工人纷纷脱下了安全帽,红着眼看着沈南乔被送上救护车。

顾千衡怔怔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巨大的疼痛在身体的每一处如同雷炸开了来。

“南乔——!”

他撕心裂肺地大喊着,用尽全力朝救护车跑去。

然而救护车却载着沈南乔的遗体渐渐驶离,就像带走了他所有的希望。

顾千衡强忍疼痛追赶着,赤红的双眼中满是恐慌:“不要!南乔!快停下!”

救护车没有停下,反而消失在了雾蒙蒙的风雪里。

带着为了救人而牺牲的沈南乔,离开了顾千衡的世界。

第十五章 吊灯

  

“南乔!”

顾母一惊,忙转身去看,见顾千衡竟然坐了起来。

他满头细汗地大口喘息着,泛红的眼中带着几分迷茫和恐惧,像是梦见了什么让他害怕的东西。

顾母立刻拧了条毛巾给他擦着额头和脸上的汗:“怎么了?”

微凉的湿润感让顾千衡一怔,眼神随之恢复了焦距。

急促的呼吸并未停下,他拂开顾母的手,哑声道:“我……梦见南乔了。”

闻言,顾母动作一滞。

她垂下手,扭过头遮掩着红了的眼眶。

“隧道坍塌,她被埋在里面,救出来的时候已经死了。”

顾千衡的语气平静的就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然眼角的悲痛却出卖了他故作镇定的坦然。

顾母拿着毛巾的手颤了颤,抹泪道:“别说了……”

良久,顾千衡才抬起头,含泪自嘲道:“妈,我是不是特混蛋?”

沈南乔每次需要他的时候他都不在。

甚至连死,他都没能见到她最后一面,更没能送她最后一程。

顾母忙摇摇头,语气中满是自责:“是爸妈不好,爸妈没有劝住她,没有告诉你她的事……”

“叩叩叩——”

病房门忽然被轻轻扣响,李主任提着一篮水果走了进来。

顾母站起身迎了上去:“李主任。”

李主任点点头,面色沉重,他将果篮放在桌上,目光落在失神的顾千衡身上。

顾母擦了几下眼泪,端着脸盆出去了。

“千衡。”李主任小心地开口,生怕说到顾千衡的痛处,“这些年你辛苦了,好好休息吧。”

闻言,顾千衡眸色一暗,并没有说话。

比起沈南乔,他的辛苦已经不算什么了。

见他这样,李主任更不好受,想要劝又怕他更加伤心。

“有些事……咱们阻止不了。”他哽声道。

顾千衡苦涩一笑:“阻止不了吗?如果我对她对一些理解,也许就不是这样了。”

李主任抿唇,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南乔被抬出隧道的场景不断的在脑海里回放着,加剧了疼痛感,顾千衡阖上眼紧拧着眉,语气低落:“主任,抱歉,这段时间我恐怕没办法工作了。”

“你才回来,是该休息段时间,其他的事你不用担心,我都会处理的。”

李主任心里不禁松了口气,他也希望顾千衡好好休息。

沈南乔的事现在是他心里的一个结,没有解开这个结,他肯定是无法继续工作的。

和顾母说了几句话后,李主任便离开了。

在滴完最后一瓶药水后,顾千衡执意要回家,顾父和顾母也没办法,只能送他回了家。

顾母将屋子都打扫了一遍,干净崭新的如同新房。

顾千衡瘫坐在沙发上,头靠在沙发背上愣愣望着天花板的吊灯。

左手无名指的戒指微微发烫,似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绪。

夜风从敞开的窗户吹了进来,带走了几分沉闷,却又带来了几丝寂寥。

他又这么坐了一夜,直到天亮,顾千衡才起身出门。

桐霞市南站。

顾千衡站在窗口前,缓声道:“坞安北站。”

拿到车票,他空着两手就进了车站。

看着LED屏幕上栖霞市通往坞安市的车次,顾千衡眉目深沉,指腹摩挲着车票,心中百感交集。

第十六章 大山

  

车厢内。

顾千衡坐在靠窗的位置,望着窗外匆匆而过的景色,手不由攥紧了。

铁路通了,沈南乔应该会很高兴吧。

点点苦涩在心底蔓延开来,顾千衡紧抿着唇,强忍下眼眶的酸涩。

身旁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看他神情悲戚,忍不住问道:“小伙子,你怎么了?”

顾千衡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这么多年,铁路终于建成了。”

他像是在回答,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听了他这话,女人眉眼是遮不住的喜悦:“是啊,你也是回坞安市的?”

顾千衡迟疑了一会儿后点点头。

“这铁路一通,咱们这些在外打工的人可方便多了,之前还要坐十几个小时的大巴,本来就晕车,车上的味道更难闻,走高速又不给开窗,别提多难受了……”

她滔滔不绝地说着,语气中满是因为可以更快更轻松回家的欣喜。

顾千衡听着,心中确是悲喜交加。

这些听起来很渺小的高兴事儿,背后却是众多无私工人用命换来的,其中就包括沈南乔。

一共五个半小时的车程,其中经过了六七个小隧道。

可每经过一个隧道,顾千衡就觉呼吸都被扼住了,仿佛每个隧道口都能让他想起沈南乔的死。

直到车行驶到了曾经因为无法打通而被叫停项目的大山前,顾千衡心头一窒,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难忍的慌乱。

黑暗几乎是在一瞬间笼罩了过来,他呼吸猛地滞住,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致命的压迫感如同头顶的山压在了他的心口,让他难以喘息。

这条隧道是这段路中最长的,将近一分半钟的隧道,顾千衡却觉得过了好几年。

直到看到了明亮的光线,他才平缓了被压抑了许久的呼吸。

窗外的一切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阳光穿过云雾,落在群山绿水间,一切自然而美好。

顾千衡看着,心似是被一只手揪着,不疼却又难受的要命。

他眼眶不觉泛了红。

如果沈南乔看到这样的景色,一定会很开心,而且更加自豪。

一路上,顾千衡一直都望着窗外,有那么几个瞬间,他总觉得自己看到了沈南乔。

她站在途径的每个信号灯处微笑着朝他招手,像是在打招呼,又像是在告别。

“南乔……”

顾千衡呢喃着,视线渐渐模糊。

五个小时后,车停在了坞安市北站。

因为不是节假日,客流量并不大,顾千衡站在北站外看着拿着心里来来去去的人,久久都无法挪步。

良久,他才回过神,抬腿准备离开。

“师哥!”

忽然,许明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转身望去,见她提着一个文件袋快步走了过来。

许明娜站定在他面前,一脸诧异:“你怎么在这儿啊?”

顾千衡没有回答,只是看了眼她手中的文件袋,反问:“来拿资料?”

“嗯,准备回去了。”许明娜点点头。

她见顾千衡两眼发红,眼睑发青,显然没有两年前有精神了,再想到几个月前沈南乔牺牲的事,不由皱起了眉:“师哥,嫂子的事情……你也别太伤心了。”

闻言,顾千衡眸色一沉,垂在双侧的手攥了攥。

许明娜见他这样,更说不出其他的话。

“你快进站吧。”顾千衡淡声道。

许明娜看了眼时间,慌忙转身朝进站口跑,然忽然停住转身问:“那你呢?”

“我四处走走,一会儿再回去。”

第十七章 橙黄

  

天色渐渐黑了,顾千衡走在街上,望着橙黄色的路灯,心绪万千。

如果不是时间和记忆提醒他已经过了两年多,他真的会以为此刻还是还沈南乔起了争执的那个夜晚。

他停下脚步,垂眸怔怔看着眼前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